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足壇]我只是后衛 > 第51章 chapter51

第51章 chapter51


        雙方攻防轉變節奏在初期的平穩之后,驟然加快。雙方的中場亂做一團,弗蘭卡住拉爾森的位置不讓他繼續前突,試圖逼迫他將球轉移。拿球的拉爾森看著面前這位國家隊小隊友,重心放的極低,猛然一個變向,弗蘭卻是一個看似輕描淡寫的滑步又擋住了他的路線,并沒有被甩開。

        拉爾森看著弗蘭瞬時提速變化的輕而易舉,又感受到隨著方才那一個突兀地變速變向而有些發麻的雙膝。果然還是年輕人的身體素質好啊,明明占盡優勢的該是身為進攻方的先發制人的自己,可是目前這1v1卻是弗蘭占了上風,并且看起來游刃有余。拉爾森隱秘地后撤了一步,不服輸地試圖再進行一次突破,他腳步左右方向挪動,卻是剛剛發力打算前闖,就不受控制地往前倒去。

        弗蘭眼看國家隊前輩就要栽倒地上,這絕對不是什么過人的招數,他連忙一把撐住跌倒的拉爾森,避免他撞在地上產生二次受傷。一邊向裁判打著手勢,看著草皮上的足球沒加猶豫直接將它踢出邊線。包括弗蘭在內的所有人對于拉爾森的突然受傷都一頭霧水,球場大屏幕立時將這兩位并沒有肢體接觸的對決打了出來。鏡頭中拉爾森隨著腳步左右進攻變化,膝蓋在短時間內強行轉換了好幾次,直到最后突然發力那一下就像是使一切坍塌的最后一根稻草。瑞典人的身體已經禁不住他的意識的操控,反觀同一畫面中,與拉爾森幾乎是同步調變向、變速的弗蘭,任何人都能從他的輕松應對中,解讀出屬于球員競技生涯之上刻下的時光烙印。

        而直到拉爾森被不斷搖頭的巴薩隊醫用擔架扛下場時,弗蘭還在不斷地一次又一次摩擦著放在褲邊的雙手拇指和食指。在場邊發球的羅納爾迪尼奧干脆將足球扔回給了弗蘭,以感謝他方才選擇中止比賽,弗蘭也沒再客氣,直接將球交給前方接應的貝克漢姆。看到哈維又要黏到貝克漢姆身上,弗蘭將方才的念頭直接拋在腦后,連忙上前給予援助。

        當這次皇馬進攻被破壞,巴薩重整旗鼓沖了回來。每一個從皇家馬德里離開的人在與皇馬為敵時都熱情高漲狀態噴井,埃托奧同樣不例外。當不知疲倦的埃托奧于禁區外大刺刺一腳勢大力沉的遠射被卡西利亞斯抱在懷里,趕來諾坎普支持本家球隊的美凌格們倒吸了一口氣。卡西利亞斯看著堆在自家半場的巴薩球員們,猶豫著并沒有起大腳直接轉移戰局,而是將球交給了距離自己較近的弗蘭。弗蘭剛打算踢給埃爾格拉的足球被欺身上前不知何時沖到了自家半場卻依舊沒歸位的普約爾擋住了球路,他心想就連巴薩的防守大閘都已經來到了這里,那后場一定空蕩極多,想到這里將皮球回踢給卡西利亞斯,準備讓視野最好的卡西利亞斯直接開向前場——

        “普約爾截斷了阿爾瓦雷斯和埃爾格拉之間的路線,皇馬4號選擇交給門將卡西重新規劃——等等!埃托奧突然出現在了阿爾瓦雷斯和卡西利亞斯之間,他是什么時候到這里的?卡西利亞斯沒有立時反應過來,埃托奧截斷了這個回傳球,他扣過強行封堵的卡西利亞斯!!!aaaaalllllll比賽進行到第三十七分鐘,薩穆埃爾·埃托奧,皇家馬德里的棄將,終于為巴塞羅那取得了寶貴的一球!”

        “這一球...讓我們仔細看一下埃托奧的跑位。在普約爾出現在阿爾瓦雷斯和埃爾格拉之間前,埃托奧的站位是在阿爾瓦雷斯和阿韋洛亞之間的。但是當普約爾阻擋了阿爾瓦雷斯的傳球意圖,我們能夠看到埃托奧此時就開始向禁區移動了。我們是不是可以這樣認為,埃托奧預料到了阿爾瓦雷斯的這次回傳,或者是,假如后者的傳球路線不是埃爾格拉而是阿韋洛亞,那么此時瘋狂慶祝進球的,會是普約爾?”

