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八百四十七章 有進無出

第八百四十七章 有進無出


  “徐老不必如此。”石穿空見狀,開口道。

  “十三皇子殿下今日來此,不知所為何事?”徐福直起身后,看了韓立一眼,有些疑惑的問道。

  “我二人今日來此,自是有要事要辦。”石穿空輕咳了一聲,如此說道。

  “既然如此,兩位請進大殿說話。”徐福說著,側身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如此甚好。”石穿空點點頭,與韓立互看了一眼,二人當即朝大殿內走去。

  大殿內,徐福在得知韓立二人的來意是要進入積鱗空境之后,先是一驚,隨即就又是一頓勸阻。

  石穿空也不知從哪里取出一份石破空的手諭,稱自己二人是為了執行緊急任務,必須要立刻進入秘境。

  “十三皇子殿下,恕我直言,這積鱗空境塵封如此多年,里面如今什么情況已無人知曉。至于殿下提及的那座傳送陣,也是許久未曾動用過了。”徐福蹙眉說道。

  “既然我二人奉落衡公之命來此,落衡公他對此自有安排,就不勞徐老費心了。”石穿空擺了擺手,說道。

  “既然皇子殿下和這位前輩心意已決,我也就不再妄言,二位這就隨我來吧。”徐福說話間,引著韓立兩人來到了大殿后堂。

  在那里,有一道后門通往了后面的沙丘地帶,顯然正是那座空間禁制的出入口。

  “兩位進入之后,只需要跨入沙丘之中,便會自行沉入其中,繼而便能到達積鱗空境了,記住,這處入口是單向的,只進,不出。”徐福指著門外,凝重的說道。

  “有勞了。”韓立沖其說道。

  徐福雙手結印,身前飄出一枚黑色方印,落在了門框上方的一處凹槽中,空中輕喝了一聲“開”,那道后門當中便有流光一閃,禁制打了開來。

  “那就祝皇子殿下和前輩得償所愿,平安歸來。”徐福看向兩人,說道。

  “借道友吉言了。”石穿空笑著說道。

  說罷,他們便跨出那道門,來到了大殿外面,兩人緩步而行,很快就來到了第一座沙丘邊緣,停下了腳步。

  韓立打量了一眼沙丘,只見其上并無異常,也根本沒有絲毫空間波動生出,看起來就與尋常所在沒有半點差異。

  石穿空手掌一翻,掌心之中浮現出一名黑色長刀,隨手將之掛在了腰袢,見韓立朝他望來,隨即笑道:“法寶等物既然用不了,便帶件兵刃在身,總比赤手空拳好些吧?”

  韓立沒有說什么,只是手掌一揮間,一道銀色光門撐開,蟹道人從中走了出來。

  先前石破空只說儲物戒等物無法打開,并未提及洞天之寶,但韓立有些不放心,還是決定提前就將蟹道人喚出來。

  石穿空一看蟹道人身側,一左一右各掛著一柄戰刀,不禁暗暗點頭,深以為蟹道人和自己是同道中人。

  韓立猶豫了片刻之后,還是沒有取出一柄青竹蜂云劍傍身,而是將他的所有儲物法寶全都放進了洞天之寶內,手上也只剩下那枚時間之環化作的戒指,還戴在無名指上。

  準備妥當之后,三人相互對視一眼后,一同躍起,跳入了那座沙丘之上。

  只見三人落身之后,原本平淡無奇的沙丘上,立即亮起一團有些混亂的銀色光芒,將三人一卷之下,徐徐朝著下方沉了下去,直至消失不見。

  “真是奇怪,這么多年來都乏人問津,怎么最近卻……”

  前方大殿之中,徐福看著三人身影逐漸消失,面露沉吟之色。

  “算了,這些王子公侯之事,輪不到我來管,由他們去吧。”

  良久之后,他輕輕搖了搖頭,取下印章,關了禁制,轉身背著手,哼著不知名小曲,朝前堂緩步走去。

  ……

  積鱗空境之內,一片荒蕪孤島上,煙塵四起。

  一頭渾身生有灰色鱗片的長尾巨蜥,和一頭背上生滿黑色鱗片的巨型蚰蜒,從孤島兩端急速穿行,轟然對撞在了一起。

  “轟隆”一聲巨響!

