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九百九十七章 敗絮其中

第九百九十七章 敗絮其中


  大祭司見狀,手掌一揮,殿中的水池之內浪花翻滾,一張白玉石床從中緩緩升了起來。

  啼魂平躺在石床上,面上神情平靜,胸前并無起伏,渾身上下沒有半點氣息流露,看起來就如同一具保存完美的尸身。

  大祭司緩緩抬步走上前去,伸手將頭上斗篷的帽兜摘下,露出來的竟是一張絕美無暇的少年面孔,只是其膚色煞白,全無血色,看起來多少失了幾分顏色。

  他目光從啼魂身上掃視一遍后,說道:“韓道友,煩請先將這姑娘身上的傀儡禁制祛除。”

  韓立點了點頭,走上前去,雙手掐動法訣,掌心之中凝出一團白色的星辰之力,從她頭頂百匯穴開始,依次走頸過肩,一直來到足底涌泉穴。

  每過一處時,其體內便有白光閃動,一根根只有牙簽粗細,表面卻刻滿復雜符紋的白色骨針便破體而出,被韓立收入了手中。

  骨針收起之后,啼魂的眉頭突然皺了起來,身子猛地一縮,渾身劇烈顫動起來。

  與此同時,其身上原本的氣息這才再次流露出來。

  “這是……”大祭司察覺到啼魂身上的氣息后,神色陡然一變,叫道。

  “大祭司莫要驚訝,啼魂她的確并非人類,本體乃是你們口中慣稱的一種名為‘刑獸’的天地異獸。”韓立見狀,開口說道。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那就怪不得了……”大祭司聽聞此言,好似恍然開悟道。

  “大祭司這是何意?”韓立眉頭一皺,問道。

  “刑獸作為天地異獸中的一種,雖說不是什么真靈種屬,實際上卻更加珍惜罕見,其體內擁有的本源法則之力,乃是世間三大至尊法則之一的輪回法則。方才她被封魂針封住全身,我尚察覺不到,可此刻封針已祛,卻仍察覺不到她體內有絲毫本源之力,這大概就是她為何會陷入昏迷之中的緣故了吧?”大祭司沉吟片刻,說道。

  “大祭司所言不錯,當正初因為一場變故,她受到了某種法則之力波及,之后就成了這樣。”韓立聽罷,忙點頭說道。

  “看來沒錯了,當初她應該就是被輪回法則之力波及,才導致她體內的本源之力陷入沉睡當中,只要同樣以輪回法則之力渡入其丹田之內,將之喚醒即可。”大祭司如此說道。

  “就這么簡單?”韓立面露遲疑之色,有些難以置信道。

  “韓道友可知道這輪回法則修煉,難度比之空間法則尤甚,就是時間法則都未必能比得上。而想要控制輪回法則之力,更是一件難上加難的事情,稍有不慎,便是后果難料。”大祭司嗓音沙啞,看向韓立說道。

  “我只知三大至尊法則之力,之所以能夠力壓世間其他法則一頭,皆是因其在各自所覆蓋之領域,占據絕對的主導地位,所需機緣和天賦要求極為苛刻,故而修習的人數也是少之又少。莫非大祭司修煉的便是輪回法則之力?”韓立有些詫異的問道。

  “實不相瞞,我之所以能夠擔任這大祭司一職,是因我掌握著一門天元卜算之術,算是大預言術下屬門類中的一種。通過運用此術,我能借用一部分輪回法則之力,來預測未來將要發生的事情,但究其本根,算不上掌握輪回法則之力。”大祭司淡淡一笑,說道。

  “原來如此,這么說來……大祭司便是要借用這部分力量,來幫助啼魂喚醒本源之力吧?”韓立恍然道。

  “不錯,只要……”

  大祭司話沒說完,神色突然一變,韓立也忙皺眉看去。

  只見躺在白玉石床上的啼魂,忽然身軀一松,不再蜷縮著身子,平躺了下來,其眉心處一道幽光亮起,竟有絲絲縷縷的白色光線從中冒了出來,就如同柳絮一般飄散開來。

  “這是怎么回事!她的神魂為何會逸散而出?”韓立神色驟變,忙問道。

  “不奇怪,體內本源之力一失,神魂便如無根浮萍,最多只能在體內逗留一段時間,之后便會開始不斷逸散。先前那一百零八根封魂針用得極妙,將她的神魂緊鎖于身,不至于失了固攝,流散開來。只是封魂針原是用來將活人煉成傀儡操控的手段,對神魂本就有損傷,你這封魂針一去,現在自然就要加倍地流失了……”大祭司搖了搖頭,說道。

