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第二座祭壇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第二座祭壇


  韓立站在海域上空,目光四下一掃。

  頭頂高空鉛云積聚,幾乎整個壓了下來,四周呼嘯之聲大作,一道道巨大無比的風暴從四面八方沖擊而來,卷起一道道數萬丈高的水龍卷,彼此沖撞融合,朝著深處風暴中央的韓立擠壓而來。

  韓立雖明知這不過是幻境而已,但四周令人窒息的壓迫感,和海浪不斷拍打的冰冷觸感,實在太過真實,令他也無法不感到心驚。

  “轟隆隆”

  伴隨著一陣陣震耳欲聾的轟鳴之聲此起彼伏的傳來,四周的七八道水龍卷終于沖撞到了一起,化作一道巨型水龍卷,將韓立整個人直接吞沒了進去。

  他的身形隨著混亂的水流上下翻騰,被一股股重壓不斷沖擊碰撞,整個人只覺得周身劇痛不已,神識都有些渙散。

  韓立心念一動,周身之上雷聲大作,一片金色光芒如驕陽一般綻放開來,朝著四面八方擴張而去,漫天金色電絲狂涌而出,瞬間就將那巨大的水龍卷撕裂了開來。

  他的身影直墜而下,直接墜落在了海水之中。

  韓立心中猛地一動,發現有什么地方似乎不對勁。

  這四周的海水竟然好像沒有絲毫浮力一般,任憑他運轉仙靈力抗拒,也仍是不斷地朝著海底沉了下去。

  而這幽幽深海卻似乎根本沒有底,里面也沒有任何浮游魚類,只有韓立孤零零的身影,不斷朝著下方沉入,仿佛沒有盡頭……

  韓立深陷幻境之中的同時,其他人也差不多是同樣的光景,只是個人所遇幻境的景象不完全相同罷了。

  比如,蛟三此刻就被困在了一條血色長河之中,河水內煞氣之盛令人心悸,河中同樣沒有任何活物,只有一道道身影如煙一般的幽魂,在里面起起伏伏,如水中葕草一樣飄搖不定。

  當蛟三身影被血色長河裹挾而過時,這些水草一般的幽魂便會附著而上,朝著她的身上纏繞過去,隨著一層層如煙魂影不斷纏繞,她的身子也仿佛變得越來越重,不斷朝著河床底部沉沒了下去。

  雷玉策等人此刻也都各自呆立原地,仿佛被施了定身術一樣,皆是面目猙獰扭曲,全都身陷幻境之中,無法自拔。

  就在此時,同樣定定站立原地的藍元子和藍顏,手臂之上同時有一個水印圖紋浮現而出,上面各自亮起一道藍色亮光,沖入兩人頭頂上方,匯集在了一起。

  只見兩道光芒沖撞融合在了一起之后,立即如同驕陽懸空,里面蕩漾著濃郁的水屬性法則波動,從中綻放出一層藍色光芒,化作一層水藍光幕,將他們二人的身軀包裹在了其中。

  此光幕方一合攏,身處其中的藍元子和藍顏兄妹,口中先后發出一聲悶哼,雙雙睜開了雙眼。

  “好厲害的水元幻陣……”藍顏一手壓著自己的胸脯,一邊彎腰喘息,一邊說道。

  “沒想到當年讓師傅種下的壬癸水靈符,今天在這里起了作用,也算是得了師父的庇佑……”藍元子深呼了一口氣,說道。

  “也多虧是你我二人同時在此,激發了靈符融合之術,否則單憑一道靈符的威力,只怕也難保你我任何一人從這幻陣中清醒過來。”藍顏有些后怕說道。

  “好了,事不宜遲,我們還是先趕快去那大殿中查看一二。”藍元子目光一凝,說道。

  “那他們……”藍顏看了一眼仍呆在原地的其他人,說道。

  “能不能破陣,各憑本事。”藍元子搖了搖頭,說道。

  說罷,兩人在光幕的庇護下,快速穿過了那片水汽彌漫的廣場,來到了重檐大殿前。

  藍元子來到殿門前,略一探查后,發現殿門之上再無禁制,便抬掌按在殿門上,一把將之推了開來。

  殿門朝內緩緩打開,一股濃郁的水屬性法則波動鋪面襲來,令他們兄妹二人一陣舒爽,就感覺好似有春風拂面而至。

  二人一步入大殿內,就看到了殿中佇立著一座水藍色的祭壇,樣式大小都與之前見過的那座金色祭壇一模一樣。

  眼前這座藍色祭壇上,一左一右,各有一處破損,其上懸浮著一個巴掌大小的藍色布袋,看起來好像是絲綢質地,中間繡著一團水浪圖案,表面泛著緞子特有的光澤,上面不斷有陣陣強大至極的水屬性法則波動滾滾襲來。

