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九百二十二章 共筑星舟

第九百二十二章 共筑星舟


  傍晚,韓立與骨千尋出了營帳,一起來到了峽谷入口處。

  “厄城主帶著六花夫人,與沙心城主會面去了?”韓立目光掃向峽谷深處,突然開口問道

  “不錯,讓我們安營扎寨之后沒多久,他們就一齊離開了。”骨千尋也望著眼前的峽谷,說道。

  “看樣子,是要從這里作為突破口了。”韓立沉吟片刻后,緩緩說道。

  “這里環境特殊,空間風暴比別處弱了不少。”骨千尋不置可否的說道。

  “轟隆隆……”

  骨千尋話音剛落,一陣滾雷般的聲響便從峽谷中傳了出來。

  兩人聞聲,同時朝著峽谷中張望而去,就見里面正有道道赤紅火焰從大地升騰而起,又有陣陣藍色寒風呼嘯而出,兩者相互交融,頓時如油鍋濺水般發生劇烈反應。

  冰火兩重天的劇烈激蕩之下,一股股氣勢可怖的白色颶風從中生出,朝四周席卷而開。

  在峽谷兩側狹隘的地勢夾擊下,那股股白色颶風垂直朝著峽谷上方升騰而起,竟然能夠與籠罩其上的空間風暴相抗衡,將之沖散了不少。

  “利用這颶風制造出的通道,的確能夠有一定的幾率通過,但風險依舊很大,反正憑我們這樣的血肉之軀,強行沖過的話,多半還是個死。”韓立皺眉道。

  “其實你不必太過擔憂,厄城主能帶著我們到此處,應該是有所準備的,定不會讓我們以肉身穿越的。等他們會過面之后,這橫渡之法應該也就能水落石出了。”骨千尋輕笑道。

  “呵呵,我就不操這份閑心了……”韓立笑著說道。

  他臉上全然是一副放松神色,目光卻透過空間風暴薄弱之處,在那黑淵的另一端,看到了一片散發著白色光芒的大陸。

  那里便是“大墟”嗎?

  一夜時間很快過去,第二天一大早,韓立等人剛剛從帳篷中出來,便被叫到了一處空地。

  “相信大家都親眼見識到了黑淵的危險,單靠我們玄城一城之力,想要橫渡太過困難,只有兩城合作才能克服此處難關。大事為重,接下來你們須收斂行徑,不可再和傀城的人起沖突,一切等進入大墟再說。”厄膾看著玄城眾人,沉聲說道。

  眾人聞言,雖然有些人心中不甘愿,卻也沒有提出異議,紛紛出聲附和。

  “敢問城主,我們要如何橫渡黑淵?”白巖城主孫圖問道。

  其他人也望了過來,此處黑淵上空的空間風暴雖然稀少,但仍然危險無比。

  “呵呵,你們放心,我早已和六花道友,還有傀城的沙心城主商量好了一切。”厄膾淡淡一笑,看了旁邊的六花夫人一眼。

  “正如諸位所見,黑淵的危險主要是強大的吞噬之力,還有上方的空間風暴,好在此地的特殊環境,使得空間風暴稀少了很多。老夫和厄城主,傀城沙心商量之后,設計出了一艘星隼飛舟,利用我擅長的星辰禁制,再加上傀城的傀儡機關之力,足以橫渡黑淵。”六花夫人上前一步,說道。

  玄城眾人乍聽此話,雖然心中并沒有太大感覺,卻也紛紛點頭。

  “星隼飛舟的本體,交由傀城的人制作了,我們玄城的則負責在飛舟上刻錄禁制。接下來你們都聽從六花道友的指派行事。”厄膾吩咐道。

  玄城眾人聞言,齊聲答應了一聲。

  厄膾接下來沒有再說什么,向六花夫人低聲交代了一下,便不再理會這邊,將晨陽四個城主叫到了一旁,傳音商議起了事情。

  與此同時,傀城那里也開始忙碌了起來,只見其清理出了一大片空地,取出各種材料開始制作飛舟。

  韓立朝厄膾五人,還有傀城那里望了兩眼,心中念頭轉動。

  不過他很快便收起心思,因為六花夫人已經開始給他們分配工作。

  六花夫人抬手連點向眾人,點了三四個人,道:“刻錄禁制陣紋,需要使用一種特殊的星液,你們幾個負責調配,材料和調配之法都在這里。”

  “是。”幾人齊聲答應。

  “至于你們幾個,處理這些材料。”六花夫人又向另外幾人吩咐道。

  “你們兩個……”

