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八百七十六章 功法互換

第八百七十六章 功法互換


  會議持續了約莫一炷香的時間,那扇關閉的石門才緩緩打開,五名隊長一先一后走了出來,雖然沒有彼此交流,但每個人的臉上都掛著興奮的笑容。

  待其全都離開之后,通往這邊的甬道暗處,晨陽的身影緩緩從中走出,目光漠然,眼底深處閃過一抹陰冷,扭頭朝著地上輕啐了一口。

  另一邊,剛剛結束了玄斗的韓立,從通道里剛走出來,就看到毒龍正站在門外等著他。

  “今天這副狀態可沒辦法幫你治療,還是等我修養一陣之后再說吧。”韓立苦笑了一聲,說道。

  “行了,在我跟前就別裝了,以你的實力擊殺一頭烏鱗象,不至于受多重的傷勢。如今就是讓我下場跟你玄斗,都沒有多少把握能勝過你了。只是我很好奇,你究竟開辟出了多少玄竅?四十五,還是四十七?”毒龍擺了擺手,問道。

  “就算受傷不重,也不能堵著我今日就給你療傷。說實話,你的那處隱憂已經沒有大礙了,即使不再有我從旁輔助,也已經影響不到你了,這一點你自己應該也感覺得到。”韓立眉頭微皺的說道。

  “我在這里等你,不是為了這個。”毒龍擺了擺手,說道。

  “哦,那是為何?”韓立疑惑道。

  “今日玄斗場各區的一些戰力靠前的精英玄斗士,會集中一處舉辦一次小型交換會,與會之人可以用玄點,煉體的功法,或者別的物品來相互交換。另外,也可以相互交流一些修煉經驗。你可有興趣參加?”毒龍湊近了一些,說道。

  “還有這種事情?城主府不會過問嗎?”韓立心中一動,問道。

  “對于此類事情,城主府實際上一直都是鼓勵的,畢竟這種交流會能夠促進玄斗士實力的提升,一定程度上也提升了玄斗場戰的觀賞性,對城主府也是有益的。”毒龍笑著解釋道。

  “原來如此。”韓立點了點頭道。

  “況且,各區精英玄斗士,也不全是我們這些沒有自由身的。還有相當一部分人,是自愿來此磨煉自己和精進修為的。他們擁有更多的自由空間,也有一些和外界聯系的隱秘通道,所以他們手中掌握的東西,可遠非我們所能相比。”毒龍繼續說道。

  “如此說來,這倒是個互通有無的好機會,我隨你去瞧瞧。”韓立笑著說道。

  毒龍沒有再說什么,點了點頭。

  兩人沿著玄斗場內的通道一路前行,穿過了整個第九區的地方,最終來到了第一區。

  沿途經過各區分隔區域時,一些城主府甲士總會攔上一攔,但當發現毒龍和韓立的身份后,便又會立即放行。

  “看來成為一區首席玄斗士,還是有許多便利之處的。”韓立一邊走著,一邊笑道。

  “也不需要一定是首席,只要實力夠強就行了。你若不刻意藏拙,再打上幾場精彩玄斗,也就不需要我引路,就有資格參加這交換會了。”毒龍嘿嘿一聲的說道。

  韓立不愿與他在這個問題上糾纏,遂開口問道:“過了這么多年,還是沒有石空他們的消息嗎?”

  “你說的那名美貌女子,依我看是真的沒有在青羊城出現過。而那位石空道友似乎也被刻意隱藏了起來,一點消息都探聽不到。只有那位蟹道人,據說如今是跟在晨陽身邊了。”毒龍聽罷,嘆息了一聲,說道。

  韓立聞言,便也沉默了下來,他原是來這積鱗空境尋找紫靈的,卻不想被囚禁于此,一晃就過去了這么些年。

  毒龍見狀,知道任何言語安慰都意義不大,便也不再多言。

  兩人就這么沉默著,來到了第一區內的一座寬敞大廳。

  一進到那座大廳內,韓立就聽到一陣嘈雜聲響,緊接著就看到了一副宛如市井集市的熱鬧景象。

  只見大廳之內人影綽綽,地面上被人為地劃分出了一塊塊攤位,上面擺放著琳瑯滿目地各式物品,其中既有各類鱗獸骨骼制成的兵刃,同樣亦有鱗獸鱗片制成的鎧甲,當中還不乏一些骨制和石質的大小匣子,里面裝著各類珍稀的丹藥。

