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四百九十七章 潛入

第四百九十七章 潛入


        “時間法則,法則至尊……嘿嘿,不錯不錯,我二個徒兒。是你殺的吧”封天都身形停在了韓立身前,雙目緊緊盯著韓立,冷笑道。

        “不錯。”韓立神色不變,手腕一轉,輕握住了青竹蜂云劍,口中淡然說道。

        “不要以為學了點時間法則的皮毛就可以囂張跋扈,為所欲為。今日,封某就送你進輪回。”封天都陰沉的說道。

        “好小子,真沒看出來!就憑殺了封老鬼二個徒弟,就值得我請你喝二杯酒。”一旁的呼言道人忍不住調侃道。

        “二瓶。”韓立聞言,笑道。

        “成交!”呼言道人笑了笑,握緊了幾分手中長劍,灑然道。

        這時,歐陽奎山瞥了一眼身后丹爐那邊,出言提醒道:“不好!那兩枚丹藥,也快被那傀儡拿去喂那具活尸了……”

        呼言道人正要說話,就聽韓立開口說道:“你們安心破解禁制,奪取丹藥。我讓這位封大長老見識下,哪怕只是時間法則的皮毛,是如何為所欲為的。”

        說罷,他便一擎手中長劍,身形從呼言道人的火焰靈域中一穿而出,主動朝著封天都迎了上去……

        云霓與歐陽奎山見狀,俱是一怔,紛紛看向了呼言道人。

        “我們去奪丹,不用擔心他。”呼言道人見狀,笑了笑,對云霓兩人說道。

        而后,三人當真就不再去管韓立,而是口唇飛快翕動,商議起如何破解火焰禁制來。

        然而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的是,位于大殿門口不遠處的一座鎖鏈圓塔,忽然一陣歪斜,朝著一側坍塌了下去,盤旋其上的暗紅鎖鏈“嘩啦啦”散落開來,里面竟是空無一物。

        原先被捆縛其中的人,竟然憑空消失了。

        幾乎同時,大殿右側起伏不定的鎖鏈海洋之上,一道人影無聲無息的驀然現身,朝著殿內一角直奔而去,觀其身形,竟赫然是南黎族那名鶴發老嫗。

        此刻,其先前握在手中的那根金杖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塊巴掌大小,形狀極不規則的蠟黃色令牌。

        那令牌之上,密布著層層密集古怪符文,從中傳出陣陣奇異的法則波動。

        老嫗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議,身上籠罩著一層模糊的暗紅色光芒,在殿內拉出一道道赤色殘影,趕在所有人反應過來之前,就已經到了火海禁制前。

        到了近前,其抬手閃電般一拋,那塊令牌便立即飛射而出,一閃即逝的落入了火海之中。

        只見令牌方一飛入火焰之中,立即如同蠟燭一般熔化了開來,當中暗紅色光芒大作,一枚枚符紋從中飛出,融入了周圍火焰之中。

        “這是……”

        呼言道人正欲開始破解火海禁制,看到這一幕,忍不住道。

        另一邊,半空之中“倉啷”之聲大作,一道道暗紅色的鎖鏈,如同一桿桿猩紅血矛般不斷在半空中突刺劃過,化為一片密密麻麻的赤影,將韓立身形籠罩其下。

        韓立單手持青竹蜂云劍,體表銀灰色光芒流轉不停,身形如虛似幻,在半空中來回穿梭躲避,那些密集的暗紅色鎖鏈,竟無法觸碰到其分毫。

        封天都面色愈發陰沉,身形在鎖鏈之上滑行,緊追其后,雙手法訣掐動,籠罩了半座大殿的黑色光幕之中,不斷有縱橫交錯的漆黑鎖鏈朝韓立涌出,將他的活動范圍不斷壓縮。

        “嗖”的一聲響。

        封天都驀然間手指一勾,一道暗紅鎖鏈如毒蛇一般,從韓立腳下驟然探出,尖端閃著凜冽寒光,朝著他的腳踝處突刺而去。

        韓立早有所察,手中長劍向下一掃。

        劍鋒尚未接觸到鎖鏈,一道金色電光從其上迸射而出,化作無數密集的金色電芒,劈打在那道暗紅鎖鏈上。

        “滋啦啦”