        不用多說,弗蘭瞬間明白了,哈維也好、埃托奧也好,見到自己時那有所預謀幸災樂禍的表情,就是為了這一刻。他明白這是這幫人蓄謀已久的,或者更明白的說法,他明白自己被當做了這場如此重要的比賽中,皇家馬德里后防線上的主要漏洞。

        弗蘭不斷告訴自己,能被看出這個陋習一定是因為自己被巴薩重點研究的結果,他用上牙磨了磨下嘴唇,對著草地啐了一口。卡西利亞斯看著涌去中場準備開球的眾人,視線調回來看向貌似并沒有受到過分打擊的弗蘭。但他知道這一切只是表面現象,弗朗西斯科·阿爾瓦雷斯為人稱道的就是防守、防守、防守,但巴塞羅那明明可選擇的也有不少,一如皇馬賽前以為重點遭突的會是阿韋洛亞的右邊路,但這群人卻偏偏要在弗蘭的防守上鑿出一個洞,并且表現得如同有預謀的、如同那是巴塞羅那全體眾所周知的弱點一樣,而這弱點利用到的是弗蘭對卡西自己的過度信任。

        卡西利亞斯在心里怒罵這群混蛋們,被這個坑人的規劃氣得起了真火。弗蘭抬頭看向他時被卡西的臉色嚇了一跳,他倒是絲毫不認為這是卡西對于自己的責怪,沖著卡西聳了聳肩,“所以說,防不住的話,就跑死。”像是那個失誤對于自己來講沒有任何動搖。

        于是接下來,一如他所言,在上半場進行到快結束的這個階段,大多數人都已經不再像開場時那樣活力十足時,弗朗西斯科·阿爾瓦雷斯的跑動距離和活躍范圍清晰可見的擴大,并且當眾人的跑速逐漸穩定時,他突然之間的跑速增大頻頻打斷了巴塞羅那的進攻節奏。

        巴塞羅那再一次迎來了一個絕佳的機會,羅納爾迪尼奧為巴薩方面贏得了一個角球。隨著角球開出,直直沖向禁區內,埃爾格拉的頭球解圍不遠,讓禁區外贊布羅塔搶到了第一落點。他不等球落地,就在禁區邊緣凌空抽射,弗蘭用腿擋住這粒強勁的射門,足球彈出卻依舊沒有死球。皇家馬德里禁區前沿亂作一團,卡西利亞斯不斷隨著對手的動作而調整著站位,直到弗蘭硬生生頂開了試圖腳下拿球的埃托奧的位置,一腳踢向左邊路等待許久的羅伯特·卡洛斯。

        巴西人將速度瞬間拔高,沿著邊路長驅直下,攻防立轉,方才混亂的皇家馬德里禁區中瞬間只剩下了卡西利亞斯孤獨一人。埃托奧斜眼睨了弗蘭一下,弗蘭當做沒看見地目視前方戰局,在心里想著,你丫那么設計我,還好意思這么看我?

        對于弗蘭造成的那個失球已經指責許久的解說員在這一次屬于皇馬的進攻失效后低頭喝水潤了潤嗓子,他的搭檔看了眼球場上的情況,開口說道,“你也不能因為一個失球,就徹底否定他的作用,很明顯,弗蘭的存在對于皇馬其實是有好處的——你看,巴塞羅那在全面進攻的時候,很容易防線壓得太過靠前。皇家馬德里本來也有這種毛病,但是當他們有了一個習慣拖在隊伍后方的后衛之后,就算是愛前插如羅伯特·卡洛斯,等反應過來之后也不會失位太過于嚴重了。”

        “但既然他的職責只有防守,而無需參與進攻,難道你不覺得他就該做好防守的本職工作嗎?”

