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五百九十六章 拼了

第五百九十六章 拼了


        金童本來正一路朝著太乙境噬金仙的臟腑要害位置吞食過去,早已吃得渾身血紅,其牙齒縫隙里,更是掛滿了腥紅肉絲,看起來猙獰異常。

        就在其即將咬穿一層筋肉膈膜,進入噬金仙腹腔內時,其周圍的血肉忽然好似有了靈智一般,朝著它擠壓了過來,當中更裹挾著一股股強大的仙靈力,試圖將她禁錮住。

        然而,吞噬了大量血肉的金童,此刻身上的氣息直逼太乙境中期,其周身金光大作,一道道尖齒狀的光柱從其體表外凸而起,將擠壓來的血肉撐了開來。

        其一口撕咬下去,直接劃破了那層膈膜,身子朝前一傾倒,直接掉進了噬金仙的腹腔。

        太乙境噬金仙心中暴怒不已,此刻卻有些無可奈何,畢竟金童是在它體內作祟,自己時時處處受到掣肘,根本沒辦法采取強力攻擊。

        本來金童進入腹內,對它來說并不算是件壞事。

        噬金蟲與它本就同為一體,肉身相合之后,它便能以自己強大神魂,直接吞噬掉金童的神魂,繼而只需要與其元嬰合并,再融合掉對方的肉體,就已經是大功告成了。

        可偏偏它的神魂方才被韓立以神念囚籠禁錮,為了及早脫困而出消耗過劇,金童連番吞噬之下卻是氣息暴漲。

        此消彼長之下,它頓時沒了吞噬掉金童神魂的底氣,只能暫時蟄伏,等待神魂恢復。

        一念及此,太乙境噬金仙心頭陰霾更重,目光掃向韓立時,怒火幾乎要噴薄而出。

        若是沒有這個令人憎惡的人族在,那小小噬金蟲早就應該與它融為一體,那小小獸族也早該被它夷為平地,那個膽敢將自己置于幻境二十年的家伙,又豈會對自己出手?

        都是因為他!

        太乙境噬金仙目光之中再無他物,唯剩韓立一人,它要殺之泄憤。

        韓立對此自然早有覺悟,在太乙境噬金仙脫困之后,他就已經吞服下了數枚丹藥,一邊恢復著仙靈力,一邊重新穩固自己的神識。

        只見那太乙境噬金仙身上金光驟然一縮,一股灼熱力量從其身上傳來,其體表之外也開始冒起縷縷白色蒸汽。

        蒸汽氤氳之下,周圍虛空都隨之扭曲起來,竟變得有些模糊不清起來。

        韓立雙目之中藍光一閃,還未來得及看清眼前狀況,心頭就猛然一跳。

        他下意識地身形驟然一閃,朝著一旁閃避開去。

        幾乎同一時間,太乙境噬金仙的身影就出現在了他方才站立的地方。

        韓立身形剛一站穩,便有一道晶光劃破虛空的疾射而至。

        他心中大凜,猛地一催真言寶輪,使得其在體內猛一逆轉,身形驟然一個模糊,再次消失在了原地。

        真言寶輪不知何時似乎恢復了?

        韓立心中頓時一喜,一道球形光幕從他身上驟然擴張開來,化作一道巨大的時間靈域,將整個深淵谷底包裹了起來。

        太乙境噬金仙被那層光幕掃過,頓時目光一縮,只覺得周身仿佛籠罩上了一層無形力量,使得這光幕之內空間的時間流速變得緩慢起來。

        相比于真言寶輪,時間靈域雖然范圍廣闊,但減速效果要弱上許多,噬金仙的速度雖然有受到了一定限制,但也只是無法像之前那般急速,韓立稍不注意,仍是有被其追上的風險。

        并且,韓立能夠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真言寶輪也似乎并未完全恢復,隨時都有再次無法催動的可能,所以他只能一邊游走躲避太乙境噬金仙的追殺,一邊以心神聯系催促金童盡快吞食其血肉。

        深淵谷底之內,一青一金兩道光痕來回閃動追逐,以魔光的眼力,也只能看到一道道模糊不清的影跡,斷斷續續地閃爍不停。

        “轟”的一聲巨響!

        深淵之內煙塵四起,一面山壁被噬金仙龐大的身軀撞擊而過,徑直崩碎開來。

        一片巨大無比的山石洪流從上方坍塌而下,發出陣陣滾雷般的轟鳴。

        韓立的身影從塵土煙幕之中一穿而出,足尖在虛空之中一點,身形拔地而起,直沖向深淵上方另一側崖壁上的一座石臺。

        “吼”

        太乙境噬金仙見他又一次躲過追擊,僅剩的耐心也徹底消失,口中再次發出一聲怒吼。

        它沒有再次飛掠追逐,而是蟄伏在地面之上,雙翅劇烈地抖動著,周身之上所有光芒急速收縮,就連那些外放開來的灼熱氣浪也盡數收回,在體表之外凝聚成了一層介于光芒和氣體之間的奇異物質。

        這種物質越聚越多,越凝越實,從中傳出陣陣壓抑至極的古怪波動。

        韓立遠遠看到這一幕,眉頭不禁緊皺起來,心中升起一絲不祥預感。

        而在那噬金仙體內,金童正大口撕咬著它的臟腑,卻突然發現其內臟居然開始劇烈抖動起來,當中一些血肉竟然在震顫之中逐漸汽化,朝著體外逸散而去。

        其體內溫度也突然劇烈升高起來,很快就變得如同火爐一般。

        除此之外,金童還察覺到噬金仙腹內,正有一股很不尋常的強烈壓力升騰,那股氣息波動,令她都覺得有些驚懼。

        難不成……這家伙想要魚死網破自爆軀體?

