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四百五十七章 顧慮

第四百五十七章 顧慮


        蟹道人沿著雜草叢生的小路,走到一塊形如佝僂老猿的怪石旁驀然停了下來,指著其說道:“韓道友不妨看看,這是何物?”

        韓立眉頭輕皺了一下,快步上前,抬手在怪石上抹了一把,又仔細打量了片刻。

        “這莫非是……化荒石?”他眉頭這下皺的更緊,有些不確定道。

        “不錯,正是此物。”蟹道人點了點頭,說道。

        “怪不得我神識探查之時,發現不了此處任何陣法波動,原來都是被這化荒石給遮蔽了去。只是想不到此物遮蔽陣法氣息的功效,居然如此之強?”韓立若有所思的說道。

        “若只是這些化荒石的話,當然不足以令韓道友你都無法察覺。”蟹道人看了韓立一眼,說道。

        “難道還有什么別的手段不成?”韓立目光微閃,問道。

        蟹道人沒有說話,引著韓立繼續朝密林深處走去,最終二人來到了一片較為開闊的林間空地。

        韓立走進一看,就發現空地當中焦黑一片,原本生長的低矮灌木已經被火焰燒成了灰燼,地面上裸露出一塊磨盤大小的圓形石臺。

        石臺表面也被火焰燒灼得焦黑一片,原本鐫刻其上的符紋圖案,也都變得模糊不清,難以辨認了。

        韓立袖袍一卷,一縷清風蕩滌而過,將石臺上的灰燼塵土一卷,通通掃落一旁,重新露出了整個石臺的全貌。

        “這是什么東西?”韓立俯身過去一看,眉頭不禁擰成了疙瘩。

        只見那石臺之上,鐫刻著九片狀若花瓣的奇異符紋,拼湊在一起正好像是一朵巨大的夢曇花,而其花瓣紋理之中,則還隱含著許多復雜隱秘的特殊符文。

        “若我沒看錯的話,這是一種十分高深的夢隱符紋,能夠遮蔽諸多法寶和法陣的氣息波動,與化荒石相互配合之后,便幾乎不會被神識探查出來。”蟹道人解釋道。

        “蟹道友既然知道此紋根腳,想必已有了破解之法?”韓立眉梢微微一挑的問道。

        “韓道友請看這曇花紋路的中央……”面對韓立的問話,蟹道人不置可否的回道。

        韓立移目望去,只見那里一片空白,根本什么都沒有,眉頭不由得微蹙起來,頗為不解地看向了蟹道人。

        “那里本是夢曇花蕊所在之處,不知何故卻被破壞殆盡,已經無法辨識了。”蟹道人緩緩說道。

        韓立聞言,再一仔細觀察,才發現那里的確有被人為破壞過的痕跡。

        “你既然已經辨識出了此紋來歷,即使其有所殘損應當也無大礙,我們只要循法破解便是了,莫非是這紋路還有什么古怪?”韓立略一思量,開口說道。

        “韓道友可曾聽說過‘大夢三千’的說法?這符紋之所以叫做夢隱,便是因為其種類豐富,且變化多端。這空白之處,紋路之中但凡有一處符紋改變,整個法陣的破解之法就會完全不同,我即便是有關于它的記憶,也并不知道所有破解之法,就是想一一嘗試,都做不到。”蟹道人搖了搖頭,說道。

        “若是如此的話,那便只能以力破法,將其徹底毀掉了。”韓立沉吟片刻后,說道。

        “這個……韓道友你不妨試上一試。”蟹道人目光微閃,說道。

        韓立見其神色有些古怪,便心知肯定沒那么簡單,但還是心念一轉,周身金光一閃,直接化作了一頭十來丈高的山岳巨猿。

        其身上玄竅光芒一亮,口中發出一聲低喝,單臂提起,緊握著一只巨大的拳頭,朝著石臺之上重重砸了下來。

        只聽“轟隆”一聲巨響!

        整個石臺轟然一震,一片金色光弧激蕩而起,化作一道颶風,襲向四面八方。

        其所過之處飛沙走石,林木崩毀,蔓延開數百丈后,才聲勢漸歇。

        與此同時,石臺上的夢隱符紋,也驟然亮起了一片金光,一道道如同藤蔓一般的金色紋路,順著石臺四周蔓延開來,如同蛛網一般延伸進了密林深處。

        韓立此刻化身巨猿,自然視野開闊看得極遠,他發覺園林之外的整座城池中都有道道金紋亮起,那藤蔓狀的紋路竟然覆蓋了整個秘境大地,看起來絢麗奪目,別有一番風景。

        “根據我的估計,要想以外力破開此處禁制,至少需要金仙境的實力。就是我傾力而為的一擊,也無法做到。”蟹道人略一沉吟后,如此說道。

        “就是能做到,只怕也不能這么做。此處符紋與整個秘境空間相連,一旦以暴力將其擊毀,只怕會連累整個秘境崩毀,到時候會發生什么狀況,我們誰都無法預計。”韓立身上光芒一閃,身形回縮,恢復原狀道。