  “之前看中了孫冰河的一柄鱗獸骨刀,這次也不知道他肯不肯出售,我要先去找找他,你同我一起嗎?”毒龍目光在人群中掃視著,開口說道。

  “不用了,我暫時還不知道要買些什么,自己先隨便逛逛吧。”韓立搖了搖頭道。

  毒龍點了點頭,便先行一步離開,韓立則沿著各個攤位中間夾著的羊腸小道緩步而行,一邊左右打量著,一邊盤算著是不是要買些什么。

  這些年來,他積攢的玄點數量不少,大多數都用來購置獸核了,對于療傷一類的丹藥需求很少,兵刃鎧甲也很幾乎不會兌換。

  目前他手上唯一的一件兵刃,就是之前使過的那桿白骨長槍了。

  正思量間,就看到前面不遠處,有一名容貌秀麗,肌膚白皙的黃衫女子,正與一個粗手粗腳的黑臉漢子相互交談著。

  這二人韓立都不陌生,一個是這第一區的首席玄斗士骨千尋,另一個,則是第四區赫赫有名的黑面煞神屠剛。

  骨千尋眼角余光瞥見韓立走了過來,便與屠剛言語了一聲,主動朝韓立走來。

  “厲道友,看你這副模樣應該是剛打過一場玄斗,就直接過來了吧?”骨千尋笑吟吟的沖著韓立打招呼道。

  “不錯,若不是毒龍道友引薦,我都不知道還有這樣的交換會。”韓立點點頭,道。

  “呵呵,厲道友的玄斗我也曾觀賞過幾次,跟著押注賭你贏,倒是從屠剛道友他們那里贏來了不少東西。”骨千尋笑道。

  “如此說來,骨道友不是應該拿出點東西,來犒勞在下一二?”韓立笑著調侃道。

  “賭博押注能贏過來,靠的是眼光和運氣,改日厲道友也來觀摩幾場我的玄斗,押注贏回去便是了。”骨千尋如此說道。

  韓立聞言,正想說話,識海之中就又響起了骨千尋的聲音:

  “厲道友,今日來這交換會的,大多都是心有所求。而道友你身上也有一件東西,正是我想要交換得來的。”

  “哦?厲某一介新人,一向身無長物,不知道骨道友瞧中了什么?”韓立眉頭微皺,傳音回道。

  “先前觀看厲道友的諸多比賽,原本一直以為道友修煉的功法太過低劣,以至于玄竅遍開周身,力量卻無法集中爆發。后來才發覺道友有意在凝練雙腿,近些時日以來,道友更是憑借迅捷身法,獲得了一個‘幻影’的名頭,幾乎與毒龍道友并稱第九區雙雄了。由此可見,道友你修煉的這部功法,應該相當了得。”骨千尋傳音說道。

  “骨道友這是想交換我的修煉功法?”韓立眉頭一皺,問道。

  “不錯,我正有此意。”骨千尋點了點頭,回道。

  “骨道友,若是如此的話,只怕要讓你失望了。我修煉的這部《羽化飛升功》得來的機緣有些特殊,恐怕不能用來交換。”韓立聽罷,隨即搖頭道。

  “厲道友莫要急著拒絕,且聽聽我的條件如何?”骨千尋對此并不意外,笑著回道。

  “道友請說。”韓立略一猶豫,說道。

  “一部能夠集中開竅在雙臂上的功法,不知道友感不感興趣?”骨千尋問道。

  “厲某一部羽化飛升功尚且未能修煉通透,要這新的功法作何用處?貪多嚼不爛的道理,我還是很清楚的。”韓立略一猶豫后,說道。

  “厲道友,你的這部《羽化飛升功》,很顯然是一部專注開辟雙腿玄竅的功法,在提升速度一事上的確見長,但對于其他方面只怕裨益就不多了。況且我要拿來與道友交換的也不是什么普通功法,而是以力見長的《大力金剛訣》。”骨千尋繼續說道。

  韓立聽罷,眉頭不經意地一挑,這《大力金剛訣》他先前聽毒龍提起過,知道那是屠剛修煉過的一部功法,威力的確不弱,看來應該也是骨千尋從他那里交換得來的。

  “厲道友,恕在下直言,道友若是只修這《羽化飛升功》,在應對玄階以下鱗獸時可能游刃有余,但卻別想著在地階鱗獸,或者修為更高的玄斗士那邊討得便宜。畢竟等級越高的鱗獸和玄斗士,自身堅韌程度就越強,屆時徒有速度而力量不及的話,也是沒有意義的。”眼見韓立猶豫不決,骨千尋又補充道。

  韓立對此自然一清二楚,他這些年不愿意挑戰地階鱗獸的原因,除了不愿暴露真實玄竅數量以外,其實也有這方面的顧慮。

  “骨道友所言不差,厲某也的確正需要一部類似《大力金剛訣》的功法。只是這《羽化飛升功》得來的機緣特殊,若是這么兌換給道友,實在是有些虧了。”韓立不置可否的說道。

  “實不相瞞,這《大力金剛訣》也是我從別處交換而來的,品秩決計不差,也花費了不少代價,珍貴程度與道友的《羽化飛升功》相差無幾。不過既然道友開口了,我愿意再加三枚玄階鱗獸的獸核,與道友交換如何?”骨千尋頓了頓后,傳音問道。

  “三顆玄階鱗獸的獸核?骨道友怎的如此小氣?厲某能得個幻影之名,全賴這部功法所賜,其品秩怎會和《大力金剛訣》一樣?”韓立眉頭故意高高挑起,有些驚訝道。

  骨千尋聞言,略一猶豫道:

  “那我便大方一回,除了那部功法之外,再加上一顆地階鱗獸的獸核如何?”


  http://www.abaiyr.live/12/12757/46837554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