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悠然問鼎上九霄 > 第二百二十一章

第二百二十一章


  就在最前面的喪尸幾乎要抓到喬喬面上時。

  她緊閉的雙眼驀然睜開!

  離喬喬最近的喪尸,它的爪子已經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啊!”后綺麗在看到這樣的情景時不自覺的輕聲喊了一聲同時捂住了眼睛。

  喬喬身上原本淡淡的藍光驟然變成了刺眼的湛藍光芒。

  刺眼的光芒涵蓋在了周圍的上千只喪尸身上。

  那些喪尸只來得及張大嘴,卻來不及發出聲音就被光芒覆蓋。

  之后幾千只喪尸都變成了一個個冰雕,再沒有一個喪尸能動。

  剛才的一幕讓除了諦澤之外的所有人都捏了一把冷汗。

  別看逆風的人見過無數次喬喬的戰斗,可是眼前的一幕是他們從來都沒有見過的。

  喬喬臉色微微有些蒼白的回頭看了身后的眾人一眼,便暈了過去。

  諦澤‘唰’的閃身到了她身邊,接住了她。

  他沒有回頭,只是淡淡的吩咐道:“收集晶石!喬敏俊,安排你的人警戒!”

  沒有一個人反駁他的話,大家都無聲的按照諦澤的吩咐做。

  只是每個人在經過喬喬身邊時都放輕了腳步,包括喬敏俊。

  只是喬敏俊的眼神更加的復雜。

  喬敏俊并沒有去看倒在諦澤懷中的喬喬,他只是望著眼前冰雪一般的世界。

  所有青黑,破爛的喪尸都變成了雪白的冰雕。

  就連周圍建筑物的玻璃都像被凍住一般變得雪白。

  他甚至無法相信這一切都是那個看起來嬌弱的一直被自己認為是花瓶的女孩造成的。

  這完全超出了他的認知,而始作俑者卻一臉蒼白的躺在那里。

  諦澤倒是并沒有多少擔心,因為他知道喬喬只是第一次發出這樣復雜又強大的法術不適應才會脫力暈倒。

  寧幸先在看過喬喬的掐的法決后就知道喬喬的這個法術非常的強大。

  而且喬喬運用的并不是非常的熟練,否則再復雜的法術也可以瞬間發出。

  但是他從心底佩服這個年輕的女修士。

  寧幸先想了想后,從他的儲物袋中摸出一顆丹藥走到諦澤身邊。

  “這是我的師傅留給我的,你讓喬道友吃了吧,它可以快速的恢復靈力。”寧幸先小聲說道。

  雖然有些復雜,但是并沒有不舍。

  諦澤搖了搖頭,說:“不用,她只是不適應,一會就會醒來的。”

  “脫力看似小事,如果不處理好,也很容易傷了根基的。”寧幸先有些擔心諦澤托大。

  “寧道友放心,我這里有丹藥的,不過喬喬不用吃,她之前吃過丹藥,現在這樣反倒可以讓她更好的吸收,謝謝。”說著諦澤深深的看了寧幸先一眼。

  寧幸先聽完后面露喜色的點點頭也沒有說話就起身離開了。

  諦澤沒有說話,只是看著身著臟舊道袍的寧幸先的背影。

  他心中有些復雜,這個星球破敗如斯,可是這些修真者卻在深淵中還有這樣的善意。

  包括逆風的這些人也一樣。

  這是他在修真界從來沒有見到過的。

  他見過的只有掠奪,殺戮和背叛。

  這些人讓他從心底敬佩!

  很快,在大家慢慢都回來之后,喬喬也醒了過來。

  畢竟是在外面,喬喬沒有覺得在諦澤懷中有任何旖旎,她很快的站了起來。

  看著鋪在地上厚厚的齏粉,她都有些詫異那居然是自己的成果。

  秦曉和馮欣都有些激動,只是誰也沒有多說什么,畢竟這里還有外人在。

  所以兩人只是過來輕輕的抱了抱喬喬便走開了。

  諦澤微笑的看著大家的行為。

  池老爺子巡視了一眼周圍后問道:“好了,都回來了嗎?我們現在去哪里?”

  喬喬看了諦澤一眼并沒有說話,她的意思是隨大家。

  反正回古文宮是不太合適。

  所以他們又回到了總統套房內。

  喬喬的手刀非常的厲害,喬雅妍一直到套房內才慢慢轉醒,這一路都是王建將她背上來的。

  剛才喬喬做的那些躲在車上的王建和暈過去的喬雅妍并沒有看到。

  所以王建剛被喬敏俊叫過來的時候還有些想上去搭話,被喬敏俊攔住了。

  “王建,我小姑姑暈過去了,你背著她,我們要上樓。”說著就將手中的喬雅妍丟給了王建。

  王建心中雖然不愿,但是卻并不敢反駁喬敏俊。

  雖然喬敏俊比起喬喬,諦澤甚至司空宿要差很多,他其實并不是一個能力很差的人。

  相反,他是一個很有能力的人,在他的小隊中,沒有一個人是不怕他的。

  他與喬喬不同的是,他對小隊的管理并不是用溫和的方式。

  反而是非常雷勵的手段,讓所有的人都怕他。

  當看到王建敢怒不敢言的樣子時,喬敏俊才有種找到信心的感覺。

  可是很快他就反應過來自己是多么的可笑,王建是個什么人,那就是個欺軟怕硬的墻頭草,而且這棵草還是他奶奶放在這里的。

  就算得到這種人的尊敬都不算什么,因為王建就是一個沒有人格,可以被萬人踐踏。

  很快喬敏俊就整理好了心中的想法。

  等到頂樓時,他心中已經有了決定,之后他對喬巖宗一家人的態度已經和之前有了天翻地覆的改變。

  可是他的這種變化對于喬喬來說,根本不重要,她甚至都沒有注意到。

  而注意到的其他人并不會去告訴她。

  休息了一會之后,喬喬已經完全恢復。

  她走到主臥去找后綺麗,“篤篤篤,綺麗,是我,喬喬。”

  后綺麗打開門讓喬喬進去,這個房間原本就是她和軒轅饒住的,這次回來之后諦澤還是將她安排在這里。

  這一微小的舉動卻讓她很感動,只是看著這里的擺設,想到了兩人之間過往讓后綺麗心中很難過。

  所以給喬喬開門時,她的眼圈還有些紅紅的。

  不好意思的笑笑,“喬喬,你剛才好厲害啊!”

  喬喬知道她是故意這樣說,其實她在外面的時候就聽到她在房間里哭泣的聲音。

  不過回避別人的尷尬,是對別人最大的尊重,所以喬喬什么都沒有說。

  “綺麗,我剛才在釋放法術的時候,神識看到了不遠處的軒轅饒。”喬喬帶著笑意揶揄道。

  后綺麗聽到軒轅饒的名字時,眼睛中放出了異常美麗的光彩。

  她捂住嘴巴,眼淚滴答滴答的掉了下來。

  喬喬走過去坐在她身邊,擦掉她的眼淚。

  “別哭了,他是不放心你,不過既然看到我那么厲害,他肯定放心了。”喬喬說道自己厲害時,也有些小得意。

  她驕傲的小樣子讓后綺麗也破涕為笑。

  “他現在應該放心了!”

  


  http://www.abaiyr.live/51/51147/45490602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