        一想到這個,金童并未打算離開,而是立即以心神聯系向韓立疾呼:

        “大叔,快跑,這家伙可能要自爆……”

        “金童,快出來!”韓立眉頭緊蹙的飛快回道。

        “不,我要和這家伙拼了!”金童決然道。

        韓立眉頭一緊,一咬牙,體內真輪急速逆轉,身形沖入煞氣之中,朝著上方爆射而去,魔光收到警示,亦緊隨其后。

        兩人身形才剛剛掠起,深淵下方就有一道耀眼白光爆裂開來。

        “轟隆”

        一聲震徹天地的巨響從深淵谷底傳來,一股足以毀天滅地的巨大沖擊波動,頓時橫掃開來,一波接著一波地轟擊在兩側山壁之上。

        “轟隆隆……”

        已經不知多少歲月不曾被光芒照亮的深淵,在這一瞬間,仿佛升起了一輪白日,被炫目的白光填充完滿,明亮無比。

        然而在這白光之中,深淵的山壁開始層層坍塌,如同被洪水沖垮的堤壩一般,不斷向著后方退避開去,一點點消融在了這熾熱的光芒中。

        與此同時,一道巨大無比的白色光柱直沖高空,將無數深淵煞氣燃燒消融,一直沖出了深淵谷口上空近千丈。

        白色光柱之中,一道漆黑人影在光芒沖擊之下,雙腿雙臂張開,整個人如一面風箏漂浮著,渾身皮肉盡數潰爛,上面冒出道道白色蒸汽,看起來整個人都像是要熔化了一般。

        而在他的脊背之上,另有一道人影身形縮成一團,周身裹在青光之中,絲毫沒有受到半點白光的沖擊。

        兩道人影升出深淵范圍之后,立即朝著左側橫移開去十數里,飛出了白光范圍。

        他們二人自然正是從深淵內死里逃生的韓立和魔光。

        韓立懸停在一旁,看著渾身凄慘無比的魔光,問道:“你如何,可還撐得住?”

        “嘿嘿,韓道友,又給你賭贏了……”已經完全不成人形的魔光,慘然一笑,說道。

        其聲音低沉,顯得十分虛弱,顯然受傷不輕,而其皮肉盡失的臉頰上,兩排森森白齒咧開一個巨大的弧度,更是看得人毛骨悚然。

        方才那白光爆炸之時,速度實在太快,他們根本來不及逃出。

        千鈞一發之際,他們只得冒死賭了一把,以那灰仙尸體作為盾牌抵擋白光,輔之以韓立的時間靈域,來盡可能減輕白光的沖擊。

        結果才飛出了數百里,韓立的時間靈域就支撐不住崩潰開來,最終還是靠著灰仙尸體才強撐著飛了出來。

        韓立通過神魂聯系,能夠感受到魔光受損不輕,但見其還能笑得出來,便知不會有性命之憂,復又上下打量了一眼灰仙尸體,心中越發覺得這身軀并不簡單。

        就在這時,下方大地傳來陣陣“轟隆”之聲。

        韓立俯瞰下方,就見地面煙塵滾滾,大地不斷坍縮,原本的深淵正在逐步擴大,變成了一片巨大無比的陷坑盆地。

        距離深淵不遠的那座樹妖棲息的山谷,也在滾滾煙塵之中塌陷下去,埋入了大地之中,被升騰而上的滾滾煞氣淹沒了進去。

        一陣陣古怪嘶吼隨即從中傳出,持續片刻之后,又消失不見了。

        魔光眼見下方煞氣不斷上涌,身形立即一閃,沖入了滾滾煞氣之中。

        只見絲絲縷縷煞氣涌入體內,其體表皮膚開始逐漸重生,不管內里如何,外表傷勢倒是一點一點的修復了起來。

        就在這時,韓立目光突然一轉,朝著下方煙塵四起的大地望去。

        只見滾滾煙塵和煞氣之中,一道巨大陰影從中驀然升起,太乙境噬金仙的身形從中疾飛而出,再次朝著韓立撲了上來。

        “為…何…你…還…不…死!”

        一聲怒吼從太乙境噬金仙口中傳出,一字一頓,里面滿是不甘和怨恨。

        “真是陰魂不散……”韓立也暗罵一句,身形急速遠遁。

        就在此時,金童的聲音再次響起:

        “大叔,你再堅持一下,待我咬斷它的心脈,就能……”

        不知為何,其話語還沒說完,就突然又戛然而止了。


  http://www.abaiyr.live/12/12757/2310899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