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四百六十七章 凝煞破境

第四百六十七章 凝煞破境


        小半個時辰后,韓立再度來到了暗室中央,擺出一個蒲團,盤膝坐了下來。

        他伸手探入懷中,取出了進入仙府之后,呼言道人給他的那個儲物袋。

        打開之后,從里面取出了一枚上面鑲嵌著金色紋路的雪白玉簡,神識緩緩沉入其中,仔細查看起來。

        這玉簡之內所記錄的,不是他物,正是《真言化輪經》第四重功法。

        相比于第二重和第三重功法,又是山谷秘境,又是白雀引路,又是殘缺石碑,這第四重功法得來的實在容易了許多,這讓韓立自己都覺得有些不真切。

        不過,他后來也想明白了,那山谷秘境中的殘碑,多半是燭龍道主當年得到的前三重功法本卷,故意放在那里掩人耳目,讓人誤以為燭龍道只藏有這三重。

        至于他手上的這枚玉簡,和之前得到的第一重功法是一樣的,只不過是復制品而已。

        第四重《真言化輪經》的內容,相比前三重更加冗長,也更加艱澀難懂,韓立一頭扎進去苦讀了一個多月,才總算將整個功法通讀了一遍。

        在有了前三重功法修煉的基礎上,他也不過是僅僅是大致弄懂了這重功法的修煉機制,但當中仍是有些關鍵之處,他一時半會兒還弄不明白。

        不過,從中發現的一個特別之處,倒是讓他驚喜萬分。

        原來,從真言化輪經第四重開始,因為修煉者體內已經積攢了不少的時間法則之力,在修煉過程中便能通過感悟,凝練出時間之絲了。

        至于能夠凝練出多少,就要看修煉之人體內存儲法則之力的多少,和其對于時間法則的感悟強弱了。

        接下來的兩個多月時間里,韓立并未急于開始修煉真言化輪經,而是又將前三重功法仔細溫習了一遍,與第四重功法相互聯系,互相映照著參悟了一遍。

        不過這一過程耗時不少,卻收效甚微,對于一些緊要之處的感悟,仍是停滯不前。

        韓立對此毫不意外,也有了充分的心里準備。如今既然還是無法離開,倒不如靜下心來先行修煉,一邊提升修為,再一遍參悟功法,或許還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

        這一日,他在暗室之內靜坐半日后,服下了一枚精進修為的丹藥后,便開始修煉起真言化輪經來。

        其身前一陣金光涌動,真言寶輪悠悠旋轉著,浮現了出來。

        韓立舉目一望,頓時眉頭一挑,露出一抹驚詫之色。

        只見寶輪之上,正有一團時間道紋亮起,閃爍著半透明的光芒。

        韓立瞳孔微微一縮,心中閃過一絲疑惑。

        之前他一直忙于參悟真言化輪經,竟然完全沒有注意到。

        從之前道紋全部消失到現在,至多過去了不過四個月,按理說不應該有道紋恢復的,難道是因為多了那兩道時間法則之絲的緣故?

        時間晶絲實在太過神秘,韓立至今也沒能弄明白其究竟都有何用處,不過若是其能夠加快時間道紋恢復的速度,倒是十足的好消息。

        韓立一時也想不明白,遂收拾了一下心情,開始修煉起真言化輪經來。

        只見其手上法訣掐動,口中響起一陣細碎的吟誦之聲。

        懸在其身前的真言寶輪上蕩漾起陣陣金色光暈,悠悠蕩蕩地漂浮到了他身后,懸停在他頭頂上方,開始大放光明。

        其上投射出的金色光線,立即映滿整個暗室。

        ……

        時光飛逝,轉眼間便過了百余年。

        暗室之內,韓立盤膝靜坐,仿佛一樽石像般一動不動,身體上下卻浮現出淡金色的光芒。

        良久之后,他緩緩睜開眼睛,眼中淡淡的金色光芒略一閃爍,隨即隱入眼底。

        “看這種情況下去,只怕千年都未必能夠順利打通一處仙竅……難不成真的要修煉那玄煞暝靈功?”他的眉頭微微蹙起,神色有些猶豫,喃喃自語道。

        思量片刻之后,他忽然心中一動,低聲喝了一聲“魔光”。

        他身前被映照出來的影子一陣扭曲晃動,向前扭動著拉長了幾分。

        一陣輕微異響在暗室之中響起,一個黑乎乎的人影,從韓立身前的影子中分離脫出,緩緩站立了起來。

        那人影一身黑袍,肌膚黝黑如墨,容貌竟與韓立有幾分相似,一頭黑發披在身后,周身隱隱有黑色魔氣繚繞,卻正是魔光。

        經歷了這么多年時間休養,其似乎已經完全恢復,身上氣息猶勝從前了。

        “韓道友,你總算響起在下了。”魔光嘴角勾起,露出一抹邪魅笑意,緩緩說道。

        一語說罷,他忽然驚覺韓立身上散發的氣息,神色驟然一變。

        韓立將這變化瞧在眼中,卻并未有任何表現,只是淡然說道:

