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九百六十六章 引雷

第九百六十六章 引雷


  厄膾說罷,身上骨節一陣“嘎嘣”怪響傳出,身形一下拔高數尺,一只手掌從袖中一探而出,也如之前韓立一般,掌心直接壓迫著血色光幕向內凹陷,直接拍擊在了雕像上。

  當其掌心貼住雕像的瞬間,五指立即猛一彎曲,竟是直接刺穿了血色光幕,按在了那鱗獸雕像上。

  伴隨著口中急促的吟誦聲響起,其五指猛一擰轉,那異獸雕像立即隨之猛一震動,身上亮起的血紅光芒隨即變得黯淡了許多。

  只聽“噗”的一聲輕響,那層籠罩在秦源身外的血繭突然破裂了開來。

  厄膾單手一掐法訣,另一手隔空在血陣之中一攪,一道血色霞光立即纏繞而上,凝成了一只巨大的血色巨手,猛然探了上去,朝著秦源抓了過去。

  韓立看到這一幕,正想出手阻止時,心中猛然一悸,立即仰頭朝著高空中望去。

  在他發現異樣的同時,厄膾也立即反應了過來,仰頭望向了高空。

  只見此刻破開許多大洞的屋頂上方,已經看不到半點黃色云海,有的只是一片燦爛無比的銀色華光,如同瀑布一般垂落了下來。

  “滋啦啦……”

  高空之中,仿佛有九天雷池忽然傾倒,所有銀光雷電漿液從中潑灑而出,朝著大殿中直直澆灌了下來。

  “轟隆隆”

  伴隨著一聲震天轟鳴,所有雷電漿液竟然驀地一凝,化作一道粗壯無比的雷電光柱猛地轟砸而下,竟是不偏不倚,直接朝著厄膾頭頂灌注而去。

  雷電光柱上電網纏繞,不斷有粗壯電絲彈射而出,當中有陣陣好似龍吟般的聲音響起,其所展現出來的威勢一覽無余。

  韓立見狀,忙暗中控制法陣,身形飄移,向后撤開十數丈。

  厄膾眼中驚疑之色一閃而過,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大手一扯,將剛被自己抓在手中的秦源向上一拋,直接撞擊在了雷電光柱之上。

  “轟”的一聲爆鳴傳來。

  秦源來不及發出半聲慘呼,身軀就直接在一片銀色光電之中直接化為了灰燼,連元嬰都未及逃出分毫。

  大片銀色電光炸裂開來,化作一片耀眼白光,整個大殿被照得一片雪亮,幾乎所有人都忍不住向后退開一步,遮住了自己的雙眼。

  誰都沒有注意到,一直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的晨陽,艱難地從懷中取出了一塊巴掌大小的黑色圓鏡,手上染著血跡在其上滑動了幾下,嘴唇隨之微微開合了幾下。

  像是與之呼應一般,厄膾的身上也隨即浮現出來一道環形白光。

  只見那片已經散開的電光,突然再度一凝,重新化作了一道雷電光柱,威勢竟好似絲毫沒有衰減一樣,再次朝著厄膾身上劈了下來。

  厄膾神色陰沉如水,也顧不得再對付韓立,連忙一點腳尖向后暴退開十數丈。

  眼看那道電光一劈不中,即將墜地的瞬間,竟然去勢不減地猛一轉彎,再次奔著厄膾追了上去。

  厄膾眉頭一皺,再次身形一閃,躲避了開來。

  然而,那電光竟然好似受到牽引一樣,也再次轉變方向,繼續向他追了過來。

  厄膾目光一轉,無意間瞥見晨陽身下壓著的半塊黑色圓鏡,眼中怒意一閃,身形騰空閃避之際,一手探入懷中,取出來了一塊巴掌大小的圓形小鏡。

  那小鏡子除了顏色截然不同之外,制形與晨陽的黑鏡完全沒有任何區別。

  “好小子,竟然從百余年前就開始算計我了,還給你。”厄膾口中暴喝一聲,抬手一拋,就將那塊白色圓鏡扔向了趴在地上的晨陽。

  圓鏡“啪”的一聲摔在地上,滾了三滾,來到了晨陽身邊。

  鏡面上白光一閃,從上反射出一片白色弧光,竟然依舊如跗骨之蛆一般打在厄膾身上,任他如何閃躲,都根本甩脫不開。

  “哼,你佩戴這么多年,陰陽引雷鏡上早已經沾染滿了你的氣息,躲不掉了……”晨陽艱難抬起頭,朝這邊望了過來,冷笑著說道。

  厄膾聞言,怒火更盛,卻根本無暇對他出手,那道雷電追趕得實在太緊。

  朱子元等人都不知道這莫名其妙地雷電,究竟從何處而來,竟能將厄膾逼得如此狼狽?

  石穿空幾人則紛紛默默念著:“快點,再快點……”

  連番躲避之后,眼見雷電速度和威能并無任何衰減,厄膾眼中閃過一絲果決之色。

  只見其飛落在了前殿三座石拱橋前,身形猛然一止,身上白光耀眼奪目,一千余處玄竅紛紛亮了起來。

  其身上似有一股肉眼可見的護體罡氣外放而出,如熾烈白焰一樣籠罩住了他的全身。

  “來啊……”

  他口中發出一聲暴喝,身形驟然一轉,抬起一拳朝著那直沖而來的雷電,猛砸了過去。

  “轟隆”一聲巨響!

