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八百五十五章 加入玄城?

第八百五十五章 加入玄城?


  “那并未尋常黑云,而是積鱗空境內特有的天災赑風的前兆,每年都會有,只是想不到今年時間提早了這么多。此風非人力可以對抗,我和那幾個同伴在這附近有一處地下據點,快到那里去躲避一下。”晨陽急切的說道。

  “赑風!”石穿空聽聞此話,面色微變了一下。

  “石道友,你聽說過這什么赑風?”韓立心念一動,傳音問道。

  “我以前在三哥藏書室的一本古籍中,看到過這赑風的記載,不過上面也語焉不詳,只說是非常厲害的風災。看這晨陽的模樣,看來確實不容小覷。”石穿空傳音回道。

  “既如此,那就麻煩晨道友了。”韓立心中一動,沖晨陽說道。

  “不必客氣,我們都是被夜陽王朝流放到此地的人,本來就應該互相扶持,二位快隨我來吧。”晨陽急著離開,只淡笑一聲,便要邁步前進。

  “晨道友,麻煩你先解開我這具傀儡的禁制。”韓立忽的開口,將手中蟹道人遞了上去。

  “啊呀,差點忘了此事。”晨陽一拍腦袋,手指在蟹道人手肘關節處一點,拔出一根金針。

  金針長數寸,細若毫發,上面隱約能看到一道道細小無比的紋路,看起來頗為神奇。

  韓立看著這金針,眼中露出一絲好奇。

  “這是龍須針,乃是玄城中的高人開發而出,專門對付各種傀儡。”晨陽口中解釋,手上動作不停,從蟹道人全身各處關節上拔出一根根金針。

  “原來如此。”韓立緩緩頷首。

  當晨陽從蟹道人身上拔出第九根金針,蟹道人活動了一下身體,立刻站了起來。

  晨陽眼見此景,面上露出一絲驚訝。

  “晨道友,怎么了?”韓立問道。

  “被龍須針禁錮過的傀儡,在拔出金針后,一般都需要經過一段時間調整,才能慢慢恢復。厲道友這具傀儡很是不凡啊,剛拔出龍須針,立刻便能站起。”晨陽上下打量蟹道人,說道。

