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犧牲與保全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犧牲與保全


  “以他們的實力,應該不會在里面發生什么意外吧?”韓立如此猜測道。

  就在此刻,歲月塔附近虛空隆隆一響,浮現出一個空間大洞,三道人影從里面電射而出,正是蛟三,利奇馬,曲鱗三人。

  三人看起來有些狼狽,顯然都受傷不輕,尤其是蛟三半身浴血,不過所幸都沒有性命危險。

  “韓道友,你沒事就好……此前你與我們失散,我還擔心你會出事,現在看來是多余了。”蛟三看到韓立,面上一喜,輕呼一口氣的說道。

  “多謝蛟三道友關心,在下也不過是僥幸逃出罷了,你們稍作調息,此地可不是久留之地。”韓立對蛟三點了點頭,如此說道。

  利奇馬和曲鱗看到韓立無恙,面色也是一松,當即各自盤膝而坐,試圖盡快穩住傷勢。

  ……

  金源山脈,青絲坳。

  時值傍晚時分,那座掩映在蒼翠山林中的古老村落,家家戶戶都在忙著做一日里最后一頓飯食,低矮的村屋煙囪里冒著裊裊炊煙。

  村長正與相熟的幾個老伙計,坐在自家門前的矮桌上,小酌著粗制的農家濁酒,等著屋里的老婆子把佐酒的小菜端上桌。

  只聽“轟”的一聲巨響!

  整個青絲坳的大地都隨之劇烈一震,老村長身前的酒桌隨之一跳,上面放著的幾個缺口酒碗里,也灑出許多酒來。

  “哎呦,這都鬧騰了多久了,還讓不讓人過活了?”老村長忙扶住酒壺和酒碗,抱怨道。

  “這些神仙高來高往的,自己折騰自己的不就好了,非要來折騰咱們,這到底是搞啥子嘛?”與他對坐的一個黝黑老漢,也忍不住說道。

  “老叔,聽說是青絲坳那邊出了什么寶貝,先前來了好多路神仙,后來又不見了許多,剩下的人就把那里給封了,現在是沒人能過去了。”一個年級稍小些的中年漢子說道。

  “管逑他們弄啥,別壞了咱們的泉水就好。”老村長憂心忡忡,說道。

  幾人正說話間,又是“轟隆”一聲巨響傳來。

  他們哪里知曉,當下的短暫靜謐,已經是他們最后的時光了。

  ……

  白首谷內,轟鳴之聲時不時就會響起,大地震動也是越來越頻繁。

  山谷深處,兩塊搭成“人”字型的巨大巖石四周,已經圍滿了身著通天劍派服飾的修士,此刻全都面帶緊張神色,眼睛全都緊盯著那兩塊巖石下方的空間,不敢有絲毫松懈。

  就在這時,那處空間中忽然蕩漾起一層銀光漣漪,五六道人影從中浮現而出。

  圍在四周的人們,看到這幾人的面容后,臉上神色頓時一松,一個個抱拳行禮道:

  “恭迎老祖安然返回……”

  銀光之中出現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雷玉策等人。

  道胤真人面色仍然有些蒼白,臉上更是一副焦急神色,加之雷玉策等人臉色也都不太好看,在此等候的眾人,立馬就知道事情有些不妙。

  “陳川,事先交給你的事情辦得怎么樣了?”道胤真人目光一掃四周,問道。

  “回稟師尊,按照您的吩咐,大半個月前就已經布置妥當,徒兒查驗過兩遍,萬無一失。”一名蓄有黑色長須的修長男子越眾而出,抱拳說道。

  “把龍牙鑰給我,你們就可以撤出了。”道胤真人眉頭緊蹙,說道。

  陳川眉頭微微一蹙,想要詢問又不敢違逆師命,只得手掌一翻,取出一塊半月狀的血色玉玦,雙手捧著,遞給道胤真人。

  “師尊,您受傷太重了,此事就交給徒兒來做吧。”雷玉策面色凝重,說道。

  “石兄,真的要用到此物了嗎?”陳川看向雷玉策,沖其一抱拳,問道。

  “誅魔計劃失敗,神燈也沒能回收,歲月塔已經失守了,再拖下去……里面封禁的那群囚徒就該沖秘境了,屆時整個金源仙域恐怕都要歷經一番浩劫了。”雷玉策沉聲說道。

  “激發龍牙誅滅陣,必須要有人在陣中催動,一旦大陣開啟,十息之后就會開始連鎖爆炸,雖說主要威能會釋放進秘境之內,但其余力量也會將方圓近千萬里山河毀滅,小半個金源山脈注定都要成為陪葬。以你現在的狀態,可有把握安然逃出?”道胤真人蹙眉問道。

  “師尊莫要小瞧了徒兒,自保之力還是有的,你們先行離去吧。”雷玉策露出一抹笑意,說完之后,目光落在了蘇荌茜身上。

  “道胤前輩,莫非除了此法之外,就再無別的良方了嗎?我們天水宗和你們通天劍派的宗門根本都在金源山脈當中,如此一來必定受到波及。況且如此廣袤地域中的萬千生靈該怎么辦?他們豈不是要白白遭受這無妄之災……”蘇荌茜卻是眉頭一蹙,忍不住問道。