  一片銀色電光驟然炸裂,化作一團球形閃電,直接將厄膾的身形吞沒了進去。

  四周虛空中,銀色電流狂躥不止,引得空間都有些不穩定地劇烈波動起來,道道肉眼可見的空間裂隙不斷生出,又不斷彌合。

  血色光幕巨顫不已,幾乎都要被撕裂開來,好在大陣及時吸取血肉之力作為補益,才沒有真的崩潰。

  韓立心中震撼不已,再次仰頭望向高空,但見那里黃色云海重新浮現,當中一個黑漆漆的大洞還在不斷盤旋著,看不出來當中是否還會有雷電砸落。

  他目光一凝,立即全力催動大陣,加倍吸收泣血大陣當中的血肉之力,同時心神緊繃,也做好了隨時撤離逃跑的準備。

  十數息后,那道巨大球形閃電終于潰散開來。

  所有銀色電絲逐漸消散開來,籠罩其中的厄膾身影也重新顯現了出來。

  他仍然保持著站立姿態,渾身上下的玄竅,好似夜幕星辰一般閃爍不定,只有那條與雷電光柱正面接觸的右臂,整個好似化為了黑色焦炭一樣,上面不斷有黑色余燼飄落。

  “呼……”

  厄膾長呼出了一口氣,口中便有一股白煙噴涌而出。

  他右肩猛地一震,整條手臂便化作一片黑色灰燼,潰散了開來。

  但很快,其手臂斷裂的地方就有一片白光噴涌而出,將整個傷口覆蓋,血肉骨骼就在其上寸寸生出,竟是在數息之間就恢復了原狀。

  ……

  厄膾此刻面頰血紅,身上耀眼的玄竅光芒一閃消失,露出他的身體。

  他的身體赫然也殷紅如血,更暴突出一根根青筋,仿佛無數青蟒盤踞周身,看起來極為可怖。

  “朧胄術!”血陣之內,韓立面色一動。

  下一刻,厄膾身上血色瞬間消退,面色陡然變得蒼白如紙,腳步也變得踉蹌不穩。

  不僅如此,他身上所有的玄竅“嗤”的一聲,向外噴出道道血絲,隨即飛快黯淡下去,口中也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

  他雖然及時施展朧胄術,抵擋住了那道雷電,但那道驚天雷電威力實在太可怕,將他全身玄竅盡數被震傷。

  “城主!”朱子元和朱子清飛奔過來,一左一右的扶住厄膾,滿臉擔憂之色。

  厄膾沒有理會二人,朝著頭頂望去。

  “厄道友,多日不見,別來無恙吧。”

  就在此刻,伴隨著一陣咯咯嬌笑聲,七道人影從屋頂大洞中躍下,當先一人白裙拖曳,身姿曼妙,正是沙心。

  那名面帶黑紗的黑裙女子也在,緊跟在沙心旁邊。

  其他五人正是卓戈,武云,彪形大漢,還有兩個身穿黑甲的光頭男子。

  厄膾眼睛一瞇,似乎對于沙心等人的出現并未感到驚訝,推開朱子元二人,站穩了身體。

  一旁的孫圖等人看到傀城諸人出現,都是大吃一驚。

  血陣之中,韓立看到傀城諸人,眼中也閃過一絲驚色,他的視線在黑裙女子身上略一停留,立刻便又移開,面上仍舊表現出一副痛不欲生的樣子,暗中則瘋狂的催動體內小綠瓶吸收下方涌來的血肉之力。

  傀城諸人落在地上,看清殿內情況,尤其是巨大血陣,還有里面的韓立,神情也都是一動。

  黑裙女子美眸中映照著血陣內凄慘的韓立,嬌軀突然震顫了一下,眸中泛起奇異的光芒,黑紗下的檀口微張,似乎要說什么。

  就在這時,她眉心處忽的浮現出數道金紋,雙目變得恍惚,但隨即立刻又恢復正常,不過其眸中的異色已經消失無蹤,一派平靜。

  黑裙女子的變化只是一瞬,在場眾人都沒有注意到,但韓立一直在暗中留意黑裙女子,卻清楚的看在眼中,頓時一怔。

  就在這時,兩道人影閃過,掠到沙心等人身旁,卻是晨陽和軒轅行。

  晨陽此刻面上浮現出一層明亮血光,似乎服用了某種丹藥,竟然回復了行動能力,只是行動之間,隱隱還有些不穩。

  “晨道友,多年謀劃,今日終于一舉而成,你當推首功!”卓戈哈哈大笑,面露興奮之色。

  “僥幸得手,多虧了沙心城主巧妙安排,趁著我當年初登青羊城主之時,將這陰雷鏡以貢品送于厄膾。此鏡內蘊含的陰雷之力具有淬體作用,對其修煉大有助益,厄膾定然會貼身佩戴,一切果然正如城主所料!”晨陽笑著說道。

  “軒轅你潛伏玄城多年,也辛苦了,之后自有重賞。”卓戈又對軒轅行說道。

  “能為城主分憂,乃是屬下的榮幸,不敢討賞!”軒轅行恭敬的說道。

  “好,好,好!原來你們早就勾結,從那時起就開始布局,當真智謀深遠!”厄膾聽聞晨陽幾人對話,面色難看之極,寒聲說道。


  http://www.abaiyr.live/12/12757/46065841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