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吉卦 > 第一三七章 再遇莊四

第一三七章 再遇莊四


        前頭不遠處就是那個弓形湖泊,隔著湖,竟然還能看到對面過府的賞花男眷。

        這樣能隔岸而觀容貌的賞花宴,不知道又能促成多少對佳侶,怪不得京城中那些名門貴族的賞花、觀雪、賞月宴席這樣的多!

        兩人堪堪一落座,站于亭旁的兩個小丫鬟立刻進入亭中,無聲給兩人倒了茶,再腳步極輕的退下。

        長公主府中教出來的丫頭都心思玲瓏、讓人毫無挑剔。

        季四看季云流端起茶,先是輕聞,再緩緩啜一口,笑起來:“你可聞出來了是何茶?”

        “桂花、枸杞、貢菊還有蜂蜜……”季云流端著笑道,“長公主府中的這茶,挺花心思。”

        參加宴席的小娘子眾多,許多小娘子都未及笄,喝那些茗茶,確實不好。照現代的說法,就是有綠茶中有咖啡堿,逛園子一天,也不可能就喝那么兩口茶,若過多飲用綠茶,實為無益。

        季四端起茶,放在鼻下聞了聞,笑:“你呀,你這心思是全花在這些吃食上啦!”

        正說著,外邊兩個年級不大的小娘子亦跨進亭子來,四人相見,季四、季六站起來,團團見禮一番,一淺綠小娘子看著季四與季六笑道:“不知道兩位妹妹如何稱呼?我父親姓蘇,我在姐妹中排行第三。”手一指旁邊的小娘子,再介紹,“這位是佟相國的千金,佟大娘子。”

        她剛才站外亭外可看出來了,這兩個姑娘年紀雖不大,身上衣料卻全是貢緞!這樣的料子可不是平常人家用得起的,至少也該同皇家沾上點邊才行,這才有了這番的搭訕問話。

        季云薇聽得佟大娘子四個字,不經意的看了一旁的妃色廣袖衣裙的小娘子,心道:原來這便是京城四美之首的佟大娘子。

        她心中詫異,口中溫聲笑道:“小女家父姓季,在家中排行第二,我在眾姐妹中拍行第四,這是舍妹,家中排行第六。”

        再瞥季云流的如花美貌一眼,只覺得這京城四美之首有些名不符其實了。

        “季六娘子?”沈三娘子低低呀了一聲,目中全是驚奇,“兩位妹妹可是季尚書家的四娘子與六娘子?”

        季四道:“正是。”

        蘇三娘子當場就笑了,手中拿著帕子,裊裊上前兩步,一臉較有興趣的探頭問:“聽聞,季六娘子的定親之人與莊國公府的莊四姑娘私通,可是真有其事?”

        季四眼一瞇,口中立刻不快的應道:“大理寺已經有判決書,這判決書還是經過皇上過目的,判決書上明明白白寫著,我家六妹妹與張二郎所定之親是無效的,蘇三娘子口中的定親之人,又是何出此言呢!”

        蘇三娘子不知道季四這嘴居然這么厲害,竟然把自己講了個啞口無言!她再抬首看站一旁的季云流,只見她目光澄澄,毫無半點羞憤難當之色,嘴角那絲笑意似露非露,那笑意在她看來,似乎透著一抹的詭異。

        蘇三娘子一張臉漲的通紅,站著半響,卻說不出什么道歉的話來。

        就算說錯了,她也乃是一品內閣大臣蘇紀熙家的嫡親三娘子,難道還要與從七品小官的女兒致歉不成?

        暖風吹拂,四人靜默著,蘇三娘子忽聽得旁邊一聲幽幽嘆息,“蘇三娘子,質疑皇上過目的判決,這可是要殺頭的事兒……”

        她猛然被這么一聲嚇得不自覺退后了一步,再抬首,那季六還是穩穩當當站在那里,面上一片清清淡淡,似乎剛才那唬人的話語,不是從她口中說出來的一樣!

        這樣的喜怒不上臉,這樣的深沉心思,蘇三娘子越發驚魂不定,整個人都快輕飄飄了。

        佟大娘子聽了季六的這話,連忙伸手拉了拉蘇三娘子,尷尬的笑了笑,解除兩人的不和局面:“季六娘子,對不住,是三娘子口不擇言,胡亂言語了,四娘子、六娘子千萬莫要生氣,三娘子只是一時嘴快,她心中便非這樣想的。”

        蘇三娘子這才不情愿的跟著說了一句:“對不住,季六娘子,我只是一時嘴快。”

        兩人在這里鬧了不愉快,欲轉身離去,卻看見那頭莊二夫人與莊四姑娘款款走來。

        蘇三娘子連忙拉了拉一旁的佟大娘子,示意她去看。這個若是一個大熱鬧,那就好了,可以報她適才的一語之仇!

        佟大娘子看見莊二夫人姑娘,剛想福身行個禮,就看見莊四姑娘目光越過自己,朝著后頭瞪了過去。

        后頭是何人,蘇三娘子最清楚,她心中越發高興,福身行禮,起身行走,動作越發的緩慢,就想待著看一場熱鬧大戲!

        季四與季六看見莊二夫人,同樣屈膝行了個禮。

        莊二夫人抬眼看見季云流也被邀請來了這賞花宴,雖不解,到底沒有露出什么輕視之色。

        當初在紫霞山中覺得張二郎是個好兒郎,自家姑娘與他可以配成一對兒,現在雞飛蛋打,兩家都不再與張家有所瓜葛,自家女兒折騰幾月后,名聲亦算無損,她也就打算寧事息人,不再多去追究,所以對季云流也不再有什么敵意。

        二夫人不追究了,莊四姑娘哪里咽得下這么一口氣!她那時滿心期待著張二郎的上門提親,后來得知他被季府告上了大理寺!不僅剝奪秀才功名,而且十年之內不可再考科舉,仕途前程盡毀,真真是為他心疼到腸子都打結了。

        來來回回讓如謫仙般人物的張二郎得到這樣結果的,就是這個該死的季云流!

        她若咽得下去這口氣,還不如讓她一脖子掛死在大樟樹下!她夜夜詛咒的就是這個想讓她抽筋扒皮的季云流!

        莊四心中恨出苦水,面上倒是不顯山露水,看著二夫人緩緩一笑,輕聲道:“母親,那邊亭中的景致好,不如咱們去坐一坐?”

        二夫人道:“那里有何好看的,不去也罷。”

        莊四不依不撓:“母親,您若不去,便讓女兒進去坐坐罷,那里頭全是各家小娘子,女兒去結識一下也好。”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http://www.abaiyr.live/4/4021/364080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