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八百一十一章 絕不容情

第八百一十一章 絕不容情


  韓立二人聽聞那黑袍老者之言,面色微微一僵。

  “前輩,實不相瞞,我們有急事想盡快離開,不知可否兩人傳送?”石穿空似乎對此早有準備,開口問道。

  “兩人自然可以,只不過原本三人均攤的開啟法陣費用,就需要兩個人來平攤了。而且去往楚禹城的費用本就高于別處,你們還想要兩個人傳送嗎?”黑袍老者眉頭一挑,問道。

  “這個……這個花費自然是心疼的,只是家主交代下來的事情太急,再趕不回去可就要遭殃了,實在也是沒有辦法,多花點錢就多花點吧?”石穿空故作心疼之狀,看向韓立道。

  韓立立即會意,開口道:“若是晚上半天回去,家主定然要責罰,到時候可就不是花點錢就能解決的事情了,心疼就心疼吧,只盼著家主回去能多賞賜點,貼補回來。”

  “勞煩前輩了,我們不用再等候另一人,可以立即傳送。”石穿空忙沖對方一拱手的說道。

  “既然你們心意已決,那我也就不勸說什么了,繳納了費用就去大陣那邊候著,等前面那幾撥人傳送走之后,就輪到你們了。對了,先把通牒給我,我需要記錄一下。”黑袍老者見狀,開口說道。

  石穿空聞言,攔下了正要掏出通牒的韓立,翻手取出了兩枚新的通牒,遞了過去。

  黑袍老者接過通牒一看,神色不禁微微一變,連忙站起身來,一邊施禮,一邊說道:

  “呀!原來是落衡公的家臣,是老夫唐突了,實在抱歉。”

  “前輩言重了,我們不過是公爺的小小家臣而已,當不起前輩如此大禮。”石穿空連忙上前扶起老者下拜的手臂,開口說道。

  “落衡公的赫赫威名,放眼整個圣域之內誰人不知?二位既是他的家臣,又豈會是泛泛之輩。先前老夫所說皆不作數,只等陣中這一隊人傳送離開,即刻便為二位安排傳送。”黑袍老者滿臉敬仰之色,開口說道。

  “那就有勞前輩了。不過老規矩不能改,這傳送費用該怎么收,您還怎么收。”石穿空臉上笑意不減,繼續說道。

  黑袍老者眼見石穿空如此上道,既給足了自己面子,又絲毫不讓自己為難,臉上頓時洋溢起了開懷笑意,只覺得自己與那位大人之間的距離,都在無形中拉近了幾分。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老者笑道。

  “這落衡公是什么人,怎么能讓這老者態度發生如此之大的變化?”韓立心中狐疑,傳音給石穿空問道。

  “這落衡公不是別人,正是我那位三哥。”石穿空笑了笑,回道。

  “你的這位三哥封有爵位?”韓立傳音問道。

  “不錯。在子嗣封爵一事上,父親一向十分謹慎,畢竟需要實打實的戰功。我的諸多兄弟姐妹當中,有爵位的不過占了一小半。其中封爵最高的是大哥石斬風,為蒼凌王。其次便是封為落衡公的三哥,再次便是封為羽林公的五姐石競妍,至于其他至多為侯。”石穿空傳音道。

  “聽那黑袍老者話語里的意思,似乎你三哥這個落衡公是有點不同之處的,這當中可有什么說道?”韓立又問道。

  “其實也沒有什么特別之處,雖然同為公一級,封地多少和爵位高地都有不同,三哥的落衡公是公當中最高級別的三人之一,五姐的羽林公則是要稍遜一籌的。另外,三哥為人一向重情輕利,又賞罰分明,在圣域之內多有賢名,所以各處都不乏對他敬仰之人。”石穿空笑著回道。

  “原來如此。”韓立暗自點頭道。

  二人傳音交談間,黑袍老者已經幫他們做好了記錄,帶著他們來到法陣旁。

  其給那位手持陣盤負責主陣的修士叮囑一二后,就告辭回到了自己的桌案后。

  韓立兩人則靜等一旁,看著傳送法陣當中亮起點點光芒。

  就在這時,石穿空與韓立對視了一眼,兩人神色皆是一變。

  “果然被追上了,好險……”石穿空喃喃道。

  “還好只是兩滴精血……不過也說明血滴侯的計劃成功了。”韓立緩緩說道。

  “嘿嘿,那老匹夫怕是撲了個空,我們到了楚禹城后立即就走,晾他也追不上。”石穿空點了點頭,說道。

  “只是不知血滴侯如何了?畢竟對方是一個實打實的大羅境修士。”韓立有些擔憂道。

  一語說罷,兩人都沉默了下來。

  很快,傳送大陣當中光芒一斂,之前三人已經被傳送離開了,那位手持陣盤的主陣修士在更換過傳送法陣所需的魔石后,開始轉動起法陣四周的盤龍柱。

  等到法陣調換完成之后,便招呼韓立兩人進入法陣。

  石穿空與韓立心神稍斂,一同步入法陣,站在了大陣中央。

  那位主陣修士沖兩人點了點頭后,開始手掐法訣,催動起手上的陣盤來。

  大陣之上隆隆之聲開始響起,點點銀色星光開始從下方地面上升騰而起,如夏夜螢火一般,籠罩住了兩人。

  眼看大陣就要運轉之際,異變陡生!