        “這些年來經歷了不少事情,只是一直不適合讓你出現罷了。今日恰巧有一事相詢,還望魔光道友指教。”

        “沒想到上次見過之后,韓道友如今已是一名金仙了,看來魔光挑選主人的眼光,比之前好了不少。韓道友有什么想要問的,就說吧。”魔光笑著說道。

        “對于灰界一事,你有多少了解?”韓立又問道。

        “灰界?這在仙域一直諱莫如深,就是馬良,當年應該也沒有參與多少,所以我知道的并不多,只知道是一處與仙域相當的無垠界域。”魔光思量了片刻說道。

        “那對于煞氣呢?你可有所了解?”韓立有些失望,繼續問道。

        “說到煞氣,你們修士應該比我更了解才是。但凡有行殺戮之舉,便會在體內形成兇煞之氣,就如我們天外魔族殺戮之時,能吸取魔氣一般。只是你們平日里并不會顯化,除非有些人殺戮實在過重,煞氣化虛為實,才會自行顯露出來。”魔光解釋道。

        “那你可曾聽說過,仙界可有何通過煞氣提升修為的功法?”韓立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問道。

        “據我所知,這種功法的確是有的,只不過一般不會有修士主動修煉,據說會影響到后期某一階段的修行晉升,等于無形中給自己加上了一個修行瓶頸,屬于自找苦吃的行徑。”魔光略一沉吟后,緩緩說道。

        韓立聞言,半晌沒有說話,魔光也就靜靜立在一旁,默然打量著他。

        “此番有勞了,等此間事了,我會再與道友一敘的。”韓立抬頭看了一眼魔光,袖袍猛地一揮,魔光的身影便再次虛化,融入了他的影子中。

        “數萬年歲月,實在等不起啊……”

        韓立嘆息一聲后,雙手一掐古怪法訣,周身之上烏光一閃,漫天煞氣頓時洶涌而出,遮蔽了整個暗室。

        隨著其口中吟誦之聲逐漸響起,看似混亂無序如烏云涌動的煞氣,忽然像是被勒住韁繩的野馬,停止了向外圍擴散,反而開始逐漸收縮聚攏起來。

        其顏色變得越來越重,煙氣也變得越來越凝實,朝著韓立的體表附著而去。

        煞氣凝實之后再沾上他的皮膚,韓立頓時就感覺到了異樣之感,心中一緊,卻沒有就此收手停下,而是繼續引著這些煞氣,朝著自己身上的竅穴而去。

        只見這些煞氣如同法力一般,集結一處朝著自己肋下一處竅穴處沖擊而去,一直以來紋絲不動的竅穴,頓時被洶涌而來的煞氣攻入,有了破潰跡象。

        韓立見此,心中一動,當即閉上雙目,潛心修煉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伴隨著一聲輕微聲響從韓立身上傳出,緊接著一道小型漩渦浮現在其肋下,吸引著周圍的天地元氣洶涌而至,汩汩涌入他的那處竅穴之中。

        數十息后,待所有金光異相徹底消失之后,韓立肋下變多出來一個金色光點。

        這第三十七處仙竅終于貫通!

        韓立心念一動,朝著那處仙竅探查而去,只見里面除了凝聚著大量的仙靈力之外,還漂浮著一縷黑色的煞氣,看起來十分淺淡,并無太多異樣。

        他心中稍安,手掌又略一揮動,將真言寶輪招至身前。

        只見寶輪之上,除了不少時間道紋已經恢復之外,在靠近內圈的位置上,又多出來了兩團,總計變作了三百六十二團。

        說起來,自進階金仙之后,這些年他尚無法顧及掌天瓶之事,倒還沒有嘗試繼續通過凝結晶粒增加道紋,唯有等以后離開此地后,再做打算了。

        韓立如此想著,手中法訣一變,默默催動起真言寶輪來,只見其上金光蕩漾,釋放出層層金色漣漪,一切都與原先沒什么兩樣。

        之后的兩日間,韓立沒有續修煉,而是悉心觀察著自身的狀況,再確認沒有什么明顯異常變化后,才逐漸的放下心來。

        服用過丹藥后,他便又踏上了修煉的征程。

        ……

        入定修行,歲月不知,一晃竟是千余載。

        這一日,自打韓立破境成為金仙以來,已經沉寂良久廢墟城池上空,忽然有狂風吹卷,烏云卷動,天地靈氣如江河大潮一般,朝著城中的一個園林內聚涌而來。

        昏暗的天色中,一個方圓幾乎大過整個城池靈氣漩渦憑空生成,如同一個貫通天地的巨大漏斗,瘋狂地將天地元氣灌入園林內一個黑漆漆的大洞中。

        狂涌而入的天地元氣,瞬間灌滿整個甬道,如同一條綿延不絕的江河,涌入地宮深處的一個暗室之中。


  http://www.abaiyr.live/12/12757/2198350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