  兩頭巨獸猛然對撞在了一起,巨大的沖擊力將其各自撞飛,帶起的氣浪直將方才騰起的煙塵,都沖散向了四方。

  長尾巨蜥被撞的跌倒在地,巨型蚰蜒則直接翻滾開去。

  但兩者剛一穩住身形,就又重新望向對方,打算發動起下一次更猛烈的沖擊。

  就在此時,兩只異獸遙遙相對的正中央,大地上忽然有風沙之聲響起,一片流沙竟如噴泉一般從地面涌起,三道人影從中顯露出來,卻正是韓立三人。

  韓立身形剛一站穩,他們三人周身之外的黃沙就已經全部消散,緊接著就感到一股強大的空間壓迫之力從四面八方襲來。

  其體內的五臟六腑,頓時感到有一股外在壓力擠壓過來,手臂四肢都覺得有些沉重,不過這種感覺雖然能夠明顯察覺,但卻并不至于影響到他的行動。

  而最讓他感到明顯異樣的,則是他體內仙靈力的運轉,也在那一瞬間停滯了下來。

  然而,還不等他看清周圍景物,就突然感到身下大地劇烈顫動,那兩頭異獸竟是兇性大發,同時朝著他們沖撞而來。

  “小心。”韓立口中暴喝一聲。

  其說話的同時,便是手掌一揮,然而空氣中安靜如常,既無寶光亮起,又無飛劍生出。

  韓立這才反應過來,在這積鱗空境之中,根本無法動用法寶,也無法動用法則及靈域。

  他略微一滯,隨即一步跨了出去,周身玄竅光芒大亮,抬起一拳,就朝著迎面而來的長尾巨蜥砸了過去。

  另一邊的石穿空則是雙手緊握黑色長刀,雙腳一跺大地,整個人飛躍而起,朝著那頭黑鱗蚰蜒,縱劈了下去。

  “轟”的一聲巨響。

  韓立一拳砸在了巨蜥額頭之上,直打得它頭顱向下一陣凹陷,一塊巨大的灰色鱗片崩碎開來,身軀向后倒滑開去,在地面上快速翻滾起來。

  而韓立自己則也被這股沛然巨力沖擊得后退數步,才穩住了身形。

  他心中不禁有些驚訝,這長尾巨蜥看似和仙域之中所見的無甚不同,只不過身上的鱗片更趨灰白之色罷了,可其身上擁有的巨大力量和那厚實無比的鱗甲,就遠非別處巨蜥可比了。

  若是尋常巨蜥,別說韓立動用大周天星元功揮出的一拳,就是只憑借他本身的肉身力量,也應該將其一拳打得頭骨碎裂才對。

  韓立雖也未動用全力,可那頭巨蜥竟然只是掉落了一塊鱗片,這就有些令人難以置信了。

  另一邊,一聲尖銳“錚”鳴,同時響起。

  石穿空手握長刀,劈斬在巨型蚰蜒的頭顱上,刀鋒一只從其頭上沿著腹部一路下劃,激起一連串紅色的刺目火星,卻也只是在其身上留下一道印痕,竟未能刺破其鱗甲。

  “之前三哥說這里面的一切生物,都與外界大有不同,現在看來這豈止是大有不同,簡直就完全不是同一物種。”落地之后,石穿空高聲叫道。

  “此處空間壓力遠勝圣域,至少應該是外界的兩倍,這些異獸想要抵御這股壓力,就只能生出更加堅硬的鱗甲和更加強悍的體魄,我們不能以過往的眼光視之。”韓立目光微凝,望向那頭已經翻身重起的巨蜥,說道。

  他話音剛落,那頭巨蜥就已經再次朝著他狂奔而至。

  韓立右拳緊握,雙腳猛地一踩大地,整個人向前狂奔而去,每次落腳在地,都將整個大地踩得震蕩不已,那氣勢絲毫不輸迎面沖來的巨蜥。

  五百丈,三百丈,一百丈……他每跨出一步,兩者之間的距離就飛快縮小。

  正當臨近時,韓立一個猛跳,身形凌空而起,如一桿長矛直插向了巨蜥。

  就在兩者即將相撞之時,韓立緊握著的拳頭,忽然張了開來,竟是瞬間化拳為掌,朝著巨蜥頭顱直插而下。

  其手掌之上,花枝洞天所化的兩根手指,閃著如玉光芒,一寸不差地捅在了巨蜥頭顱鱗片掉落的地方。

  “噗”的一聲響,大片黃褐色的溫熱鮮血潑灑而出。

  韓立的手掌刺穿了巨蜥的頭顱,在慣性的作用下,連整條手臂都捅入了其中。

  巨蜥口中發出一聲嘶啞獸吼,頭顱一垂重重墜地。

  韓立鼻中嗅著這股濃郁的血腥氣息,正要抽回手臂時,眉頭忽然一皺,刺入巨蜥頭顱里的手,似乎碰到了什么東西。

  他一陣摸索之后,緩緩抽出手,掌心之中赫然握著一塊巴掌大小的肉瘤,里面則還裹著一塊龍眼大小的黃褐色晶石,似乎正是那長尾巨蜥的獸核。

  另一邊,石穿空以長刀架住了巨型蚰蜒的身軀重壓,蟹道人則是趁機沖至了這頭異獸的巨口前方,以斬霆和斷霄兩柄長刀,左右同時揮舞,從口內切開了它。

  韓立走上前來,從蟹道人手中借過一把長刀,從蚰蜒頭上密集的鱗片當中,找到了一條縫隙,將刀尖刺了進去,猛地一撬,隨即掰下一塊黑色鱗片來。

  巨型蚰蜒身上的鱗片細密,比巨蜥小得多,韓立接連撬下來三塊之后,將長刀捅入了其中,把那里的血肉都絞碎之后,手臂探入其中一陣摸索后,再次取出了一枚獸核。


  http://www.abaiyr.live/12/12757/47071359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