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自陷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自陷


  眼見火歲螢蟲鋪天蓋地的俯沖而至,韓立不敢有絲毫大意,背后金光一閃,真言寶輪就已經浮現而出,滴溜溜地旋轉個不停。

  火歲螢蟲剛一飛近,頓時如同撞入了一層肉眼難見的氣墻之上,速度頓時一緩,被禁錮在了半空中。

  韓立見狀,心神稍安,正想取出玄天葫蘆,將之收入其中時,就看到了令人震驚的一幕。

  只見那成千上萬的火歲螢蟲身上,竟然騰起一片金色火焰,光芒閃動之間,竟在不斷消耗著他寶輪上釋放出的金色光線。

  而隨著金色光線被不斷消耗,那些火歲螢蟲的移速竟然大漲,不斷朝著他這邊逼近過來。

  眼前這些火歲螢蟲與他過往所見的,顯然已經不是一個級別的了。

  韓立這邊變故橫生,蛟三和狐三那邊更是狀況不斷。

  蛟三此刻已經被火歲螢蟲徹底包圍在了中央,她法袍上的青光雖然猶在,但是已經被蠶食得支離破碎,眼看著就要撐不住了。

  至于狐三就更加凄慘了,他身上的銀甲根本抵擋不住多少火歲螢蟲,只好移動身形匆忙躲避,結果卻不小心撞到了一盞神燈分身。

  那分身一樣的燈盞之上,火焰騰的一下升起,一道赤紅色的火焰蛟龍從中猛然探頭而出,朝著狐三身上纏繞了過去。

  狐三心中一驚,手中天狐化血刀顫鳴一聲,朝著火龍一斬而過。

  只見血色刀影鋪天蓋地而去,將數百火歲螢蟲裹挾進去,劈砍在了赤焰火龍身上。

  火焰蛟龍的身軀頓時被劈得四分五裂,化作一片零散火星,消散開來。

  狐三見狀,才稍稍松了一口氣,可在他移動之時,另外兩盞分身神燈也驟然火光大亮,兩頭火焰蛟龍從中猛然躥出,一左一右咬住了他的兩個肩膀。

  他的身形頓時一陣遲緩,整個人被禁錮在了原地。

  緊接著,圍繞著他的火歲螢蟲立即就撲了上來,將他整個人都淹沒了進去。

  “不好……”韓立見狀,心頭一緊。

  只見被火歲螢蟲噬咬的狐三,生命力正以一種詭異的速度流逝起來,其整個人的狀態,也開始變得萎靡起來,身上氣息也逐漸衰弱下去。

  再不出手施救,狐三可就真的危險了。

  韓立咬了咬牙,抬手一揮之下,三十六柄青竹蜂云劍魚貫而出。

  所有劍身一抖之下,化作無數青光劍影,在半空中交織一片,如同織成了一片劍光大網,朝著那些火歲螢蟲兜了過去。

  與此同時,他將真言寶輪忽的收回體內,逆轉之下速度暴漲,身形從原地橫移而開,直奔狐三而去。

  沒了真言寶輪制約,火歲螢蟲的速度頓時暴漲,青竹蜂云劍織成的劍網雖然能夠擋下不少,但是仍有漏網之魚飛離而出,追了上來。

  韓立此刻無暇顧及,身形來到狐三身側后,體內天煞鎮獄功運轉,雙臂之上星辰之力猛然灌注,同時使了一擊大力金剛訣,朝著那兩盞分身神燈轟擊了過去。

  “嘭,嘭”兩聲爆鳴,幾乎同時響起!

  那兩盞分身神燈應聲爆裂,從其上延伸而出的兩頭赤紅火龍,頓時也崩碎了開來。

  然而此時,狐三身上的火歲螢蟲立即“呼啦”一下,全都飛離而出,朝著韓立撲了上來,與后方追來的蟲子形成了前后夾擊之勢。

  韓立根本避之不及,頓時就有數百只落在了身上。

  他也來不及拍打,只想著先從原地離開再想他法,結果腳還沒抬起來的時候,身下之前碎裂開了的火焰忽然朵朵綻放,如蓮花一樣綻放滿地。

  一股強烈的時間法則波動從中傳出,韓立即使逆轉體內真輪,竟然也無法掙脫,被禁錮在了原地。

  下一瞬,他的身前一陣虛空漣漪蕩漾開來,奇摩子的身影陡然浮現而出,抬起一只長長的臂膀,一把揪住了他胸前的衣襟。

  “總算是抓到你了……”奇摩子眉頭一挑,冷聲笑道。

  “韓兄……”剛恢復了自由的狐三見狀,神色驟然一變,大聲叫道。

  另一邊,幾乎被包裹成了蟲繭模樣的蛟三,周身忽然散發出一陣強烈的輪回法則波動,映照在那些火歲螢蟲身上。

  緊接著,就出現了令人驚訝的一幕,那些火歲螢蟲身上的火焰頓時收斂,光芒迅速黯淡,“嘩啦啦”地掉了一地,竟是全都進入了休眠期。

  “韓道友……”

  蛟三也是眉頭一皺,身形疾閃,朝著這邊沖了過來。

  然而,她才剛沖出不過百丈距離,周圍的所有神燈分身上頓時火光大亮,從中躥出一條條火龍,縱橫交錯著,如同編織牢籠一樣,將去路幾乎完全阻隔。

  奇摩子朝著蛟三那邊望了一眼,收回目光時又瞥了一眼狐三,而后才盯著韓立,譏諷道:

  “這次沒人能救你了,去死吧!”

