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七十六章 傳奇

第七十六章 傳奇


        “對了,除了剛剛說的飛仙臺接引,其實我們靈寰界還流傳著一種類似偷渡的方法,可以偷偷飛升到仙界,不會被飛仙臺接引。”司馬鏡明見韓立沉默不語,忽然想到了什么,又補充道。

        “哦,姑且說來聽聽。”韓立心中一動,看似隨意的問了一句。

        “此法說白了,道理也簡單,就是尋找靈寰界和仙界之間的一些薄弱空間節點,通過空間屬性陣法之力,或是其他方式強行破開,以進入界面間隙,最后抵達仙界。”司馬鏡明想了想后,如此說道。

        “此法并非正途,怕是困難不少吧。”韓立若有所思的說道,心中卻是苦笑一聲。

        此方法不就是他當初從人界飛升到靈界時所采取的方式嗎?

        不過想來也只有靈寰界這種和仙界很近的界面,才能使用這種方法吧。

        “前輩明鑒。這種方法風險極大,界面間隙內危險無比,即便能僥幸通過,抵達仙界時也有很大可能會被傳送到仙界一些危險之地,畢竟仙界那里空間薄弱之處,一般都不是什么好地方。而且以這種方法飛升,根根無法享受仙池淬煉肉身和得到仙牌身份認證等好處,到了仙界也會遇到不少困難。”司馬鏡明老老實實的回道。

        韓立緩緩點頭,面上神色如常,心中卻頗為興奮。

        飛升仙界之事,一直如梗在他心頭,如今終于找到一個解決方法。

        至于司馬鏡明口中所說的危險,以他現在的實力,只要做好充足準備應當無礙,故而倒也沒怎么放在心里。

        “多謝司馬道友了。”他點頭稱謝。

        “韓前輩千萬不要和晚輩客氣。前輩此番給了敝宗如此大的好處,老祖特意交代過,一定要向韓前輩好好道謝。”司馬鏡明語氣誠懇的說道。

        “是嗎,沒想到冷艷道友還記得韓某。”韓立淡淡一笑,似有深意的說了一句。

        “韓前輩說笑了,老祖……”司馬鏡明心中咯噔一下,連忙說道。

        “好了,司馬道友留步吧。”韓立說了一聲,便驀然轉身,身影化為一道青虹,朝遠處飛射而出。

        目送青虹完全消失在遠處天際,司馬鏡明心中不禁大松了口氣。

        ……

        韓立離開冷焰宗后,便如同人間蒸發了一般,再也沒有在靈寰界現身。

        不過關于他的一些事跡,卻不知為何,被添油加醋的形成了數個版本,漸漸流傳了開來,成為了一個富有傳奇色彩的人物。

        因為他的出現,短短數年間,原本已達成某種平衡的靈寰修仙界,掀起了一場腥風血雨。

        有人說他是一個常年閉關不出世的高人,也有人說他其實是一名謫仙,更有甚者,說他其實是一個不知活了多少萬年擁有真靈后裔的老妖。

        整個靈寰修仙界對于他的評價褒貶不一,有人認為他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也有人覺得他鏟除了天鬼宗這個行事一貫蠻橫霸道不講理的勢力,還了靈寰界一個安寧。

        總之,眾說紛紜。

        不過天鬼宗這么一個龐然大物覆滅后的混亂,仍是持續了足有數百年,各大宗門勢力經過無數輪的大小角逐,無數大小修士隕落后,新的形勢才漸漸形成,并慢慢穩定了下來。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了。

        在柳樂兒失蹤后的數月后,一個烈陽高照的日子。

        靈寰界北方的某處海洋,無邊無際,由于海上時常會騰起遮天蔽日的濃密黑霧,故而被稱為黑霧海。

        這片海域靈力頗為濃郁,棲息著不少海獸,更有數種外面尋覓不得的特產靈材,故而來此探險尋寶,獵殺海獸的修士絡繹不絕。

        黑海深處一處荒島附近,隆隆轟鳴遠遠傳遞出去,方圓數十里內的海面波濤翻滾,騰起一個個十幾丈高的巨浪,朝著四面八方涌去,就連海面上方的濃密黑霧也在一股無形之力的作用下旋轉起來,形成了一個巨大無比的漩渦。