  “可能是被封時間不長的緣故。”韓立含糊其辭的說道。

  “那走吧。”晨陽沒有在這個話題上繼續下去,將金針收了起來,說了一聲,轉身朝著來時的方向快步前進。

  韓立三人跟隨其后。

  約莫一個時辰后,一行四人來到一處山谷。

  此處山谷地勢低洼,而且三面環山,異常隱蔽難尋。

  此刻天空的黑云已經異常濃郁,黑云深處隱約能看到一條條黑色閃電,不停的彈射跳躍。

  而空氣中此刻已經開始出現一陣陣狂風,呼嘯著迎面滾滾而來,發出“嗚嗚嗚”的怪嘯之聲。

  這風力雖然不小,但對韓立他們來說,卻也沒有什么,只是呼嘯而來的狂風中帶著陣陣刺骨寒氣,鋪天蓋地,直刺心肺。

  頂風前進了許久,幾人面色都不太好看。

  好在此刻已經抵達了目的地,晨陽帶著韓立三人在山谷最深處的一處山壁前停下,緊貼山壁的地方擺著一塊灰色巨石。

  晨陽抬手推開巨石,露出了一個山洞,黑幽幽深不見底,朝著地底蔓延。

  “晨大哥,你終于回來了,他們是?”一個身穿骨鎧的紅發男子的身影在洞內竄了出來,先是一喜,繼而面露警惕之色的望著韓立三人。

  “這兩位是厲道友和石道友,他們是剛剛被流放到這里的人,此刻赑風乍起,我帶他們來這里躲避一下。”晨陽說道。

  “原來是這樣,三位道友幸會了,快進來躲避一下吧,現在的赑風只是接近期,真正的赑風比現在要可怕十倍不止。”紅發男子對韓立三人含笑點了點頭,讓開了道路。

  “十倍!”韓立心中暗驚。

  現在的赑風已經讓他感覺頗為難受,威力再增強十倍,只怕以他現在無法動用修為的情況下,一時三刻即便不死,也去了半條命。

  他心中這么想著,跟著晨陽進入了山洞。

  一進入山洞,狂風頓時消失,但空氣中的那種陰寒氣息仍在,只是有山壁隔絕,比外面減弱了不少。

  “方狽,封死入口,你也不要在此守著,一同到下面去,被赑風種的寒氣侵襲了身體,想要驅除就難了。”晨陽對紅發男子說道。

  “是。”紅發男子眸中閃過一絲感動,答應了一聲,開始動手封住山洞入口。

  韓立眼見此景,心中微動。

  晨陽沒有在此多留,帶著韓立三人朝著山洞深處走去。

  山洞彎彎曲曲的朝著下方延伸,看起來是天然形成,之后又經過人工修葺而成的,三人很快向下走了數百丈,但前面絲毫沒有到頭的痕跡。

  不過到了這里,空氣中的陰寒之力已經大減,讓眾人都松了口氣。

  “晨道友,多謝你邀請我們來此。”韓立與石穿空沖晨陽拱手謝道。

  若非晨陽相邀,此刻他和石穿空只怕真的危險了。

  “我剛剛已經說過,咱們都是被流放的囚徒,本應互相扶持,厲道友就不用如此客氣。”晨陽大咧咧的擺擺手,笑道。

  韓立聞言一笑,沒有再說什么。

  四人又往下走了一刻鐘,山洞終于到底,最底部赫然是一處頗大的洞穴,有十幾丈大小。

  地面頗為平整,正中央處擺放了一張橢圓形的寬大石桌,旁邊放著七八把石凳。

  而在洞穴四面的墻壁上,開鑿出了一間間簡陋石室。

  此刻洞穴中并沒有人影,石室大門卻是緊閉,看來都鉆到里面去了。

  “厲道友,石道友,這赑風一般要持續一個月左右,才會過去,二位道友在此好好休息一下吧,順便考慮一下加入玄城的事情。”晨陽說道。

  “好的。”韓立和石穿空點了點頭。

  此刻石室內基本都有人,二人也沒有進去,就在洞穴外面找了個地方坐下。

  晨陽看了二人一眼,也沒有進石室,在洞**找了另一個地方坐下。

  雖然隔著厚厚的地面,三人在這洞**仍然能感覺到外面呼嘯風聲,地面也輕輕晃動,身下巖石在震動。

  山洞頂上也簌簌地發抖,拼命往下掉著碎石。

  “轟隆隆”的巨大撞擊聲不絕于耳,似乎整片大陸無法承受這肆虐的赑風之力,開始顫抖。

  韓立聽著外面的動靜,暗自心驚。

  這幾個月來,他和石穿空在積鱗空境內行走,雖然遇到了一些鱗獸襲擊,但都順利擺平,對于積鱗空境的危險,心中頗有些不以為然,現在聽到外面的動靜,這才確信下來。

  “厲道友,我們就這么加入玄城?”石穿空靠了過來,傳音問道。

  “你覺得如何?”韓立略一沉吟,傳音反問。

  “積鱗空境內的危險,看來遠超我們的預料,與其這般漫無目的的搜尋,加入玄城倒也不失為一條明路。只是聽那晨陽所言,玄城和傀城乃是死敵,我們加入了玄城,若是在里面找不到紫靈,想要再去傀城尋找就難了。”石穿空傳音說道。

  “話雖如此,我們目前身在積鱗空境,玄城和傀城只能二選其一,就目前的情況看,選擇玄城似乎對我們更加有利一些。”韓立傳音回道。

  “這倒也是,既然厲道友已經做出了決定,石某就不說什么了。說起來,我對于玄城確實也很好奇,很想去見識一下。”石穿空笑道。

  “哦?”韓立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方才聽那晨陽所說,玄城城主厄膾大人打通了一千多玄竅,玄城中必定掌握了眾多玄竅的修煉功法。這些功法乃是無價之寶,我們夜陽王朝的皇家武庫中,恐怕也沒有這么多的玄竅修煉之法,若是能得到,不僅可以增強我們的實力,日后帶了出去,對于三哥奪位也大有裨益。”石穿空目光閃亮。

  韓立聞言,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他雖然嘴上沒說,但選擇加入玄城,也是為了這些體修功法。

  晨陽的那條無堅不摧的手臂,讓韓立羨慕之余,也真正見識到了體修的強大。

  他在肉身修煉上一貫頗為天賦,只是苦于沒有合適的煉體功法,無法繼續精進肉身修煉。

  石穿空和韓立又就加入玄城的利弊,討論了一陣,很快商量妥當。

  商議已畢,韓立便站了起來,朝著晨陽走去。

  “厲道友。”晨陽早已在暗暗注意韓立二人的動向,見其走來,站起相迎。

  “晨道友,我和石道友商議過,決定加入玄城,只是在加入之前,還有幾個事情想要詢問一下。”韓立鄭重的說道。

  “厲道友請說。”晨陽聞言一喜,立刻說道。

  “在下想知道,加入玄城是否需要付出某種代價,或者遵循某些契約規矩?”韓立如此問道。

  “原來道友在擔心這個,這個你放心,厄膾大人創建玄城,目的便是為了護佑同伴,加入玄城并不需要付出什么代價。要說規矩,也就只有一條,那就是一入玄城,便不得背叛。”晨陽神情肅然的說道。

  “原來如此,厲某明白了。”韓立心中一松,鄭重點頭。

  “除了這個,厲某還有一事想要請問晨道友。”他隨即又說道。

  “請說。”晨陽一怔,再次點頭。

  “厲某有位同伴,名叫紫靈,乃是一位女修,約莫數十年前也被投入了積鱗空境,不知晨道友可聽說過?”韓立看著晨陽的眼睛,問道。

  “紫靈?這倒不曾聽說。”晨陽聽聞此話,略一考慮,搖了搖頭道。

  韓立聽聞此話,心中一沉。

  “厲道友也不要灰心,我們玄城并非只有一座城池,除了主城外,還有數個附屬小城,晨某便是其中一個附屬城池青羊城的人。積鱗空境內無法使用傳訊陣,幾座城池之間的消息傳遞素不靈通,你那位朋友可能去了其他城池也說不定。”晨陽撓了撓頭,安慰道。


  http://www.abaiyr.live/12/12757/47011456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