  在那藍色布袋旁邊,則如同金色祭壇一樣,也相伴懸浮著一團金色火焰。

  二人對視了一眼,朝著祭壇靠近了幾步,耳中頓時響起一陣“轟隆隆”的聲響。

  藍元子立即拉住藍顏,停下了腳步,側耳細聽過去,就發現那沉悶而有力的聲音,竟然是從祭壇上的那只藍色布袋中傳來的。

  那聲音聽起來,就好像是江河奔涌,閘口泄洪時的聲音,令人心悸不已。

  藍元子見此,眼眸頓時一亮,與藍顏對視了一眼,兩人臉上皆是浮現出一抹喜色。

  “小妹在此稍待,我去將此寶收了。”藍元子眼中閃過一抹異樣神色,松開了拉著藍顏的手,滿臉笑意說道。

  “哥哥莫急,你若取了這寶物,萬一真如雷玉策先前所說那樣,放出了那個絕世魔頭該怎么辦?”藍顏聽罷,眼中閃過一抹遲疑之色,說道。

  “莫要憂心,且不說雷玉策所言有幾分真假,就算真的放出了魔頭,也有其他人去對付,大不了等拿到此物之后,我們立即離開此處返回九元觀,一切事情就都與我們無關了。”藍元子拍了拍她的手,輕聲說道。

  “可是……”藍顏明顯還有些擔心,復又說道。

  只是她的話還沒說出口,就被藍元子打斷了:“你想想看,我們先是抓捕韓立不力,后又與佘蟾結怨,若是此行再無建樹,之后返回宗門之后,要面對的會是什么?”

  藍顏聽聞此言,神色微微一變,沉默了下來。

  “我們受罰不說,只怕師父也要受到牽連……可若我們能將此寶帶回門內,或許就能免除部分罪責,至少不會連累到師父。”藍元子補充說道。

  “那就聽哥哥的,你小心些。”聽完此話,藍顏的神色終于一緩,說道。

  藍元子笑著點了點頭,轉身朝祭壇走去。

  走了兩步之后,他又停下腳步,回頭對藍顏說道:

  “先前那座祭壇禁制實在太強,這藍色布袋當中蘊含的法陣之力波動不比其弱,一會兒動靜只怕不小,你與我拉開距離,小心一些。”

  “哥哥,既是如此,你可莫要一個人動手了,不如我們用那融合秘術試試,一會兒萬一出了狀況,即便不能拿到寶物,至少也可自保無虞。”藍顏聞言,似乎想到了什么,忙說道。

  藍元子聽罷,眉頭微微蹙起,顯得有些猶豫不決。

  藍顏見此,也沒有出言催促,只是目光朝周圍不斷掃視。

  “如此也好,否則以我一人之力,的確沒有多少把握。”藍元子思量片刻后,點了點頭說道。

  藍顏聞言收回目光,展顏一笑,與藍元子一同來到祭壇前。

  藍元子圍著祭壇查看了片刻之后,抬手一揮,身前浮現出許多用來布置法陣的陣旗和陣盤,開始在祭壇四周布置起來。

  ……

  幻陣之內,韓立等人的面容都變得十分痛苦,竟然沒有一人能夠破陣而出。

  而此刻,韓立還正沉在深海之中,不管他如何運轉煉神術,竟然都無法轉醒脫身。

  “莫非這幻陣并非基于神識異狀,而是通過水屬性法則之力構建而成?”他的心中冒出這樣一個猜想,一時間卻仍是不知該如何破局。

  他身處的這片海域就好像真的是無底深淵一樣,不管他怎么下沉,始終不會觸底。

  韓立心里甚至生出一種錯覺,覺得自己陷入了一個時間和空間都不存在的虛無之境,只要無法破局,就會一直這樣下沉下去,永無止境。

  ……

  約莫一刻鐘后。

  重檐大殿內的藍色祭壇前,一個環繞在祭壇之外的圓形法陣就已成型。

  藍元子在法陣四處檢查了一番后,沖藍顏其點了點頭。

  后者隨即手腕一轉,身前便有光芒閃動,一柄天藍色的油紙傘隨即撐了開來。

  只見傘面之上,繪有一副錦鯉滿塘的鮮艷圖畫,當中池塘碧綠,錦鯉鮮紅,表面似有水波流轉,看起來栩栩如生。

  藍顏輕輕轉動傘柄,油紙傘便滴溜溜地旋轉起來,其上繪制的池塘似乎也被攪動,表面皺起一層漣漪,水下的錦鯉倒似乎沒有受到什么影響,依舊靜止不動。

  她纖纖玉手輕輕一抬,那柄油紙傘就高高飛起,如羅蓋一般撐在了祭壇上方。

  “開始吧。”藍元子輕喚了一聲。

  兩人同時一掐法訣,身上便各有一層水藍色的光幕撐了開來,化作一大一小兩層靈域,相互套嵌著將他們連同那座祭壇一起籠罩了進去。

  而后,隨著兩人嘴唇不斷輕啟,口中便有吟誦之聲響起,布置在四周的陣旗便開始舒展開來,其上繪制的符紋靈光大作,釋放出陣陣強烈的水屬性波動。

  這邊波動方一起,地面上的陣盤也隨之亮了起來,一道道水藍光柱隨即從其上升騰而起,將整個祭壇都包圍了起來。


  http://www.abaiyr.live/12/12757/50006129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