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三百七十一章 虛實難辨

第三百七十一章 虛實難辨


        透明人影自然便是如今附著于凌云子老道身體上的韓立了。

        他隨著前面灰發老者與披發男子通過禁制光幕后,并沒有繼續跟隨上去,而是站在原地抬頭望向眼前閣樓,同時放出神識微一感應,眼中露出一絲喜色。

        此時,披發男子遠遠拋下了灰發老者,快步走到了閣樓門口,正打算推門而入。

        就在此時,韓立驀然一轉頭顱,瞳孔一縮,目光落在了披發男子身上,同時眉心處浮現出一層晶光。

        “唰”的一下!

        一道晶瑩的小劍虛影從眉心處一飛而出,一晃之下,竟如瞬移般橫跨數百丈遠的出現在披發男子身后,并一個閃動直接沒入了其腦海之中。

        整個過程前后不過一個呼吸間工夫,且無聲無息,絲毫聲響都未發出來。

        披發男子剛剛抬起的右腳一頓,接著雙目猛地鼓凸起來,然后身體毫無征兆的往前倒了下去,“撲通”一聲砸在了地上。

        “王執事!你怎么了?”

        灰發老者眼見此景,微微一怔,快步上前扶起了披發男子的身體。

        結果下一刻,老者便臉色大變。

        披發男子已經沒有了呼吸,身上也感應不到一絲一毫的生機。

        他略一定神后,雙目朝著周圍望去,同時神識也隨之散發開來,頃刻間便將禁制光幕內,以小樓為中心區域掃了一遍。

        結果禁制光幕絲毫無恙,而以他的修為,自然也不可能看穿韓立的隱匿之術。

        “來人!快來人!”灰發老者面色一陣陰晴不定后,旋即高呼起來。

        藏典閣內一陣騷動,數名修士從里面魚貫而出,看到眼前這一幕后,也隨之明白了事情的梗概,紛紛大驚失色,亂成了一團。

        韓立絲毫沒有理會這些人,恬淡自若的從這些人中間飄然穿過,走進了藏典閣之中,同時神識再次釋放了出來。

        藏典閣分為三層,下面兩層擺放的都是一些尋常雜書,人文地理,圖鑒游記等等。

        這些東西價值不大,所以前兩層無人看守,也沒有設下禁制。

        第三層存放的則是一些功法典籍,整個樓層被一道頗為精妙的禁制籠罩著。

        韓立對于那些功法典籍自然沒有分毫興趣,當即在一二層的典籍中飛快翻閱起來。

        此刻屋內的人,因為外面的變故,都跑了出去,他自然更無所顧忌。

        先前他之所以選擇在門口殺了那披發男子,自然也是出于這方面的考慮。

        他飛快翻看一本本典籍,很快掌握了不少關于木荊大陸的情況,不過這些情況對于他現在的境遇,并沒有什么幫助。

        韓立抬頭朝左前方看了一眼,真言寶輪虛影上的時間道紋如今已只剩下差不多四分之一了。

        他眼睛一閃,雖然不知道所有時間道紋全部熄滅后,會發生什么,不過以他以往的經驗,自然也大致猜到了一些什么。

        不過他現在可沒心思管這些了。

        韓立很快收回目光,繼續飛快查閱起了典籍。

        半晌后,他手上動作忽的一頓,看向一本略微泛黃的書冊,看起來已經有很多年頭。

        這本書籍是一位喜好游歷大陸的修士記錄的見聞手札,其中一副圖畫引起了韓立的注意。

        那是一個禿頭無眉的金色小人,頭上長著兩根長長的金色觸須,身上長著一些金色倒鉤般的尖刺,看起來頗為猙獰。

        赫然和他以前的噬金蟲王頗有幾分相似。

        “……今游歷至金焱山脈附近,偶遇驚天爭斗,毀壞萬里山脈,天崩地裂,恐乃仙人廝殺,為避殃及,急忙遠遁躲避,僥幸逃得性命。此蟲乃是交手二仙之一,惜吾見識淺陋,不識其來歷……”圖畫后面是那位修士的注解。

        韓立看到這里,眼睛一亮。

        這金蟲顯然不是他以前的那只噬金蟲王,或許是另一只?

        說起來,他那只蟲王當年初入北寒仙域后遭遇陶羽后遺失,至今未能找回來,對于此事他事后也費了不少心思,可惜沒能找到什么有用的線索,想不到在這里竟然看到了有關噬金蟲的相關記載。

        韓立將此事記下后,沒有耽擱,繼續朝后面飛快翻閱,但這篇手札接下來記載的都是其他的傳聞逸事,再沒有關于噬金蟲的內容了。

        他心中不由得有些失望,但沒有停歇的拿起另一本講述靈草的典籍。

        他翻看了幾頁,手上動作再次停止,目光死死的落在了這一頁上。

        這是一朵紫色的花朵,鮮艷奪目,正是他先前在山脈中看到的紫色巨花。

        “噬靈花,以異香吸引活物噬之血肉為食,內蘊氣血藥力,可用以煉制煉體丹藥,效果斐然。然此花蘊含一種詭異尸毒,須得秘術驅除毒素方可入藥,此法耗費不淺,殊為不易……”