        聽到這句話,他的搭檔覺得有些不可理喻地被氣笑了,“嘿伙計,你不能這么無理取鬧。防守羅納爾迪尼奧和協防埃托奧、阻止拉爾森的組織進攻、甚至于方才那個角球也是他交給了卡洛斯進攻,你不能就因為一個失球,就抹殺掉所有功勞和苦勞。”

        兩個人結束爭執重新說回了比賽,此時中場的古蒂在防守球員距離自己不近的情況下能夠很好的打量好傳球路線并進行充分調整,外腳背直直抽擊在皮球上,皮球劃過一道詭異的弧線。正如解說員所說,一直看似進攻順利的巴塞羅那后防線前移的有些過分,門將巴爾德斯是這賽季才正式有出場機會的新人,對于后防的指揮并沒有話語權,而普約爾的位置也被里杰卡爾德更多的向前挪動。或許中場時會有所調整,但此時已經來不及了。

        “出現在皮球前的是勞爾,是的,又是勞爾。皇馬王子總是一次又一次將這支球隊從困境中拯救出來,這一次,他和副隊古蒂的配合讓皇馬扳平了比分。”

        比賽在1-1平局下迎來了中場休息,埃爾格拉搭著弗蘭肩膀往回走,沒打算責怪的意思。更衣室里雷蒙和薩基在戰術板上寫寫畫畫,薩基看見弗蘭回來沖他安撫地笑了笑,那模樣反而比之前的態度要好了幾分。埃爾格拉推著渾身濕漉漉的弗蘭到更衣柜前,看樣子是要更換球衣,還抽空對弗蘭說,“所以我說了,意大利教練會喜歡你。”沒人去提那個上半場針對他漏洞設計的策略。

        中場時間過去的很快,里杰卡爾德明白上半場造了一個球已經算是戰術成功,普約爾連帶著他的防線也就歸位了。這一次率先進攻的換成了皇家馬德里。

        “gooo——等等,裁判的哨聲響了起來,判定這個球是個越位進球,”解說員遲疑說道,“讓我們看看回放,勞爾轉身射門前,羅納爾多還在禁區外,他的面前有贊布羅塔和范布隆克霍斯特拖在后面。勞爾射門的瞬間羅納爾多跑入禁區之后一步加速——哦是的,羅納爾多,唔很遺憾這看起來可不是個、不是個越位,只是他對于跑動的時機拿捏得很準,再加上他的爆發力實在驚人,才讓這個球看起來像是個越位。”

        “好吧,如果不通過回放這看起來確實跟越位掛鉤,所以說球星們技術太高原來也并不是都是好事。”解說吐槽道。

        球場上皇家馬德里的球員們圍上了裁判,但是裁判連連搖頭不肯改變判罰。這也讓球員們更加憤怒,外加上跟巴塞羅那一貫火氣十足的比賽,看似爭執進化一觸即發。普約爾想要把圍在裁判跟前的齊達內拉開,雖然法國人比巴薩獅王高了一頭,但普約爾的強壯還是讓站在外圍的弗蘭以為他要對自家中場核心不利,連忙擋進了兩個人之間。

        普約爾一看面前這位熟人,開始嘀嘀咕咕著一系列類似于他造成了皇馬輸球的垃圾話,試圖惹火他。但他的算盤注定落空,弗蘭虛推著阻隔普約爾,連碰都不碰他,至于他說的話也權當做是耳旁風,并且介于當初國家隊熱身賽那冤枉的造成紅牌退場的黃牌,沒啥話語權的他都不往裁判旁邊湊,直等到裁判吹響了哨子示意不改變判罰全都散開,才往回走。普約爾以為他就這樣離開了,誰知道這小子瞥了一眼離開的裁判,沖著普約爾斜挑嘴角一笑,“沒事,我脾氣可好了,你多說幾句。或者你節省些說話的力氣,多跑幾步,”他看著開始氣喘不已的普約爾,覺得自己的喘息愈加平穩了,說著故意掃了一眼自己新換上的球衣,“至少你也得多跑幾步,讓我變濕才好吧。”

        二十多歲的弗蘭雖然被卡西利亞斯視為情感表現模糊,但依舊會因為一點兒事情就炸,照舊喜怒哀樂全寫在臉上。他喪氣要喪得張揚、驕傲、有種自我放逐的意味,還自我放逐地洋洋得意理直氣壯。挑釁兩個字表現在臉上,還必須要顏色鮮明字體放大斜體加粗下劃線,生怕人家有半分將挑釁曲解為了善意。而倘若他默默裝傻不說話,那才是他開始算計你的標志。

        他那時候將此視為人生哲學。

        不過后來也曉得了,春夏秋冬輪番著,任什么都會變成不輕不重的東西。

        《過度依賴門神卡西的皇馬新任‘鐵衛’》


  http://www.abaiyr.live/12/12746/720583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