  韓立聞言,體內煉神術驟然運轉,并指在自己眉心處一點,猛地朝前一牽引,一道神念晶線立即飛射而出,沒入了啼魂眉心。

  其眉心處白光一閃,那絲絲縷縷流散出來的白色光線,這才消失不見了。

  “還請大祭司立即救她。”韓立面色一凝,轉身抱拳說道。

  “施救期間不可中斷,你替我護法一二。”大祭司點了點頭,開口說道。

  “大祭司放心施救,絕不會有任何干擾。”韓立鄭重道。

  大祭司不再多言,隨即來到白玉石床另一頭,站在了啼魂頭顱后方,雙手在身前合十,如同祈拜天地一般敬告四方,而后雙手一開,如同撒錢一般朝前一揮。

  只見其掌心處一道血花飚射而出,化作五朵血色梅花,點滴落在了啼魂額頭之上,而起手掌中央也如龜甲一般裂開諸多扭曲紋路。

  與此同時,他的身后一道模糊的紅色光暈浮現而出,身上衣袍無風自鼓,嘩啦啦飄搖而起,一股韓立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法則氣息,從中傳了出來。

  這時,韓立忽然瞥見大祭司衣袍之下裸露出來的皮膚,頓時有一股惡心欲吐的感覺悠然而生。

  原來在那俊美臉龐下,其體表皮膚上竟然生著一塊塊碩大的濃瘡傷疤,大多膿液外溢,上面青紫一片,混合著許多黃褐色的粘液,看起來甚是惡心。

  這些傷疤一看就知,大多都是陳年舊傷,有的已經徹底結痂,留下了一個個碩大的,如同癭瘤一樣的瘢痕,有的則只在傷口外圍結出了一圈干痂,有的則還正有膿液外溢而出。

  大祭司的身軀之所以看起來如此臃腫肥胖,事實上,更多就是因為這些布滿全身的癭瘤瘰疬,韓立此刻再看他的俊秀面容時,不禁有些感慨。

  先前因為此地彌漫著濃郁的藥味,加之衣袍遮蔽,韓立并未察覺到有什么異樣氣味,可到了此刻,一股腐敗難聞的氣味,也隨之從大祭司的身上傳了出來。

  “韓道友,若是難以忍受,可先去殿外把守,治療怕是需要至少持續一個時辰。”這時,大祭司的聲音忽然從韓立識海之中響起。

  “無妨。”韓立只是干凈利落地回了一句,就再無多話。

  大祭司遂也不再言語。

  然而不過十數息后,韓立便眉頭一皺,又開口說道:“看來還不得不去外面了……”

  “韓道友放心去,不要讓人闖進來就行。”大祭司囑咐道。

  “有勞了。”韓立抱拳施了一禮,身形一閃,就來到了大殿門外。

  只見遠處漆黑夜空之中,幾道遁光刺破夜幕,落身在了韓立十數丈外。

  為首一人,滿頭雪白長發梳理得一絲不茍,高高挽在頭頂,以攢珠寶冠束好,其眼眸幽紫,容貌俊美,眉眼與石穿空頗為相似,確診是他的三哥石破空。

  在其身后,則還跟著兩名魔族男子,其一身高丈許,形如鐵塔,面上帶著半張金屬面頰,只將鼻子和嘴巴覆蓋,臉上筋肉橫生,一副兇神惡煞的模樣。

  另一人身材消瘦,身著青色長袍,乃是一名頭發花白的溫和老者,臉上掛著淡淡笑意,雙手負在身后,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尋常市井的教書先生。

  韓立神識驟然釋放開來,將周圍這方天地籠罩了進去,一查之下,發現附近除了宮中本就有的一些巡邏甲士之外,竟然只來了眼前這三人。

  其中鐵塔男子身上流露出來的氣息驚人,卻是三人當中最低的一個,不過是太乙中期修為而已,石破空自己雖然也是太乙中期玉仙,氣息卻更沉穩綿長,猶勝鐵塔男子一分。

  那教書先生模樣的老者,看似最人畜無害,卻是三人當中修為最高的一個,為太乙后期。

  “呵呵,別來無恙啊,厲道友。”石破空雙手略一抱拳,笑著說道。

  “承蒙石道友照顧,沒有死在積鱗空境中。”韓立見他不急著動手,便也笑言道。

  “既然厲道友已經悄悄返回了圣域,那我那位十三弟應該也已經回來了吧?他如今又在何處?”石破空臉上笑容更盛,問道。

  “石穿空一向視你為最親近之人,從未有過與你爭奪之心,你做這些不覺得多余嗎?”韓立神色不變,答非所問道。

  “厲道友是聰明人,難道不知‘所謂不爭,實乃大爭’這句話嗎?況且他爭與不爭意義都不大,這件事情不是他能決定的,也不是我能決定的。”石破空說這句話的時候,神色有些黯淡了幾分,但轉瞬就又恢復如常。

  “你們兄弟爭與不爭,對我來說沒有任何影響,我也不想摻和進去,只要你不來妨礙我,咱們大可以大道朝天,各走一邊。”韓立神色淡然,無所謂道。

  “要我不阻攔你也并無不可,只要你肯告訴我,積鱗空境之中到底發生了什么變故,為何我布置在里面的棋子,全都沒了聲息?”石破空眉頭一皺,問道。


  http://www.abaiyr.live/12/12757/45708869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