  說罷,他抓著韓立的手掌中火光一閃,一片金色火焰從中冒出,幾乎瞬間就將韓立整個人都淹沒了進去。

  “韓兄……”

  狐三目眥欲裂,身形暴起,手中天狐化血刀剛要揮動,就被奇摩子隨手一揮,一團金焰擊中胸膛,整個人重新摔了回去。

  蛟三也是雙目怒睜,卻也只能眼睜睜看著韓立被火焰吞噬。

  奇摩子仍是保持著一手抓著韓立的姿勢,就好似舉著一支火把一樣,眼睜睜地看著韓立在自己手中,一點一點化為了灰燼。

  只見還閃爍著猩紅光點的灰燼逐漸飄散開來,里面只見黑色骨粉撲簌簌落下,卻不見有元嬰飛逃而出。

  奇摩子見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手掌朝身后忽的一招。

  只見其身外火光閃現,一朵朵火焰金蓮綻放開來,化作一座巨大的牢籠禁制,將那一片虛空徹底鎖死。

  金蓮光芒之內,一道高大人影浮現而出,卻正是韓立。

  “替身傀儡這種東西用過一次就算了,怎么還敢在我面前獻丑?”奇摩子轉身看著禁錮在火焰金蓮中的韓立,滿臉譏諷笑意,說道。

  韓立身處火焰之中,非但無法動彈,還時時受到火蓮金焰燒灼,劇烈的疼痛,令他的面容都有些扭曲,根本無法答話。

  奇摩子也沒打算跟他廢話,身形一閃,進入火焰金蓮之中,大如蒲扇的手掌捏住韓立的頭顱,稍稍一發力,指骨關節就開始凸起泛白。

  韓立頓時覺得頭顱脹痛欲炸,忍不住發出一聲慘呼。

  奇摩子似乎對這慘呼之聲尤為受用,手上的力道也不斷加重。

  韓立臉色已經變得慘白,雙眼血絲密布,眼球朝外突出,仿佛下一刻就要爆裂開來。

  蛟三見狀,神色驟變,身上暗紅光芒如潮水涌起,抬掌朝身前一揮,那面暗紅色令牌就飛射而出,在半空中不斷漲大開來。

  其身形緊隨令牌之后,不斷將體內法則之力灌注其中。

  只見令牌化作門板大小,擋在蛟三身前,當中不斷散發出絲絲縷縷暗紅光線,映照向四周時,那一座座神燈分身便開始一個接著一個消失。

  好不容易脫身而出的狐三,此刻也緊皺而至,跟在蛟三身后,不斷朝著奇摩子逼近。

  其手中天狐化血刀上血光大盛,刀身未動,刀勢已經攀至了巔峰。

  奇摩子回頭瞥了他們一眼,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嘲諷笑意。

  “糟了,來不及了……”蛟三絕望道。

  其話音剛落,奇摩子手掌力道驟然加重,一道金光猛地一閃,韓立的頭顱便如同熟透了的西瓜,“砰”的一聲,碎裂了開來。

  “韓兄……”狐三見狀,雙目圓睜,暴喝一聲。

  蛟三也是神色驟變,滿眼的難以置信之色。

  奇摩子沒有去管這兩人,而是從韓立的殘軀中猛地一扯,抓出來一個四五寸高的金色小人,其眉眼鼻口與韓立一模一樣,正是他的元嬰。

  “韓道友,你看……現在《大五行幻世訣》不還是我的嗎?”奇摩子滿臉快意笑容,看著被自己禁錮在手中的元嬰,說道。

  元嬰小人沒有答話,只是手腳晃動,掙扎不已,卻根本掙脫不開。

  奇摩子見狀,也不惱怒,只是雙眼之中光芒一閃,泛起了一層烏黑光芒,兩道黑霧般的的纖細絲線從其瞳孔中探了出來,將韓立的元嬰纏繞包裹了進去。

  以如此秘法搜魂,即使元嬰之上設有禁制,只要修為境界不如自己,便可輕松破解,并且元嬰中蘊含的大部分力量,也會被施術者吸收,不會浪費。

  然而,方一開始搜魂,奇摩子的神色就猛然一變,纏繞在元嬰身上的黑色絲線,就立即一縮,朝著他的瞳孔內收了回來。

  只是此刻,為時已晚!

  方才被他捏爆頭顱的韓立尸身,忽然一陣扭曲,連同他手上的元嬰小人,全都在一層法陣之力的波動中,消散了開來,化作了虛無。

  而在蛟三身側,一道青色人影浮現而出,臉上掛著淡淡笑意,卻正是大羅修士柳自在。

  他的幻術法則與蛟三的輪回法則相互配合,再以消耗掉一具替身傀儡為代價,竟是將身處在自己靈域之內的奇摩子都哄騙了過去。


  http://www.abaiyr.live/12/12757/49673403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