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在劫難逃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在劫難逃


  “行了,若非跟你們師父還有點交情,此刻你就該是個死人了。好在你還有點氣節,沒有在賊人手上折辱了我們九元觀的威名,先去一邊待著。”妙法仙尊見此,低聲斥道。

  藍顏聽罷,立即起身站在了水晶王座后,規規矩矩地束手而立,只是目光望向韓立時,竟然隱隱有些擔憂之色。

  另一邊,那名持扇婢女扔回藍顏后,就已經追了上去,手中孔雀羽扇猛地一揮,一股股青色旋風便從扇面上狂涌而出,橫掃向了韓立。

  韓立一邊躲避寶蓋羅傘,另一邊卻無暇顧及旋風,眼見風勢襲來時,他竟然不閃不避,直接迎了上去。

  只見旋風即將襲身之時,他體內的真言寶輪瞬間逆轉,想要借著風勢,極速逃離此處。

  當發覺對方能夠在到達如此近的距離,才讓自己發覺之后,韓立就已經確信,此人實力之強,絕不是自己當下可以抗衡的,所以他壓根兒沒有冒死對抗的念頭,只求能夠盡快脫身。

  然而,當他接觸到那股股青色旋風時,就立即驚覺有些不對勁。

  韓立只感到身子驟然一輕,仿佛骨骼都變得有些酥麻,整個人非但沒有急掠而走,反而被這股旋風一托,身不由己地直沖上空而去。

  與此同時,頭頂上方的寶蓋羅傘也當頭罩下,從中散發出一股強大無比的吸引之力,直接將韓立的身軀吸了進去。

  其身形剛一靠近,就被傘身上垂下的一道道符文鎖鏈纏繞,直接綁在了傘柄上。

  傘面也隨即四下一合,呼啦一下,便將他整個人直接包裹了進去。

  韓立身處其中,只覺得周身仙靈力被盡數封死,渾身恍若無骨,提不起半分力量。

  那持傘婢女見狀,伸手一招,已經閉合的綠色羅傘立即縮小一倍,倒飛了回來,被她雙手一攬,抱在了懷中。

  那名持扇婢女也隨即手捧寶扇,返身復命。

  “就這么輕易被擒了……”藍顏眼見此景,一時竟有些難以置信。

  “區區太乙小賊,虧你們兄妹二人聯手都拿不下,竟然還折損了一個佘蟾?”妙法仙尊見此,嗤笑一聲,說道。

  藍顏喉頭微微動了動,卻最終什么都沒有說。

  就在此時,懷中抱著寶蓋羅傘的婢女忽然眉頭一皺,朝懷中望去。

  只見傘面之上一陣波動起伏,似是韓立在里面掙扎。

  “進了我家仙尊的鎮元羅天傘里,就是尋常的大羅仙人也難以脫逃,你還想掙扎出來?”她忍不住譏笑道。

  然而,她的話音剛落,就忍不住驚叫一聲,直接將手中的寶傘扔了開來。

  只見羅天傘下方的傘面處一縷青煙裊裊鉆出,竟是被火焰給燒出來了一個指頭大小的洞,一叢七彩火焰從洞口處晃晃悠悠地探了出來,竟好似長出來了一朵七色奇花。

  緊接著,就見那火焰“騰”的向上一竄,一個銀焰小人從洞口處一沖而出,雙臂驟然一展,身形瞬間漲大,化作了一頭巨大的銀焰火鳥。

  其雙翼伸展之時,道道熾烈火焰,如同火雨流星一般飛射而出,直撲向妙法仙尊等人。

  那持扇婢女見狀,手中孔雀羽扇連連閃動,瞬間就將所有火焰統統扇飛。

  而與此同時,韓立的身影則也從寶傘中一沖而出,身形一個疾閃,就朝著遠處飛遁而去。

  銀焰火鳥則也緊隨其后,化作一道銀色火光,疾馳而走。

  “咦,吞噬過七彩火丹砂的精炎火鳥,還真是少見……看來的確是有些出人意料之處,不過想要飛出本尊的手掌心,還是有些癡心妄想了。”眼見韓立逃離,妙法仙尊也不著急,只是緩緩站起身,不緊不慢說道。

  只是一語說罷之后,她兩只修長纖細的素手在身前一合,手掌頓時晶光一閃,瞬間變得通透瑩潔,竟好似冰晶一樣。

  “凝”

  只見其薄唇微動,唇齒間竟有絲絲白汽流出。

  霎時間,方圓數萬里的范圍內頓時“咔咔”作響,一層薄霧隨之蔓延開來,整個虛空都隨之凍結了起來。

  韓立瞬間就已經沖出了萬里之遙,察覺到四周虛空變化之際,絲毫顧不得其他,忙將精炎火鳥一把收入體內,速度加快一倍,身形爆射而去。

  然而,隨著周圍異響不斷,在其身前一堵高大的冰晶城墻拔地而起,直接貫入高空,將前路阻擋住。

  韓立心念一動,體內天煞鎮獄功全力運轉,周身玄竅如星辰一般亮起,一只手臂上亮起雪亮光芒,借著前沖之勢,朝著冰晶城墻上一拳鑿出。

  “轟”的一聲巨響!

