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四百五十六章 小城

第四百五十六章 小城


        韓立只覺四周一片灰霧蒙蒙,接著身下突然一空,忍不住朝前一個跌蹌,腳步先是一虛,繼而重新落實。

        他只覺得自己仿佛穿越了一層迷蒙煙瘴,不知不覺中,整個人就出現在了另一處空間中。

        他揉了揉有些疼痛的太陽穴,模糊的視線才慢慢恢復,看清了腳下石板地面上的青苔。

        直起身后,韓立往身旁一看,發現只有自己一人,金童,渠靈及陸雨晴都沒有跟進來,不由眉頭一蹙,輕嘆了口氣。

        他萬萬沒想到的是,與自己失散這么多年的噬金仙金童,竟會在這種情況下重逢,雖然沒有過多的言語交流,卻在危急關頭挺身而出救了自己一命,讓他心頭沒來由的一暖。

        畢竟來到真仙界后,與人界靈界一樣的爾虞我詐,勾心斗角,除了當年初入靈寰界時的小狐貍柳樂兒,這么多年來,他再也未感受到如此被人真正關心的感覺了。

        當然,這也與他過去一直將金童當做自己半個孩子來看待有關吧。

        顯然在這兩千余年里,金童應該也得到了某種機緣,實力大增,竟可以與一名金仙后期的強者對峙如此之久,但韓立心里清楚,其絕非渠靈的對手,此女手段不少,對于法則之力的操控更遠非自己可比,還有那只詭異的玄天葫蘆。

        如今也只能寄托于金童能夠轉危為安了,哪怕是暫時的投降屈從也好,從此前的情形來看,金童之前似乎便是被這渠靈收作了靈寵。

        倘若金童有個三長兩短,等他日自己進階金仙之后,定會找上門去,讓渠靈此女付出應有的代價。

        至于陸雨晴此女,不知從何時起,他總覺得此女有些怪異,具體是哪里,他一時也說不上來。

        不過此女與自己不過萍水相逢,此次進入冥寒仙府也算是合作關系,所以說不上有多少交情,此番招惹上渠靈,雖然主要還是因為自己的緣故,但此女既然選擇跟隨自己,以便能尋求更大的機緣,此類風險自然也是無法避免的。

        如今自己莫名其妙被吸入了這里,面對渠靈的怒火,只能讓其自求多福吧。

        韓立將心中念頭暫時拋在一邊,目光轉動,朝著四周掃視而去。

        這一看之下,他發現自己正處在一座老宅庭院當中,四周圍盡是頹圮的院墻和坍塌的房屋,上面生滿了墨綠色青苔和雜草,也不知已經荒廢了多久。

        不過,當其目光轉向庭院后方時,他的眉頭卻不禁一挑,眼中閃過了一絲疑惑之色。

        只見身后那座并不算太高大的房舍右上角,一塊塊屋脊瓦片懸浮高空,呈現出崩散之狀,看起來,就像是被什么無形力量給禁錮住了一樣,似乎仍保持著崩毀時的狀態。

        韓立心念一動,雙目之中藍光一閃,神識外放而出,朝其上探查了過去。

        半晌后,他身形無聲無息的高躍而起,落在了屋脊之上,伸手輕輕一抓,就將一塊懸浮在空中的黑色瓦片拿了出來,而其余瓦礫和屋脊碎石依舊保持原狀,不受任何影響。

        驚奇之余,站在屋脊高處的韓立,目光朝著院落之外望了過去,目之所見盡是些傾倒坍塌的屋舍建筑,密密麻麻的殘垣斷壁,一直向著四面八方綿延開數十里開外。

        在這些建筑之中,到處可見如這座院落一樣的古怪景象,那些殘損的亭臺樓閣雖然崩裂成了無數碎片,但卻沒有散落一地,就仿佛被定格在了崩塌的瞬間,保持著煙塵四起懸而未落的狀態。