  只聽“砰”的一聲響,那位主陣修士手中的陣盤,突然毫無征兆地爆裂開來。

  運轉了一半的傳送法陣隨即光芒一暗,停了下來。

  緊接著,便有一道紫金華光從傳送大殿外一閃而至,速度快得驚人。

  那名主陣修士本來正要發怒,可在看清來人模樣之后,立即拜倒在地,恭聲說道:

  “屬下拜見城主。”

  殿中其余人等,除了韓立兩人以外,皆是紛紛拜倒在地。

  韓立眉頭緊皺,望向那名身著紫金長袍的中年男子,但見其劍眉斜飛入鬢,雙眼好似銅鈴,鼻梁高挺微鉤,嘴唇薄似刀鋒,渾身一副凌人氣息。

  “侯爺,您就不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當做沒看見?”石穿空苦笑一聲,開口問道。

  “先前已經放過你們一次了,你們真不該又回來,本侯已算是仁至義盡。”天鉞侯嘆了口氣,說道。

  “當真就沒有商量的余地?”石穿空有些不甘心地問道。

  “本侯緝拿要犯,其余無關人等立即滾出去。外面都給我守好了,任何人不得接近,違者,殺無赦。”天鉞侯沒有回答,只是冷冷的吩咐道。

  與此同時,其周身之外一股磅礴魔氣滾滾而出,當中裹挾著大羅境中期修士的強橫氣息掃向眾人,頓時嚇得那些等候傳送之人肝膽欲裂,一個個爭先恐后的狂奔而出。

  至于那兩名城主府修士,忙神色復雜地退了出去,其中那位黑袍老者更是眼中滿是恐慌之色,再看向石穿空兩人的時候,眼中就只剩下了怨恨之色。

  眾人連滾帶爬地逃離到了城主府前院,又忍不住紛紛回頭觀望。

  等待了片刻之后,忽聽得“轟隆”一聲巨響,一道紫黑色的龍形魔氣沖天而起,直沖入了九霄云層之中,將天上云氣都攪散一空。

  下方的那座傳送高塔,更是轟然爆裂開來,瞬間化為了齏粉。

  強大的沖擊氣浪朝著四面八方席卷而去,幾乎瞬間就來到了前院,十數座宏偉壯觀的精美建筑受到波及,也都紛紛崩塌開來。

  前院的值守修士發現有異,連忙紛紛出手,相互結陣抗衡,才沒有讓整個城主府都被這強大余波徹底毀掉。

  就在人群紛紛聚集過來的時候,天鉞侯的身影忽然從傳送塔的廢墟之中飛了出來,其面色不善地掃視了一眼眾人,什么都沒說,就返回后方的園林去了。

  那名黑袍老者本以為自己必定要被城主追責,已經抱有了必死之心,結果卻是平安無事,不由得雙肩顫抖,喜極而泣。

  ……

  時間一晃,過去三月有余。

  楚禹城,城主府內。

  一座氣勢宏偉的圓頂建筑內,一座巨大的傳送法陣內,銀色光芒一閃,數道人影從中閃現而出,略一停留后,便走出大陣,朝著大殿外走去。

  殿門口處的一架案幾后,坐著兩個白發老者,其中一人身著墨綠道袍,長得頗有仙風道骨,神情卻有些嚴峻,正瞪著眼睛掃視著那幾個出陣之人。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照骨真人,他來此處守株待兔等候韓立兩人,已經有三個多月了。

  方才走下大陣的幾人,被他的眼神看得十分不適,心中皆有怒意,但卻不敢發作,只得加快步伐匆匆離去。

  坐在照骨真人身旁之人,是一名頭生金角的金仙后期修士,其本是此處負責記錄使用法陣之人信息和收繳傳送費用的,這三個月以來也是感到不勝其擾。

  “照骨前輩,已經過這么久了,你等的人若是要來,早該來了。我想他們多半是并未傳送至楚禹城,或許是去了別的城池。”金仙老者略一猶豫,開口說道。

  “罷了,看來是又被擺了一道。”照骨真人聞言,口中長出了一口氣,嘆道。

  那名金仙老者對于照骨真人要等的人是誰并不清楚,此刻聽到他這句話,更是有些莫名其妙,只是他卻只是沉默,絲毫沒有想要詢問的意思。

  早在三個月前,城主大人就曾囑咐過,不管照骨真人要做什么都由他去,不要阻攔,不必刻意提供幫助,同樣也不要好奇詢問。

  “代我謝過歐陽城主,改日我再去城主府拜訪他。”照骨真人緩緩站起身來,吩咐道。

  “前輩放心,話一定帶到。”金仙老者連忙起身,說道。

  照骨真人又瞥了一眼傳送陣,袖袍一抖,轉身朝著殿外大步而去。


  http://www.abaiyr.live/12/12757/47369217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