  韓立的拳端之上白光綻放,如驕陽炸裂,轟擊在了那堵蘊含有冰屬性法則之力的城墻上。

  整座冰晶城墻為之劇烈一震,正當中出轟然下陷,一圈圈環形裂痕以韓立落拳之處為中心點,擴散到幾乎整面城墻上。

  然而,那座巍峨佇立的城墻竟是硬生生收下了這一擊,沒有崩碎開來。

  韓立心頭焦急,想要再追加一拳將其破開之際,臉色卻突然一變。

  只見頭頂天空之中,忽然紛紛揚揚地飄起了雪花,一陣旋風吹卷著一團雪片落在了城頭之上,閃出一片朦朧白光,從中現出一道婀娜多姿的綠色身影,自然正是妙法仙尊。

  其足尖落在城墻上的瞬間,冰晶城墻上便有一層白光蔓延開來,墻身上的裂痕隨之開始彌合,數息之間就已然恢復如常。

  “在我的靈域里,你逃不出去,束手就擒,還可以少吃點苦頭。”妙法仙尊居高臨下,冷冷俯視著韓立,說道。

  韓立沒有理會她的言語,體內真言寶輪極速逆轉,身形倒掠的同時,雙手連連掐動法訣,就欲召喚雷陣之術,傳送離開此地。

  然而,不等他身旁雷電光芒亮起,頭頂上方就有一片巨大的六棱狀雪花冰晶籠罩,其上藍色晶光一閃,從上面折射出六道藍色炫光。

  只見那藍色炫光從四周垂落下來,立即化作六面白色晶壁,將韓立圍在了中央。

  晶壁之上寒氣大作,韓立身上雷電光芒頓時一息,周圍空間似乎瞬間被凍結,而他與周圍天地間的聯系,也被瞬間切斷。

  與此同時,晶壁之上白光一閃,表面竟然鍍上了一層銀光,變作了六面銀色鏡子。

  每一面鏡身之上,全都映照出一個韓立的身影,只是神情動作全都不一樣,有的一臉冷漠直視著韓立,有的面帶微笑盯著韓立,有的則雙手抱臂,壓根兒不去看他……

  韓立見狀,雙目之中紫色光芒亮起,忙以九幽魔瞳神通探查而去,卻見四周影像凝而不散,徒有其表,內里卻不見生機流轉。

  確信是幻象之后,韓立心中大定,體內天煞鎮獄功忙全力運轉,抬起一拳就朝著其中一個鏡面,揮砸而去。

  然而,隨著他做出揮拳動作,鏡面上的那六人身形也都隨之一動,同樣揮動拳頭,朝著他砸了過來。

  “區區幻象,也想阻我?”韓立暴喝一聲。

  其單臂一震,揮拳的力道非但沒有減小,反而加倍朝著正前方砸了過去。

  伴隨著“轟隆”一聲巨響,韓立的身軀也劇烈一震。

  他的拳頭與鏡面接觸的瞬間,身側其余鏡子當中,同時有六條手臂揮了出來,每一個拳頭都結結實實地砸落在了他的身上。

  韓立只覺得渾身穿來一陣劇痛,身上骨骼都好似給砸得散了架。

  四周冰鏡上寒氣越來越盛,韓立周身已經泛起一層白霜,體內仙靈力流轉似乎都已經被

  他心念一動,體內天煞鎮獄功與真靈血脈同時運轉,身形驟然暴漲一倍,化作了三頭六臂的神魔形象。

  “給我破!”韓立三顆巨大頭顱面色一凝,同時張口暴喝。

  其身形隨之猛一擰轉,如陀螺一般在原地轉動,六只粗壯手臂同時揮擊而出,分別砸向了每一面冰封幻鏡。

  “轟轟轟……”

  只聽六聲轟鳴同時響起,一股巨大無比的力量從冰鏡之內爆發開來,直沖得六扇鏡面巨震不已,其上“咔咔”作響,紛紛浮現出絲絲縷縷裂痕。

  韓立見狀心中大喜,正欲追加攻擊之時,忽見鏡面之上一陣藍光亮起,鏡面之上復現出一片雪白霜花,表面的所有裂痕隨即修復如初。

  而鏡中浮現出的六個神魔影像,也都紛紛揮動手臂,朝著韓立打了過來。

  一陣連續爆鳴之聲緊隨其后響起,韓立身上拳頭頓時如雨點一般落下。

  巨大的力道不斷砸落,韓立只覺得渾身骨骼都幾欲斷裂,其中還有一拳正中他的后腦,砸得他神魂都有些震蕩。

  一通狂砸之后,鏡中倒影的動作終于收歇,停止了攻擊。

  “怎么可能……”

  韓立身形已經恢復了常人模樣,攤坐在了地上,半天沒有動彈。

  這一陣亂拳過后,他不敢再隨意出手,只能運轉九幽魔瞳繼續查看四周,只是看了許久,卻仍是一無所獲。

  “別白費力氣了,憑你的那點修為,是破不了我的冰封幻鏡的,還是乖乖跟我回九元觀,聽候發落吧。”妙法仙尊在外面將韓立的動作看得一清二楚,只是覺得他無力的掙扎有些好笑,出言譏諷道。

  (友情推薦:一本民國諜戰類新書《諜蹤》,寫得很老道很有誠意:法醫林江北陰差陽錯穿越到民國,成為軍統特工。他利用自己的身份,追殺日本間諜,幫助地下組織,在這個硝煙四起的年代譜寫出一曲中華男兒的熱血傳奇!)


  http://www.abaiyr.live/12/12757/49497374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