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三百六十六章 提前發作

第三百六十六章 提前發作


        片刻后,韓立揮手撤銷身周的禁制,迫不及待的飛射而出,朝著洞府方向疾馳而去。

        “嗯……”

        飛至半途,他忽然搖了搖頭,只覺腦袋沒來由的有些沉重。

        “怎么回事,莫非還沒有完全恢復?”

        他喃喃自語一聲,正打算閉上雙目內視一下,結果就在他剛一催動煉神術,腦海中龐大的神識毫無征兆的劇烈翻滾起來,瘋狂涌動。

        這一刻,他感覺仿佛有無數小刀,瘋狂在腦海中攪動般劇痛。

        這痛楚發生的非常突然,且太過劇烈,以韓立的心性竟也忍不住慘呼了一聲。

        他兩手抱頭,面容瞬間變得蒼白無比。

        緊接著,其原本飛遁的身體陡然停了下來,然后仿佛石頭一般,從半空墜落而下,直挺挺的落入了海中。

        冰涼的海水浸沒了韓立的身體,他絲毫感覺也沒有,腦海中的劇痛越來越強烈,漸漸淹沒了他的心神,神智變得模糊起來。

        不知不覺間,其雙目泛起一層淡淡的血光。

        ……

        韓立渾渾噩噩間,下意識的想要睜開雙眼,卻只覺眼前的一切顯得朦朧不清,似乎四面八方不時傳出一聲聲嘶喊和怒吼,此起彼伏,時遠時近。

        這些嘈雜之聲傳入耳中后,仿佛能直接深入腦海深處,并引得全身鮮血沸騰,仿佛胸膛之中有一股壓抑許久的怒火,讓他幾乎無法呼吸,似乎只有將之釋放出來,才能平息這種久違的暴躁感。

        他雙手下意識的瘋狂舞動起來,時而揮拳擊出,時而舉掌橫劈,仿佛只有這樣,才能平息內心的躁動。

        他想要放聲怒吼,但卻無法聽到絲毫聲音,耳中所能聽到的只有越來越響的嘈雜之聲,并且隨著自己的雙手狂舞,充斥四周的聲音越來越響,但心中的那股怒火卻似乎找到了一個宣泄的口子,隨著每一拳一腳的揮出,而一點點的流逝。