  其此言一出,包括陳川在內的眾人,也都沉默了下來,顯然也都有此疑問。

  道胤真人聞言,臉上浮現出一抹猶豫之色,最終還是幽幽嘆息一聲,說道:

  “你們有所不知,我們如今是騎虎難下,不得不做……”

  “罷了,還是我來解釋吧。這龍牙誅滅陣乃是應天庭要求布置的,不是來自金源仙宮,而是直接來自天庭的旨意。他們要求讓我們直接炸毀整個秘境,為了保全金源山脈,我們才冒險進入秘境,想要誅殺了黑天魔祖,拿回歲月神燈……”雷玉策接過話頭,說道。

  蘇荌茜聽聞此言,神色也不禁微微一變,她也清楚一道來自天庭命令的分量。

  “原本只要計劃成功,我們就可以在歲月神燈的輔助下,將歲月塔內群魔一點一點鎮壓,可惜失敗了,現在就不得不動用龍牙誅滅陣了。”雷玉策繼續說道。

  “一旦讓塔內封禁的妖魔逃離出來,天庭必然會親自介入,到時候就不是誅殺妖魔那么簡單了,我們通天劍派恐難自保,天水宗只怕也要被追責。在此情況下,有些犧牲,也是在所難免了。”道胤真人嘆了口氣,說道。

  其話音剛落,整個山谷中又傳來一聲轟鳴,大地的震動比之前更加強烈。

  “糟了,歲月塔只怕已經要撐不下去了,必須立即行動,不得耽誤了。”道胤真人神色一變,說道。

  “懇請師尊帶大家離開,啟陣一事就交給徒兒。”雷玉策抱拳說道。

  “好,此事就交給你,務必要安然返回。”道胤真人見他神色堅定,也不再猶豫,說道。

  說罷,他將那塊半月狀的玉玦遞給雷玉策。

  后者接入手中,撫摸了一下其上的復雜秘紋,感受到其上傳來的溫熱觸感,雙目中光芒微微一亮,重重點了點頭。

  “你保重些。”臨別之際,蘇荌茜回頭看了雷玉策一眼,說道。

  雷玉策露出一抹笑意,又點了點頭。

  而后,道胤真人帶著其余人,撤離出了白首谷,一路飛遁而走。

  蘇荌茜目光瞥見青絲坳中那個炊煙籠罩,暮色沉沉的小山村,心中輕輕嘆息了一聲。

  待眾人離去之后,雷玉策飛身而起,懸立于高空中,雙手合十,將龍牙鑰握在手中,口中響起陣陣吟誦之聲。

  伴隨著他的吟誦之聲響起,整個白首谷開始持續的震顫起來,一根根粗壯的半弧狀石柱破開谷中各處,開始從地面和山壁中不斷延伸出來。

  不一會兒,整個山谷里就好像是長出來無數尖骨一樣,冒出數百根黑色石柱。

  這些石柱之上,銘刻著一圈圈密集的古怪符紋,顏色暗紅,當中蘊含著一股難以言喻的灼熱之感和陣陣壓抑不住的靈力波動。

  雷玉策手握玉玦,感受著四周的氣息傳來,也不禁覺得有些口干舌燥。

  不過時間緊迫,也由不得他再做思量,只得把心一橫,雙手法訣一變,將那枚龍牙鑰拋飛了出去。

  只見龍牙鑰上血紅光芒一亮,高飛而起,如一彎血色殘月懸在了山谷上方。

  血月之上,一閃一閃地散發出陣陣光芒,下方石柱上的一圈圈符紋,也隨之光芒一明一暗地閃動著。

  “開!”雷玉策口中吟誦一陣,雙手一分,發出一聲暴喝。

  這一聲敕令出口,那彎血色殘月頓時血光大盛,驟然一閃之下,直接崩碎開來,化作無數血色晶光散落開來,飄向了谷內的石柱之上。

  只見這些晶光灑落在了石柱上,柱身符紋便一圈接著一圈亮了起來。

  “十息,九息,八息……”

  雷玉策默數著自己的呼吸,身形爆射而起,朝著山谷外急掠而去。

  緊隨其后,谷中又有一道遁光,選了另一個方向疾射而走。

  光芒之中,赫然是熊山駕馭著那柄金色長劍,速度之快竟然絲毫不弱于雷玉策。

  “四息,三息……”

  “一息……”

  “轟隆……”

  一聲轟鳴震天而起,青絲坳中紅光沖天,無數道狼牙狀的光柱從大地之下不斷沖天而起,鄰近千里之內的大地轟然一震,好似地牛翻身一般,被整個掀了起來。

  緊隨其后,掀起來的大地,被一層紅色光芒橫掃而過,其上所有山林土木,瞬息之間就徹底化為了齏粉。

  整個余糧村,所有村民甚至沒等到紅光逼近,就被席卷而來的狂風撕碎了開來,連帶村內所有建筑,一切存在的痕跡都在瞬息間被抹除了開來。

  幾乎小半個金源山脈,都在陣陣轟鳴聲中開始坍塌,修建其上的城郭村鎮,仙家宗門盡數崩毀,死傷無算。


  http://www.abaiyr.live/12/12757/49626217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