筆趣閣 > 養鬼為禍(劫天運) > 第五千二百四十九章:分享

第五千二百四十九章:分享

李破曉凝眉看著這無法之境,冷哼一聲就扭頭幫忙天河對付善道去了,對于琉璃紗,他雖然也想要截下來,可實力并不允許他分心應付我。

        我冷冷一笑,趁機譏諷道:“師姐師妹都想占,那也得看看有沒有那本事不是?現在不上不下的,不覺得難受?”

        李破曉沒搭理我,估計也算是默認沒法子了,不過很明顯能看到他臉上怒意,我其實對他也窩火著呢,瞅到機會哪還能不給他上眼藥水?

        琉璃紗到了我身邊后,難免還有些不好意思或者有些不知什么好,我笑了笑,道:“葫蘆上找個位置先休息下吧,這幾天累到了沒?”

        “那……那倒沒有。”琉璃紗看我關切,更顯得拘束,我也知道她放不開,所以干脆故意道:“怎么?你對這李破曉沒感覺么?看看,他如此囂張霸氣……”

        “你住嘴。”琉璃紗瞪了我一眼,我哈哈一笑,道:“開玩笑的,其實還是我更英明神武一些,可是?”

        “你無聊。”琉璃紗聽我自夸也不樂意,不過總算是放輕松了下來,但看到那邊善道和天河、李破曉他們正在另一方酣戰,她道:“夏城主,現在該怎么辦?”

        “這里用不著你幫忙,先去葫蘆上待著吧,也好跟欣兒聯絡下感情,以后你們可有得待一起的機會了,嘿嘿。”我似笑非笑,這意思就明顯了,剛和師姐不對付離家出走,這就來到了另一個和自己不對付的女仙這邊,往后就真的不‘無聊’了。

        “話回來,你好討厭!”琉璃紗氣哼哼的道,我聳聳肩,也不打算再逗她了。

        清微欣笑吟吟的看著我們的對話,一副要大展拳腳的表情,而清微太上看得一只眼大一只眼小,顯然是不明白我們這些年輕人玩的什么套路,這當然是我和清微欣、琉璃紗才知道的事情。

        之前兩姑娘一段時間里可沒少抬杠,現在好了,干脆成了同伴,琉璃紗也無家可歸了。

        我也不攙和她們接下來的對話,而是把目光很快投入了戰場之中。

        善道和天河都承受了我兩次幻劍天,但如今看起來并沒有收到明顯的損耗,法力仍然非常的恐怖,倒是玉松、李涼,還有邪童、軟紅娘的法力消耗巨大,大概一半消耗左右,所以證道初境在這場戰斗中恐怕要跟許白尸那樣,只有暫時撤退一條路,畢竟哪一位證道境都不可能以死相搏。

        善道還在和天河對轟劍法,雙方你來我往,善道的能量呈現出了青色的神光,而天河則是白金色,兩股能量一旦撞擊,周圍的證道天氣息都要避之唯恐不及,可見證道化境的實力在這里足夠橫著走了。

        至于其他四位證道初境的存在眼下想走不是,不想走也沒辦法繼續跟敵人拼命了,大家的目的本就不是來躺尸的,都是為了找寶物找太初、太素倆師兄妹而來,可沒有天河和善道的命令,他們幾個都沒辦法離開。

        李破曉是唯一攪渾水的自由意志者,因為實力強大,在這里可謂是無法無天了,邪童和軟紅娘都給打得是后退連連,許白尸早就跑得無影無蹤了,所以眼下局勢幾乎是一邊倒。

        我當然不允許這情況的發生,包括清微太上也猶豫了下,傳音問我道:“夏城主,我們現在該如何是好?幫善道這邊,還是繼續站在太清仙盟那一方?”

        “誰都不幫,我們找我們的人和寶物去。”我淡淡的道,隨后看向了一個位置,道:“玲瓏,我們走。”

        玲瓏點頭,隨后興奮指揮玄天葫往別處飛去,一旁的琉璃紗瞪目結舌,看著凌虛繪卷里的璃玉霜,還有此時此刻打得是熱火朝天的證道境仙家,一時不知道我鬧得哪一出。

        但現在玲瓏速度飛快的離開了這片戰場,眼看著爆炸聲漸行漸遠,她也不知道該什么了,總不能回頭要參與戰斗吧?

        “怎么?還沒想通呢?”清微欣笑呵呵的問道。

        “也不是……”琉璃紗當然沒想到我會這么做,清微欣道:“這叫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什么?”琉璃紗根本不知道這成語的意思,畢竟這話屬于俚語,她不明白也正常,反正也是清微欣從我口中去的,看琉璃紗不懂,她當然又有機會解釋一番。

        聽罷清微欣的講解,琉璃紗總算是明白過來了。

        然而本以為我的離開,會讓那邊打得是兩敗俱傷,但似乎看到我帶人離開,這些證道境的存在們竟沒有繼續打下去,可能也是覺得沒必要繼續下死手了,雙方對對方形成絕對的壓制后,打下去除了消耗法力,對找人找東西確實于事無補。

        善道和天河緊隨其后,雖然不敢對我怎么樣,但現在都指望著我找寶物呢,我心中當然也暗自郁悶,這些證道境存在也不好忽悠。

        而剛剛飛了一段路,許白尸也歸隊了,雖然此刻還很是郁悶,可畢竟善道現在是老大,而他沒頭蒼蠅似的亂竄,應該也走不出這地方。

        但似乎許白尸來了以后,善道那邊的陣營明顯是停頓了下,應該出了什么狀況。

        我讓玲瓏繼續飛行,我自己則往后干脆的來到了善道那邊,問道:“幾位前輩,發生了什么事,何不也和在下分享分享?”

        “你!”許白尸氣得瞪了我一眼,畢竟我未免太過無恥和膽大妄為了。

        但善道卻凝了下眼睛,而軟紅娘和邪童是見識了我的實力,這瞬間釋放兩次幻劍天,證道化境都扛不住,他們也不敢我什么,唯有許白尸沒切身體會所以脖子還硬罷了。

        “夏城主,這事嘛,出來倒也沒什么,因為就是告訴你于事無補不是?”邪童故作沉吟,隨后還看了一眼善道。

        見善道不吱聲后,軟紅娘搶在了邪童面前道:“夏城主,事情是這樣的,剛才許道友折返回頭,想要離開這太清遺址的,結果發現出路已經給證道氣息包圓了,興許是這太清遺址又深潛證道天了,我們大家現在怕是出不去啰。”

        我頓時暗抽冷氣。

  http://www.abaiyr.live/0/1/1762612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