        韓立似乎找到了一個能讓自己舒服些的方法,這一刻,他的腦海一片空白。

        不知過了多久,隨著四周嘈雜聲愈演愈烈,他心中的怒火也慢慢平息,漸漸的,他口鼻之中開始充斥著粘稠的血腥氣味。

        就在此時,眼前原本朦朧的一切,仿佛撥云見日般,開始變得清晰起來,但首先映入其眼簾的,卻是一片血紅。

        四面八方,入目處,皆是血紅一片。

        他仿佛跌入了一片無盡的血之海洋。

        除此之外,他身旁到處都是一具具支離破碎的白骨和血肉模糊的尸體,大小不一,但在一片仍有些朦朧的血色中顯得隱隱約約,到處充斥著濃郁無比的血腥和殺戮的氣息。

        就在此時,隨著腦海中一陣刺痛,眼前的血紅逐漸淡去,四周的景物豁然變得清晰起來。

        韓立竭力搖了搖頭顱,似乎原本有些遲滯的神智緩緩恢復了過來,腦海也隨之恢復了清明。

        這一刻,他只覺得全身無力,而且全身上下都刺痛無比,仿佛經歷了一場激烈無比的廝殺。

        然而當他再次抬頭,目光掃向四周,卻猛然發現他自己此刻站在一座海島之上,面向波濤洶涌的大海。

        韓立微微一怔,但只覺自己的記憶似乎有些混亂,只記得離開了那座煉制道丹的小島,之后就一片空白,對為何會出現在這里,更是完全記不得。

        他深吸了一口氣后,緩緩閉上雙目,嘗試回想之前的事情,結果剛動了這個念頭,腦海中立刻再次一陣劇烈的刺痛起來。

        他連忙停下思維,輕輕甩了甩頭,這才舒服了一些。

        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轉身朝著身后望去。

        他此刻站立的島嶼面積頗大,足有百里大小,但是此刻島嶼赫然千瘡百孔,支離破碎。

        島嶼中央應該是一座頗大的山脈,此刻赫然從中間斷開,地面出現一個幾乎貫通了整個島嶼的巨大湖泊,海水倒灌而入。

        山脈其他的山峰,有的被生生轟碎,有的打斷了一半,一些地方還在冒著陣陣煙塵,島上的樹木植被等物,更是被毀壞殆盡。

        整個島嶼,只能勉強看到一個輪廓。

        韓立眼中閃過一絲驚色。

        此刻他腦海中的痛楚消散了不少,心念一動,龐大神識正常散發了出來,朝著周圍擴散而去。

        結果這一掃視下,心中再次一驚。

        不僅僅是島嶼,海底地面也變得千瘡百孔。

        原本還算平整的海底,很多地方仿佛被犁過一般,被打出了一個個巨坑。

        一些地方甚至地殼也被打裂,浮現出一道道巨大裂縫,地底巖漿涌出,不過此刻已經凝固。

        這個情況不僅僅是周圍一片區域,韓立神識掃過的范圍內,似乎經歷了一場激烈無比的大戰。

        萬里內的幾座島嶼,也被盡數摧毀,有的直接坍塌到了海底,有的變成和身后島嶼一樣,破破爛爛仿佛一塊破抹布一般。

        海底一些地方,還有這些島嶼的殘骸中,有不少妖獸尸體。

        從尸體看,這些妖獸實力都不低,甚至有不少合體期乃至大乘期的妖獸。

        這些妖獸死狀看起來都極為凄慘,一頭身長百丈的大乘期蛟龍甚至被硬生生的撕成了七八截,鮮血染紅了一大片海域,龍首面部猙獰,瞳孔深處滿是恐懼。

        “這是……”韓立目瞪口呆。

        就在此刻,一道金色雷光從天而降,落在他身前不遠處,一斂的現出了一名黃袍中年人的身影,正是蟹道人。

        “蟹道友,你可知道這里是怎么回事,剛剛發生了什么?”韓立心中一動,出言問道。

        “韓道友,莫非你完全不記得了?你所看到的一切,可都是你親手造成的。”蟹道人先是默然看了韓立半晌,隨后開口道。

        “我……”韓立聞言一怔,心中突然涌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你飛至半途,突然整個人仿佛發狂了一般,時而入海,時而又出海,瘋狂破壞著所看到的一切。好像被什么心魔附體,喪失了神智一般,仍憑我怎么呼喚,你都沒有絲毫反應。”蟹道人緩緩說道。

        “我……發狂……大概持續了多久?”韓立聞言一愣,繼而又問道。

        “從你突然雙目變得血紅一片的墜入海中開始,到你突然清醒過來,前后約莫持續了一炷香的時間。”蟹道人略一沉吟后說道。

        韓立面色一陣陰晴不定,一時沉默下來。

        經過蟹道人這么一提醒,他腦海漸漸清明,回想起了失憶之前的事情。

        飛遁之中腦海突然劇痛,然后很快喪失了神智,然后便什么也不得了,只記得心中充滿殺戮欲望。

        “怎么會?為何會這般……難道是被人暗算……”韓立喃喃自語,眼睛漸漸明亮了起來,抬起了頭。

        “是煉神術……”

        以他現在的修為,金仙也不可能如此不著痕跡的暗算他。

        回想之前的情況,應該便是煉神術了。

        韓立臉色陰晴不定,略一遲疑,緩緩運轉煉神術。

        他腦海中立刻一陣絞痛,忍不住悶哼一聲,連忙停止下來,腦海中的痛楚這才慢慢消退。

        韓立眼中晶芒一閃,心中頓覺恍然。

        顯然這一切,都是煉神術造成的。

        想到這里,他臉色陰沉了下來。

        根據當年那個何康仙人所言,修成第三層煉神術后,可保他三四萬年內神識無虞,他早已修成了第三層煉神術,但此刻應該才過去了一萬多年,神識為何這么快就出現了危機……

        是當年那個何康說謊?還是別的什么原因導致神識危機提前了?

        韓立緩緩呼出一口氣,神情恢復了平靜。

        無論是什么原因,現在此問題既然已經出現,最重要的是想好相應的對策,若不解決,自己恐怕終將成為對方口中的那種神識混亂得殺戮怪物。

        今日所發生的一切,或許只是剛剛開始,幸虧這里地處偏僻,自己方才發狂的時間尚短,并未引起什么人注意,否則恐怕麻煩就大了。

        如今雖然暫時平息下來,但卻難保自己什么時候又突然發狂起來,在無意識的那段時間,自己的處境顯然是十分危險的,而且根據之前初步了解的信息來看,這種發狂的間隔和持續時間,恐怕會不斷延長,最終或許會永遠無法醒來。

        他眼神閃爍,按照之前那個何康的說法,由于煉神術引起的這種問題,想要解決,只有去修煉第四層的煉神術。

        韓立還在燭龍道時,曾暗中調查過仙界的煉神術,不過他那時認為神識危機起碼也要兩三萬年后才會出現,加上當時要做的事情不少,所以只是略微查找了一下,并沒有怎么盡心。

        根據他目前所了解的情況來看,北寒仙域這里對煉神術的記載很少,已經很久沒有聽說過煉神術引發的事件,故而煉神術的功法,更是少有人知。

        燭龍道的傳功殿中雖然有煉神術,不過被列為了禁書,除卻道主外,所有人都不得翻閱,而且只有前三層的半部功法,他自然沒有怎么理會。

        韓立眉頭皺起,神色有些沉重。

        連燭龍道這樣的大宗內也沒有煉神術的后半部,此刻他身處黑風海域,又到哪里去尋找這門秘術?


  http://www.abaiyr.live/12/12757/2086612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