        “正是如此。”蟹道人點了點頭,說道。

        韓立蹙眉繞著石臺走了一圈,見其上金光已經消散,心中忽然一動。

        只見其雙手一掐法訣,背后立即金光噴涌,真言寶輪隨之浮現而出。

        其視線一轉,真言寶輪上碩大的金色眼球也隨之緩緩轉動,將一道猶如實質的金色光線,打在了那座石臺上。

        隨著金光落下,整座石臺光芒一閃,表面那層焦黑痕跡頓時消散開來,變得潔凈如新。

        而其中心那處空白之處,也亮起一片朦朧光芒,絲絲縷縷紋路逐漸浮現而出,狀若花蕊,復雜異常。

        韓立正想仔細查看之時,那空白處的光影卻是快速顫動起來,變得十分不穩定。

        看了片刻,韓立只覺一陣眼花目眩,心中一驚之下,只得無奈地將真言寶輪收回了體內。

        “如何?”蟹道人問道。

        “這處空間實在古怪,許多平凡之物上,雖然蘊含有時間法則之力,卻都極其微弱,我每一次動用真實之眼探查,結果都是模糊一片,全無所用,這方石臺也不例外。”韓立苦笑一聲的說道。

        “你的真言寶輪不在巔峰狀態,或許等其威能全數恢復之后,便能看到這夢隱符紋的全貌了……”蟹道人聞言,思量片刻說道。

        “你所說的,我此前也已經想到了。只是這么一來需要耗費的時間實在太多,冥寒仙府秘境的開啟時間畢竟有限,一旦通往北寒仙域的出口關閉,下次開啟,就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韓立聞言,沉吟說道。

        他目前唯一擔心的便是,如何才能走出現在這困境,當然一旦發現了離開的途徑,他不介意在此再逗留一段時日,畢竟進來的這幾日里,外面究竟發生了什么他都不清楚,但想來那渠靈不會白白耗費大量時間在此守著自己。

        “以你這仙人之軀,壽元近乎無限,何必擔心時間一事?此處天地元氣之濃,絲毫不亞于北寒仙域別處,你大可以在此安心修煉,等到秘境下一次開啟便是了。”蟹道人突然說道。

        聽蟹道人這么一說,韓立目光微閃,陷入了沉思。

        之前招惹了北寒仙宮這樣的龐然大物,他的處境本就不妙,現在又被渠靈給惦記上了,加上那個令他毛骨悚然的封天都,他在北寒仙域可算得上是危機重重了。

        相比之下,留在這秘境之中,反而更加安全一些。

        “話雖如此,可這冥寒仙府一旦關閉,秘境之中究竟會有何變故,誰也無法預知。一旦環境惡化,情況只怕比對上渠靈還要不如……”韓立思慮再三,仍是有些擔憂道。

        他沒有說出口的是,自己若真在這秘境中被困上個數十萬年,雖然自己未必會有什么事,但外界的變化恐怕將是天翻地覆的,金童如今正處于渠靈此女的威脅之下,禍福難料,況且他還有不少放不下之人。

        “不論如何,當下是沒法離開這里了。道友不妨先試著恢復寶輪神通,或許用不了太長時間,就足夠看清這夢隱符紋了。”蟹道人點了點頭,如此說道。

        “現如今,也只能先這樣了。”韓立點了點頭說道。

        ……

        時間一晃,又過去了數日。

        這座廢墟小城池的中央,突兀地出現了一片方圓足有數百丈之寬的巨大廣場。

        其中央核心地帶有白色石板鋪就,外圍則被新翻出來的紅褐色泥土覆蓋,當中夾雜著許多碎石瓦礫和窗棱門扉的碎片,顯然是剛剛才被平整出來的。

        而在廣場之上,遍布著一道道極深的溝壑,彼此之間相互勾連,赫然形成了一座紋路繁復至極的巨大法陣。

        此陣名為“周天聚星大陣”,附錄于下半部大周天星元功的末尾,其是輔助修煉此功法的正統法陣,遠非當年的“聚星法陣”之流可以比擬,即使是韓立自己后來改良過的一系列星辰法陣,與之相比,仍然遜色不少。

        周天聚星大陣共有九九八十一個星位,均勻分布在法陣四周,其中各能鑲嵌一枚天星石,用以輔助修煉之人,更加快速的吸收星辰之力。

        韓立估計,若是最開始就使用此陣修煉的話,他的大周天星元功進境時間,至少要縮減一半,但同樣的,需要有足量的天星石,而之后修煉中所要忍受的痛苦,也至少會是之前的兩倍。


  http://www.abaiyr.live/12/12757/2188881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