        韓立略一沉吟后,雙目緩緩闔上,磅礴如海的神識之力隨即朝著周圍擴散開來。

        此處區域與之前那片紅土荒原不同,神識不受任何禁錮,能夠隨意探查。

        然而,只是片刻之后,他的雙目就突然睜了開來,瞳孔之中藍色光芒盡數斂去,神色卻變得有些古怪起來。

        “這究竟是……”他沉吟半晌,卻有些說不出話來。

        這片區域面積之小,實在出乎他的意料,他的神識只是稍稍延展開來,就已經將此處通掃一遍,方圓不過百里,神念盡頭處,全是些空間壁障。

        按常理來說,他能夠進入此處,便說明這里與外界絕非完全隔離,至少應該是有空間薄弱之處存在,只要找到了這處所在,他便能必要時破開空間壁障,回到了原來的區域。

        然而,方才一番神識探查,他卻并未發現有任何空間波動較大,或是空間壁障不太穩固的地方存在。

        韓立眉頭緊蹙,單手一掐法訣,背后一陣金光噴涌而出,真言寶輪從中緩緩浮現。

        隨著其手中動作變化,真言寶輪上的十數團半透明的時間道紋接連亮起,懸立正中的那枚巨大金目便隨之轉動起來,從中射出一道道猶如實質的金色光線。

        既然以神識無法探查出禁制法陣或者隱藏空間入口,韓立便只好動用真實之眼探查起來。

        他飛身來到半空中,催動著金色巨目,將視線落在了自己最開始出現的那片庭院中央。

        金色光線之下,庭院石板上空空如也,沒有絲毫異樣。

        韓立視線緩緩移動,從地面石板來到院中石桌,繼而移動到墻邊枯樹,再到兩院偏房,皆是一片平和,沒有絲毫變化。

        直到真實之眼的視線,移動到那座維持著崩塌狀態的房屋上時,濛濛金光中才起了一絲變化,那里崩塌的屋頂竟然在一片翻涌金光下,恢復了原狀。

        “咦,奇怪!莫非這間房屋竟然蘊含有時間法則之力?”韓立眉頭頓時上挑,驚訝不已。

        不等他上前查看仔細,才堪堪修復的房屋虛影,就開始頻頻閃動,影像始終無法穩定。

        韓立收起真言寶輪,落身在了大殿前,先是將整個大殿外側查看了一番,又進入大殿內仔細搜索了一陣,并未發現是什么蘊含有時間法則之力的事物。

        “這就怪了,難道是因為其中蘊含的時間法則之力太過薄弱,所以無法探查?應該不至于吧。”韓立心中疑竇叢生,喃喃自語道。

        沉吟片刻后,他雙目之中精光一閃,真言寶輪再次浮現而出,身形飄飛而起,離開了這座院落,朝著其他區域飛掠而去。

        從高空俯瞰下去,這片區域的建筑雖然破敗,但整體分布十分規整,與世俗都城中的市坊格局基本一致,故而韓立便根據城中縱橫交錯的道路,對整座城池分區進行探查。

        從東邊的外圍坊間開始,他一路往西而去,沿途中對一些保持坍塌狀態的建筑進行了較為細致的查看,每次以真實之眼查看時,其都能模模糊糊地映出原本完好時候的影像,但也都和之前那座府邸一樣,無法穩定。

        好似這整座城市中,處處都有微弱的時間法則波動,但都達不到能讓人感知到的程度。

        不到半日時間,韓立就將東南西北四大區域的坊市查了個遍,結果皆是一無所獲。

        等到了傍晚,天邊的那輪日頭逐漸變得火紅一片,開始朝著西山下落了下去。

        城南,一處荒草叢生的府邸園林中,佇立著一座九層高的黑色木塔,塔身上多有燒焦痕跡,嚴重傾斜向了一方,看起來就好似隨時會坍塌一樣。

        韓立一手扶著塔尖上的鐵架,站在塔頂的黑色瓦片上,眺望向遠方的落日。

        在其身旁,站著身穿一襲黃袍的蟹道人,神色平靜,;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蟹道友,這城中布局,可有什么門道?”韓立目光微斂,開口問道。

        “此城區域分布,雖然暗合九宮數術,但也只是尋常城池構筑的規制,至少從表面上來看,沒有什么特別之處。至于暗地里是否有什么特殊布置,光是這樣看,也看不出來什么。”蟹道人搖了搖頭,說道。

        “既然如此,那就勞煩蟹道友你,代為查探一番,看看是否有什么隱藏起來的機關法陣?”韓立聞言,思量片刻后說道。

        蟹道人默然點了點頭,身形從木塔之上一閃而逝,消失無蹤了。

        韓立看著落日的余暉逐漸消失,雙目忽然一閃,整個人化作一道青光,爆射了出去。

        然而,才不過瞬息之后,高空中就忽然傳來“砰”的一聲巨響!

        只見城池邊緣的虛空之中,一道青光驟然一閃,一個青色身影被一層無形壁障重重一彈,跌落了下來。

        身影自然不是別人,正是韓立了。

        不過,不瞪其墜落在地,身上青光就驟然一亮,又朝著另一個方向直沖而去……

        時間一晃,已經過去數日。

        這片廢墟城池正中的一座私宅園林中,有一片野草茂盛的青翠密林,林中四處散布著一座座與成人等高的嶙峋怪石,顏色幽暗,表面生滿了滑膩的青苔。

        林間的蜿蜒小路上,一青一黃兩道人影并肩而行,朝著密林中央走來。

        “城中密室禁制不少,但大多數都十分粗淺,根本沒有值得探尋的價值。只有此處不太一樣,不管是林中布置,還是那處密紋,都顯得非同尋常。”蟹道人一邊引路,一邊說道。

        “能讓蟹道友稱上一聲非同尋常,那此處就極有可能是秘境出口了……”韓立聞言,眼中閃過一抹期待之色。


  http://www.abaiyr.live/12/12757/2187886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