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明帝國的崛起 > 第一百二十章 妾名方晶

第一百二十章 妾名方晶


  林文寧和陳康帶著下屬們來搬運水泥。張昭的親衛們陸續的前來領取自己的物品。吳春時、張泰平在板車處維持著秩序。

  張昭的馬車則是往軍營外大道旁的田野行駛了幾十米,避開眾人的視線。

  爾后,張昭和方小娘子先后下車,順著空曠的田野,在柔和、清冷的陽光中往前走著。

  冬季之時,田野荒蕪。地面早被凍硬。方小娘子的棉鞋踩在地面上沾著黃土。她落后張昭半米遠,晶瑩剔透的臉蛋上帶著微微的緋紅,嬌柔的低著頭。

  張昭回頭,停下來等她。揉揉額頭。

  這些天他雖然沒有回南口村,但是和婉兒的通信未曾斷絕,保持著三天一封書信的頻率。書信里自然是無話不談。他和婉兒的感情持續升溫著。

  古詩他是不行的,只背過語文課本上的。還有些忘掉。但是網絡上的那些表白體多少接觸過,不要錢一樣的寫在書信里。

  “你是人間四月天…”

  “我在佛前苦苦求了五百年…”

  “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你裝飾了別人的夢。”

  諸如之類。這是他和婉兒間的私密之語,誰在私下里還維持著個面具呢?

  而婉兒自然也給他說起方小娘子的事。

  這個年代的習俗,正妻同意娶妾是常態。婉兒同意他納方小娘子為妾。只是,他自己挺不好意思的。這倒并非他矯情。男人么,誰不想三妻四妾?

  但是,事到臨頭其實也會猶豫。他和婉兒的感情正好,正熱戀之時,叫他再去喜歡另外一個女子,這其實挺難的。他不是圣人,見著漂亮的美人也會欣賞。但他也不是玩弄感情的人。

  所以,這便是人的矛盾之處啊!

  方小娘子的個頭很高,一米七的身高略顯高挑,這更添她的風姿。張昭看著她明秀的俏臉,輕問道:“方姑娘,你真的打算離開?”

  方小娘子輕咬著嘴唇,輕輕的點頭,“嗯。”這叫什么話?難道還是假的嗎?她有她的自尊。

  “那你打算去哪里呢?”

  提起前途,方小娘子抬頭看向遠方。荒蕪的田野一片蕭瑟,遠處的小村莊籠罩在陽光中,土墻黑瓦的院落,道路上堆著的草垛,光禿禿的樹林,風過搖動。

  此情此景令她悲從心來,想著被發配到榆林的父兄,想起去世的母親,想起衰落的家世。她就像這世間的浮萍,無所依靠,任風吹落誰惜?

  方小娘子感傷的道:“或許回江南的老家吧。我家在那里還有族人。”

  張昭搖搖頭。族人?且不說你一個人能不能回到江南去,就算回去,你這情況,別說族人,親叔叔都有可能將你賣掉。

  注意,這個詞就是字面意思。以方小娘子的姿容,她已到婚配的年紀,這是父系社會,她如果回到她老家方家的族中,她的婚事就由不的她自己。

  那大概率是屆時誰出的彩禮最高,她就歸誰。至于是做妻子、小妾、丫鬟,這誰知道?

  “方姑娘,你這個思路不行的。留下來吧!”

  方小娘子漆黑如星的美眸落在張昭臉上,神情憂傷,正要說話。張昭截斷她的話,問道:“你信不信得過我?”

  方小娘子點頭。她當然信得過張昭。

  張昭道:“留在我身邊,然后給我一點時間。我現在心里裝著婉兒的。她在我家里吃了很多年的苦,陪著我從最艱難的時候走過來。你應該不希望我是一個薄情寡義的人。給我一點時間,日后慢慢培養我們的感情。”

  方小娘子愣了愣,呆呆的看著張昭。她沒想到張昭說的這樣的坦率。可這不是她想要的答案嗎?而且還是最好的!哪個少女沒想過自己的愛情呢?

  她心中對張昭心存愛慕。那天在酒后因擔憂他還說露嘴。幸好他體貼的轉移開話題。這份愛慕有對當前生活的依戀,有對他幫助安葬母親的感激,有對他的欣賞。

  而此刻,這段時間以來的忐忑、惶然、思念終于落地。

  “嗯。”方小娘子點頭,輕聲說道。隨即,她反應過來她答應了張昭什么,頓時滿臉緋紅,嬌柔的低下頭。欣喜、甜蜜、羞澀種種情緒在心中激蕩而來。

  一陣寒風吹過,將她額前的劉海吹的凌亂。發絲飛揚。

  張昭看著眼前寒風中嬌滴滴的美人兒,心中升起憐惜之情,走上前兩步,將身上的斗篷解下來,披在她身上。幽香撲鼻,張昭這時才發現她的腰真細。“方姑娘,現在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方小娘子漂亮的眼眸漆黑如星,鼓起勇氣抬頭看著已經退開兩步的張昭一眼,風情萬種。轉身就走。走兩步后,回頭見張昭還有些錯愕,展顏輕笑,嬌柔的道:“妾名方晶。張郎勿忘。”

  張昭目送著她腳步輕快的返回到馬車中,嬌滴滴的方小娘子內心里也并非是個呆板的人兒啊!笑著搖搖頭,目光溫柔。

  他想起那年七夕情人節,他在大街上閑逛時,路過花店時見一名男子給女孩買了一朵玫瑰花。女孩輕嗅,展顏微笑。剎那間,其情意流淌,容顏煥發。

  他那時還是個單身狗。女孩的容貌未必見得多么漂亮。但他確實在夜色中覺得那女孩很漂亮,也看懂那笑容中對那男子所表露的情意。

  而現在,在這時空交錯的大明朝,有這么一個漂亮的女孩子在清冷的陽光中如此對他,展顏輕笑。令他如飲美酒,心中微醺。

  …

  …

  相聚的時間短暫。張昭問過婉兒虎子的情況后,和婉兒、方晶、老吳他們道別。

  新軍千戶所中,臘月三十晚上放假,聚餐。第二天一早,張昭便帶著水泥進宮。

  明朝的習俗,元旦(春節)的上午,百官在皇極殿中朝拜天子,慶賀元旦。這是大朝。張昭做為一個正五品的小千戶,自然沒資格參加。

  其實,這也反應出明中期后武將官職不值錢。張昭從正八品的勛衛散騎舍人跳到正五品的千戶,朝野中沒一個人覺得不對。要是文官系統里正八品直升正五品,只怕早就吵翻天。內閣、六科大概率不會奉旨。

  張昭到宮中是求見太子朱厚照。這水泥的作用,需要面圣陳說。但是,他并沒有面圣的資格,還得朱厚照幫忙轉呈。

  在宮中等到下午時分,谷大用才出來傳訊,“張舍人,小爺叫你到便殿中等一會兒。小爺馬上就來。”


  http://www.abaiyr.live/50/50054/50735818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