        韓立看到這里,頓時恍然。

        難怪那些紫色巨花明明看起來靈氣盎然,藥力頗強,卻任其開遍山野而無人采摘。

        他還要繼續翻閱典籍,頭頂忽的一陣嗡鳴。

        韓立抬頭望去,眉頭一皺。

        頭頂真言寶輪虛影上的時間道紋,此刻赫然已經盡數黯淡,寶輪虛影陡然光華大放起來,竟然飛快變得凝實起來,并且飛快轉動,發出陣陣呼嘯之音。

        韓立朝著外面望去,眼中露出些許驚奇。

        傳入他耳中的嘯聲明顯至極,但是外面的人似乎一點也聽到一半。

        而且真言寶輪雖然飛快轉動,聲勢驚人,卻沒有對周圍造成絲毫影響,甚至沒有在空氣中掀起一絲風聲。

        突然間,一點黑光在寶輪中心處浮現而出,并且迅速變大,轉眼間將真言寶輪盡數染成黑色。

        嗚嗚嗚!

        隨著真言寶輪的轉動,一個黑色漩渦再次浮現而出,和先前晶壁上的一模一樣。

        這一切說來話長,但其實只是剎那間地事情。

        未等韓立做出什么反應,一股強大吸力從里面噴涌而出,籠罩住他此刻神魂附著的身體。

        嗖!

        韓立只覺神魂一陣刺痛,接著毫無反抗之力的從這具身體中被吸了出來,沒入黑色漩渦之中。

        他最后所看到的一幕,卻是凌云子那具肉身在失去秘術籠罩后,也隨之顯現了出來,但隨即猛地一顫,居然就此崩潰開來,化為了無數瑩光,消散在了半空之中。

        這讓韓立心中一驚。

        但下一刻,他便覺眼前一黑,意識就此模糊了起來。

        也不知過了多久,韓立意識才逐漸清醒,緩緩睜開了眼睛。

        映入他眼簾的,赫然正是之前的那面晶壁,上面的黑色漩渦閃了幾閃,隨之消失無蹤。

        然后晶壁輕顫了兩下,也飛快消散開來,前方的虛空也隨之恢復如初了。

        “回來了……”韓立看著熟悉的洞府,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復雜之色,似有些欣喜,也有些失望。

        欣喜的是平安歸來,失望的則是和前幾次不同,這次掌天瓶展現異能,卻沒能得到什么實質性的收獲。

        他對此自然不會甘心,當即閉上雙目,將之前的離奇經歷飛快的在腦海中過了一遍,試圖從中找出一些線索。

        良久之后,韓立睜開雙目,搖了搖頭,對此這次經歷的緣由,終究是想不明白,便沒有再多費心思。

        他輕嘆了口氣后,手中一掐訣,身上浮現出一層金光,真言寶輪在背后浮現而出。

        如期所料,寶輪之上的三百六十團時間道紋,此刻盡數變得暗淡無比,和當年施展晶壁神通后一模一樣。

        一道金色晶絲纏繞在真言寶輪之上,正是時間法則晶絲,不過此刻也變得很是暗淡。

        韓立面色一松,單手一招,將時間法則之絲收入了體內。

        就在此時,前方虛空中虛空波動一起,一聲霹靂后,在纖細金弧彈跳中,蟹道人身形浮現而出。

        “恭喜韓道友,終于得悟時間法則。”蟹道人拱手言道。

        “此番能夠借一枚二品道丹得悟成功,也不過是僥幸而已。時間法則作為三大至尊法則之一,博涵玄妙,這些微寸進尚不值一提。對了,剛剛這里發生之事,你都看到了吧?”韓立笑了笑,話鋒一轉的問道。

        “剛剛發生之事?莫非是指你方才喚出晶壁后,出現了片刻失神之事,難道這有什么問題嗎?”蟹道人有些木然的說道。

        韓立微微一怔,隨即沒有多說什么,摸了摸下巴,露出了思量的神色。

        從蟹道人的回答來看,自己神魂被吸入晶壁,穿梭到那金源仙域并附身他人身上后所經歷的那三百六十息時間,但對于自己肉身所處的現實世界來說,似乎只是彈指一揮間之事。

        那這所謂的金源仙域究竟是否真的存在?是否真的有鐵獸門這么個宗門?

        以及自己所附身的凌云子,所看到的李元究,究竟是否真實存在,還是說,只是自己一念之間所憑空臆想?

        若是假的,自己通過神念所化小劍斬殺的披發男子整個過程,卻是無比的真實,就如同現實世界自己通過神念滅殺一名修士一般無二。

        韓立眉頭微微蹙起,發現此事愈發有些撲朔迷離起來。

        良久之后,他搖頭苦笑。

        此事太過詭異,他如今參詳不明白,只能等日后有機會再說了。


  http://www.abaiyr.live/12/12757/2094354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