        一陣電流涌動之聲響起,那道金色電光瞬間光芒大作,一股股狂暴的金色電流,瞬間從其中瘋狂涌出,如洪流一般將大片鎖鏈吞沒進去,化作了一片金色雷池。

        封天都方一進入雷池范圍,就被密集金芒淹沒,如遭受火烤油烹,發出一聲厲嘯。

        這一聲引得周圍眾人,紛紛側目。

        就連那鶴發老嫗,也將目光從火海禁制上暫時移了過來。

        她雙目之中閃過一絲疑惑之色,看了一眼韓立后,又重新望向火海禁制。

        這時,就見那邊火海之中,被熔化令牌融入的那面火墻之中,火焰居然開始急劇收縮,凝聚成了一枚枚拇指大小的赤紅火苗。

        鶴發老嫗雙目一亮,身形一個閃動,就從火苗間的空隙中穿了進去。

        緊接著,四道身影一閃而至,卻是那四名蒼流宮金仙悄然跟隨其后,身形一閃而至,也想要從那處空洞穿過。

        結果,他們剛一靠近,那些收縮在一起的火焰,就“騰”的一下躥了起來,重新恢復了原狀,差一點就將最前方一人吞沒了進去。

        這一下動靜不小,頓時引起了其余人的注意。

        “那令牌是什么東西……似乎是某種法則之物?”云霓神色微變,疑惑道。

        “難道是火屬性法則之物?”歐陽奎山皺眉問道。

        “不,不會……總之決不是火屬性法則……無論如何,先行破陣吧。”呼言道人眉頭緊皺,搖了搖頭,沉吟道。

        卻說鶴發老嫗方一進入火海禁制,兩道白色人影就已經朝著她追趕而來。

        只見其身上土黃色靈紋光芒大作,手中各持有一柄泛著黃色光暈的制式戰刀,一左一右包抄而來,朝著鶴發老嫗劈砍了過來。

        虛空之中,光芒震蕩,一層層空間漣漪蕩漾而來,一股沉重無比法則波動從左右擠壓而來,就仿佛山壁合攏,將鶴發老嫗擠向中央。

        老嫗只覺周身空氣一緊,但其眼中光芒微閃下,身前一道暗紅色光芒飛射而出,瞬間漲大開來,化作了一片方圓十數丈的靈域,剛剛好將這兩名灰白傀儡包裹了進去。

        只見其手指輕輕一搓動,一道道暗紅色的細線就從虛空各處生出,朝著著灰白傀儡的四肢關節和頭顱各處,彈射而去。

        結果本應堅固無匹的灰白傀儡,體表竟像是豆腐一般,輕而易舉就被暗紅細線貫穿了進去,那模樣看起來就像是兩具提線木偶。

        然而,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它們的動作卻并未受到影響,仍是朝著鶴發老嫗劈砍了過去,兩邊虛空的擠壓,令老嫗身上的衣袍都朝著身體緊貼了上來。

        鶴發老嫗皺紋遍布的眼眸微微一瞇,雙手再一交錯,刺入灰白傀儡后頸的兩根細線驟然繃直,拖拽得它們的頭顱都不由向后一仰。

        “找到了……”她口中輕喃一聲,雙手隨即一陣飛快掐動。

        只見兩具傀儡身形頓時一僵,后頸處有股股土黃色的光芒亮起,順著那兩根暗紅細線不斷向外流去,消散在了虛空之中。

        而隨著這些光芒的流失,灰白傀儡身上的土黃色靈紋,光芒一點一點黯淡了下去,直至最后徹底消失,老嫗周圍擠壓而來的空間法則波動,也隨之消失不見了。

        沒有了土屬性法則之力的庇護,兩具灰白傀儡實力大減,已經完全無法妨礙老嫗了。

        鶴發老嫗身形也未繼續與之糾纏,從它們中間一閃而過,直奔丹爐后方而去。

        那兩具取送丹藥喂食活尸的金色傀儡,似乎感應到了身后來人,同時猛一回頭,同時抬手一拳搗了過去。

        其拳端之上無數雷電符文翻滾,彼此之間隱隱呼應,中央生出一個金色漩渦,里面電閃雷鳴,生出一股奇異地吸引之力,撕扯著老嫗的身形朝著其中落去。

        與此同時,兩邊站立的灰白石像,也紛紛亮起土黃光暈,動了起來。

        很快,那道巨大的黃色棋盤虛影也開始浮現而出。

        “死定了……”蒼流宮金仙老者見狀,眼中閃過一絲譏笑,說道。

        他的話音剛落,就只覺得眼前一花,進接著就看到老嫗的身影,已經從兩名金色傀儡身旁穿梭而過,出現在了擺放金色大椅的石臺下。

        兩名金色傀儡之間的金色漩渦早已消失不見,當中只有一道道纖細如發的金色電絲相互糾纏,卻已經沒有多少威力可言了。

        至于那些灰白傀儡布置出的黃色棋盤虛影,卻是根本沒來得及發動。

        “怎么可能?”

        蒼流宮老者一聲驚呼,引得呼言道人等人也忍不住朝這邊望了過來。

        另一邊,封天都已經從韓立的雷池之中脫出身來,他似乎也終于意識到了眼前之人實力并不簡單,并未繼續追擊,而是與韓立暫時對峙起來。

        兩人被那邊的動靜吸引,也不約而同的偏轉視線,看向那邊。

        結果令眾人十分費解的一幕出現了。

        兩名金仙傀儡手中,依舊各自捧著一枚太乙丹,并未被那鶴發老嫗奪走。

        而那鶴發老嫗,竟是直接走到了石臺之上,翻手取出了一枚黑色丹藥,上面同樣散發著絲絲法則波動。

        “這是……虛元丹!”韓立瞳孔微微一縮,一眼就認出了那枚丹藥正是其親手所煉制的虛元丹,神色復雜地看向那名鶴發老嫗。

        “你要做什么?”封天都也神色驟變,大聲喝道。

        鶴發老嫗聞言,抬頭回首看了眾人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古怪笑意,直接佝僂著身子,扳過那活尸的頭顱,捏著他英俊的臉頰,將那枚虛元丹投了進去。

        “咕嚕”

        活尸喉頭上下一動,那枚丹藥就直接滑入了他的腹中。

        鶴發老嫗肅立一旁,雙目死死盯著活尸,滿眼的期許之色。

        其余眾人或驚愕,或疑惑,全都愣在了當場。


  http://www.abaiyr.live/12/12757/2225077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