  六花夫人隨手指點,很快給玄城諸人都分配了任務,眾人立刻開始忙碌起來。

  不過有四個人被留在了原地,沒有被指派任務,韓立正是其中之一,軒轅行也在其中。

  其他兩人其中一個卻是一名身材高瘦,滿頭黃發的青年,此人是白巖城麾下,還有一個是玄城的矮胖男子。

  韓立對這二人并不熟悉,僅僅在五城會武上知道二人的名字,白巖城那人叫呂岡,玄城的矮胖男子叫梁筏。

  “六花前輩,我們四人做什么?”韓立問道。

  “我看得出,你們四人的神識之力都頗為龐大,你們的工作是最重要的,助我刻錄禁制陣紋。”六花夫人掃了四人一眼,說道。

  韓立聽聞此話,心中暗喜。

  他對六花夫人等人設計的這個星隼飛舟頗為好奇,負責刻錄陣紋的話,便可以更加近距離的接觸此飛舟了,這可是煉器之道的最核心之處。

  “六花前輩,并非在下推脫,我對煉器一竅不通,刻錄陣紋乃是極其重要的事情,在下實在沒有把握,若是刻錄時出了什么紕漏,恐怕會誤了大事。據我所知,其他同行之人里有幾位道友研究過煉器之道,不如換成他們相助您吧。”軒轅行卻遲疑了一下,拱手說道。

  “哼!刻錄我的星辰陣紋對神識要求很高,你以為隨便哪個阿貓阿狗都可以的嗎?除了你們四人,估計也就四大城主的神識之力達到要求,你既然不想干這活,就過去讓你們青羊城的晨陽來代替你吧。”六花夫人怪眼一翻,大為不滿的說道。

  “六花前輩,晚輩絕無懈怠之意,真的是怕在下笨手笨腳,誤了您的大事。”軒轅行滿臉驚惶,連連拱手的說道。

  “放心吧,我不會讓你們去刻錄多么復雜的陣紋,會交給你們的都是一些零邊角落里的工作,以你們的神識之力,再加上我的指點,足以勝任。”六花夫人看到軒轅行緊張的樣子,心中一樂,面色稍斂,淡淡說道。

  軒轅行聞言不再說什么,其他兩人也面色一松的樣子。

  “你的擔心也不無道理,積鱗空境內刻錄陣紋和外面不同,確實也需要掌握一些技巧才能勝任。這樣,你們過來先練習一下吧。”六花夫人微一沉吟,點頭說道。

  他將四人叫到了一旁,取過四支手指粗,半尺長的骨筆交給四人。

  韓立接過一支骨筆,此物和畫符所用的符筆很是相似,一頭尖銳,似乎用某種鱗獸的牙齒所制,中間隱約能看到一根細弱纖發的孔洞。

  另一頭卻是一根透明囊狀物,里面裝著一些淡銀色的液體,散發出絲絲星辰之力波動。

  “此筆名為星瀾筆,里面的液體正是我剛剛說的星液,積鱗空境內無法使用仙靈力,所以刻錄陣紋時,需要以神識引到這星液灌連陣紋。這玉簡內是一些最簡單的星辰符文,你們先在這些玉板上嘗試刻錄。”六花夫人取出四枚玉簡遞給四人,又取來一些白色玉板交給四人。

  韓立眼睛微亮,神識立刻沒入玉簡內,里面果然有些星辰符文,不過這些符文看起來都很復雜,和他以前見過的任何符文都迥然不同。

  “我的星辰符文和外面的陣紋不同,刻錄起來頗有些困難,下面我傳授你們一些經驗。”六花夫人神情變得莊正,傳音教導起了四人。

  四人急忙凝神靜聽。

  足足一個多時辰之后,六花夫人才停止了教導。

  韓立對于煉器一道本就有不弱的基礎,星辰符文雖然怪異,他倒是很快便領悟。

  軒轅行三人都沒有煉器經驗,所以學的遠比韓立慢,但他們畢竟也都是修為高深之人,逐漸也掌握了其中的的訣竅。

  在六花夫人的安排下,四人每人取過一塊玉板,開始刻畫起來。

  韓立神識沒入星瀾筆中,催動其中的星液,同時手腕移動,在玉板上移動刻畫。

  一道銀光流暢地從筆尖下延伸,印刻在了玉板上。

  他眼中光芒一閃,正以神識催動星瀾筆中的星液,對神識消耗相當大。

  星瀾筆仿佛一個小漩渦,不斷吸收著他的神識之力。

  不過他的神識之力極其龐大,這種程度的消耗,他還支撐的住。

  他神情專注而平靜,手腕柔若無骨的飛快移動,玉板上的銀色紋路逐漸增加,很快形成了一個完整的星辰符文。

  最后一筆刻錄完畢,整個星辰符文驟然一亮,隨即又迅速黯淡下去,恢復如常,但明顯能感覺到一股無形禁制之力在其中流淌。

  “哦,這么快便完成了,看來你在煉器上也有兩下子。”六花夫人面上閃過一絲驚訝。

  “以前確實研究過。”韓立也沒有避諱,說道。

  “這個飛星符文你刻畫的還不錯,星辰之力分部的很均勻,沒有任何問題,你可以嘗試更復雜的符文了。”六花夫人拿過韓立手中的玉板看了看,說道。

  韓立點點頭,神識沒入玉簡內,去鉆研起更復雜的符文來。

  和韓立相比起來,軒轅行三人要差不少,嘗試了四五次后,才刻畫出一個星辰符文。

  六花夫人按捺住不耐的心緒,詳細指點三人的不足之處,倒也讓三人的技藝飛快進步。

  而韓立對于那些星辰符文領悟極快,除了一些艱難瓶頸,其他地方根本無需六花夫人指點,讓其省心不少。


  http://www.abaiyr.live/12/12757/46443733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