        漩渦中心卻是一個綠衫少婦,一個黑袍老者,還有一個中年道士,正在和一頭海牛般的海獸激斗在一起。

        這三人都擁有化神初期修為,雖然修煉功法不同,但配合起來很是嫻熟,顯然已非第一次聯手了。

        三人的法寶光芒彼此連接,形成一個大圓,將牛型海獸圍在中間,一波接著一波的狂攻不止。

        那海牛通體蔚藍,背脊上有兩道黑色條紋,從額頭一直延伸到尾部,看起來很是奇異。

        其口中不時發出牛吼般怪叫,體表藍光閃爍下,密密麻麻的藍色雷球浮現而出,抵御著洶涌而至的攻擊,口中也不斷朝著上方的三人噴出一道道粗大藍光。

        它的修為雖然比三人高出一線,達到了化神中期,但終究攻擊手段單一,漸漸被三名修士的法寶光芒壓制。

        激戰又持續了小半個時辰,藍色海牛的護體光芒終于被擊破,腦袋被那黑袍老者的一道急速旋轉的黑色劍光著洞穿,破碎出一個大血洞。

        海牛哀嚎一聲,掙扎了幾下,很快不動了。

        “哈哈,秦道友的噬魂鉆心劍果然厲害,連這頭以防御著稱的成年黑斑玄海牛也抵擋不住。”那中年道士哈哈一笑,贊道。

        “枯木道友過獎了。”黑袍老者眼中閃過一絲得意,單手一招的將那黑色劍光收回,卻是一柄奇型長劍,形如兩條毒蛇交纏在一起,散發出幽幽的冰冷黑光。

        老者揮手將此劍收了起來,珍愛異常的模樣。

        此寶花費了他大半生的積蓄,威力幾乎堪比一般靈寶,還帶有一些破甲的神通,是他為了對付一些皮糙肉厚的海獸特意煉制的。

        三人很快將海牛尸體分割完畢,每人收獲都不小。

        “依我看來,我等三人聯手,就是面對化神后期的海獸,即便不能取勝,全身而退應該沒有問題,不如再深入一些?”那綠衫少婦朝著前方海域望去,提議道。

        中年道士眼神一閃,似乎對這個提議也有些意動。

        “萬萬不可,二位來這黑海不久可能不知道,再往前不遠處便是黑海著名的兇地星羅海眼區域,那里海底有無數齊深無比的海眼,里面生活了很多厲害之極的海獸,就是煉虛期,乃至合體期的海獸都有,甚至傳聞海眼最深處還有一條堪比大乘期的五爪墨龍。雖然那些海獸基本都待在海眼中,極少來到海面,除了一些合體大能,仍然沒人敢靠近那里。說實在的,我們追這頭黑斑玄海牛到這里,已經很是危險了,不能繼續往前,還是立刻退走的好。”黑袍老者連忙說道,神色凝重。

        “大乘期的海獸!這怎么可能?”中年道士倒吸一口涼氣。

        綠衫少婦臉上也露出不敢置信之色。

        “這也只是傳說而已,據說那五爪墨龍在此已經超過十萬年了,其最后一次出現,是在數千年前,當時它的實力已經達到合體巔峰,這么多年沒有現身,或許已經壽元耗盡了也說不定。不管怎么說,此地已是危機四伏,趕緊離開這里才是當務之急。”黑袍老者搖了搖頭,有些焦急的說道。

        中年道士和綠衫少婦連忙點頭,三人正要朝著來路飛去,就在此刻,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從前方海域傳來。

        聽聲音是在極遠的地方,不過還是清晰的傳遞到了三人這里,而且附近海域劇烈震顫了一下。

        三人臉色一變。

        未等三人做出什么反應,隆隆的巨響再次從前方傳來,同時還有一股龐大而混亂的靈壓洶涌而來,掀起滔天的颶風。

        三人心中大駭之下,轉身便欲逃走,已經來不及了,還沒有飛出多遠便被颶風趕上卷飛,仿佛狂風中的三片落葉般,四處飄搖不定起來。

        好在這颶風往前沖出不遠,風勢便衰弱了下去,三人急忙運轉功法,很快穩定住了身形,臉色已經嚇的煞白。

        就在此時,又是轟的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前方百里外的海面陡然炸裂開來,一個巨大無比的黑影從里面倒飛而出,在空中飛了一大段距離,然后“轟”的一聲,重重砸在了黑袍老者三人不遠處的那個荒島上,引得整座荒島一陣巨震,掀起的一圈圈氣浪更是引得周圍海浪翻滾不已。

        黑影赫然是一條巨大無比的墨黑色蛟龍,體長足有兩三百丈長,全身覆蓋著漆黑如墨的錚亮鱗甲,頭上長著兩個猶如珊瑚般的晶瑩長角。

        而在此巨蛟的胸腹上,長著四只碩大的龍爪,每個爪子上赫然有五根猶如黑色巨劍一般的腳趾,閃爍著讓人不寒而栗的冰冷光芒。

        一股無法言喻的龐大氣息從這五爪墨蛟身上散發而出。

        這一幕,讓三人早已面無人色,尤其是黑袍老者,他并非散修,乃是一個規模不小宗門的內門弟子,門內還有一位合體期老祖坐鎮。

        但這五爪墨蛟散發出的氣息,遠在他門內那位合體期大能之上。

        “難道那個傳聞竟然是真的!”老者心中巨震,心中不由升起了一個大膽的猜測。

        五爪蛟龍掙扎著翻了個身,再次引得地面一陣顫抖。

        黑袍老者三人一驚之下,連忙倒退了百余丈之遠,再定睛望去,只見蛟龍的胸口赫然破裂了一個大洞,大股大股的鮮血蜂擁而出,染紅了荒島大片土地。

        “嗖”的一聲!

        一道青色人影從海中飛射而出,速度快的只能看到一條影子,一閃從五爪蛟龍身旁掠過。

        一道森冷寒光閃過!

        蛟龍身軀一頓,然后巨大的頭顱赫然沖天而起,一股粗大無比的血柱沖天噴射而出,整個荒島猶如下了一場血雨,一股令人作嘔的腥臭彌漫開來。

        轟!

        蛟龍龐大的身軀轟然倒地,顫抖了幾下,終于不動了。

        就在此時,一道黑光從巨蛟頭顱一閃而出,里面包裹著一只數寸大小的迷你黑蛟,慌慌張張的就要朝著遠處急遁而去。

        但青色人影早有所料一般,身形一晃的擋在了此蛟身前,張口噴出一股青色霞光,一下將其裹住,并一拉而回的被其隨手塞進了一只玉瓶之中。

        黑袍老者三人看的是目瞪口呆,僵立在不遠處的半空中,綠衫少婦還下意識的咽了口唾沫。

        青影一閃,現出一名身材頗為高大的青袍男子身影,看起來約莫二十五六歲年紀,容貌頗為普通,皮膚則顯得有些黝黑。


  http://www.abaiyr.live/12/12757/1375882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