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悠然問鼎上九霄 > 第二百零七章

第二百零七章


  秦曉這么一說,大家才感覺時間真的是有點久了,喬喬想到諦澤他們這么久連傳音都沒有,別真是出事了,嚇得臉色都有點白了。

  “我看看”喬喬沒有發現自己的聲音都有點顫抖。

  說完她把神識放出去,結果就看到三個人都不見了,連那個石頭都沒有了。

  喬喬撤回神識轉過來的時候眼淚已經嘩嘩的流下來了,秦曉一看喬喬的樣子,手就開始不停的抖。

  可是她的聲音卻很穩,“他們,還活著嗎?”

  喬喬搖著頭說:“不見了,他們都不見了,那個石頭也不見了。”

  秦曉暗暗的吁了口氣,沒有看到血濺當場,就還有希望!

  “欣欣,你去開車吧,我手有點抖。”秦曉說完沒聽到一點反應,“欣欣?”她轉頭就看到馮欣慘白著一張臉楞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秦曉心中嘆了口氣,雖然馮欣和房焰紋都說對對方沒有意思,但是有些東西是在心底的,可能他們自己都沒有發現吧。

  但是既然兩人都不愿意捅破那張紙,秦曉更不會去說,就當什么也不知道吧。

  再說了,她男人都丟了,也沒有心情管別人的事情了。

  寧浩看三位女士都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他問司空宿:“現在怎么辦?她為什么說開車?我們就走嗎?”

  喬喬擦干眼淚說道:“不,我們不走,寧浩你和司空宿等在車里,這里有些吃食和水,你們就在這里等我們。”

  說著喬喬從儲物戒指里面拿出來了一些吃的東西,放在后備箱里,司空宿看著后備箱里突然出現的小山一樣高的東西,無奈的想,‘喬喬這是想讓我和寧浩兩個人在車里待到地老天荒嗎!’

  不過這個時候他才不會去惹她們,一個不好三個女人的氣都發在他身上就毀了。

  所以司空宿很光棍的點點頭,“好的,你們注意安全,我們等著,放心吧!”

  喬喬和秦曉,馮欣對視一眼后三人就下車了,不過關門之前她還是不放心的叮囑道:“一定不要下車,這個車里有陣法,不論什么情況,只要你們自己不開門,就一定不會有事,天崩地裂也沒事。”

  說完之后將門一關,揮手收了后面的車,三人就走了進去。

  司空宿和寧浩兩人眼中都充滿擔憂和恐慌,如果他們出事的話,這個世界真的要玩完了!

  喬喬她們三人一直走到高樓下面時,才停了下來。

  “等一下”喬喬說著蹲在地上將里面的東西一個一個拿出來在地上擺了起來。

  雖然秦曉和馮欣很著急,可是她們也知道這個時候,要更加的冷靜,即使不知道喬喬在做什么,但倆人還是在等喬喬擺好。

  秦曉為了讓自己冷靜下來,便認真看起來喬喬的動作,這一看才知道,原來喬喬拿在手里的是一個個玉石,那么她擺的應該就是陣法了。

  其實只有九個石頭而已,可是喬喬硬是擺了有十分鐘才擺好。

  當喬喬剛說了一句“擺好了”,秦曉和馮欣就感覺一股非常玄奧的氣息從他們從四面八方涌進了陣法中。

  喬喬這是第一次擺成功一個陣法,雖然是用諦澤給她做好的玉石,而且是諦澤給她教過許多遍之后,但這也算是成功了。

  可是此刻她沒有一絲成功的喜悅之情,有的只是對諦澤的思念以及對表哥和池昊安危的擔憂。

  馮欣有點茫然的看著喬喬問道:“喬,這個陣法成功了吧?這個陣法的作用是什么?”

  秦曉也緊張的看著喬喬,等她回答。

  喬喬扯了一下嘴角,卻沒有笑出來。

  “這個陣法是成功了,作用么,是隱身和防御。”

  秦曉皺著眉頭想了一下,“可是咱們不是要進去救人嗎?這個陣法應該是不能動的吧!”

  “對,我們是要進去,可是你們難道沒有想過一個問題,就是他們三個人的攻擊加起來,應該是強于我們的,可是他們還是出了問題,到底是為什么呢?”喬喬通過剛才專注的擺陣法,已經完全的冷靜了下來。

  冷靜之后她也可以正常的思考了,“我們就是要下去,也不能就這么下去,因為你們倆人的攻擊和防御都是不夠的。”

  說道這里她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思念之情,“諦澤之前就給我說過,他給你們每個人都準備了東西,是要等到合適的時候才給你們,其實也就是攻擊和防御之類的。”

  “不過東西都在諦言那里,所以我們要進空間去找他要裝備啊!空間和外面有時間差,剛好可以讓你們稍微和裝備磨合一下。”

  秦曉和馮欣一聽喬喬的話,眼中也閃出了神采,“好,那么現在就走吧!”

  喬喬也不多說就將倆人帶進了空間中,一進去她就鎖定了諦言的位置,直接出現在了諦言面前。

  諦言看到喬喬后很自然的行禮道:“主母,您來了。”

  喬喬隨意的點點頭,“諦言,上次諦澤放在你這里說是給他們用的東西,是不是武器和防具?”喬喬直接的問他。

  諦言不著痕跡的看了秦曉和馮欣一眼,說道:“是這些東西,主母您現在就要給他們倆用嗎?”

  其實從唐悅黎的事情之后,諦言就很注意喬喬身邊的人了。

  “對,現在,你把他們倆的拿出來,看著給倆人都弄好,我們還有事情馬上就要出去,他們倆交給你了,我去找點東西。”說完喬喬就消失了。

  秦曉和馮欣兩人心中著急不已,也顧不上喬喬去哪里了,都只是看著諦言,用眼神催促他快一點。

  可是說實話,諦言就是一團黑霧外面套了一個斗篷,兩人都不知道視線應該對焦在什么地方呢,索性不看了直接說道:“諦言大人,麻煩您快點,我們趕場子呢!”

  秦曉說完之后小聲的自言自語道:“諦澤我還沒有叫過大人呢!”

  再小的聲音諦言也聽的到,所以這話讓諦言一個哆嗦,抓著兩人也消失在這里,重新出現的地方是四合院的二進院正房內。

  倆人根本來不及看房間內的布置,諦言斗篷下的黑霧忽上忽下的動了起來,房間的氣息都有些寒意。

  只是這個寒意與喬喬冰系發出的寒意完全是兩個概念。

  喬喬是讓你覺得很冷,可是諦言弄出來的這個寒意,是讓人從靈魂深處覺得特別特別的冷。

  秦曉和馮欣這才覺得有些不對,秦曉冷冷的說道:“諦言,你想干嘛?”

  “就想問問二位,外面出了什么事情!”諦言在面對諦澤和喬喬時,說話的聲音雖然算不上是如沐春風,但也是溫和的。

  因為之前諦言是不能說話的,上次喬喬突破之后,在金芒的幫助下,硬是將諦言不能說話的毛病給治好了。

  所以諦言說話的聲音,有些機械化,但是平時聽起來還是很可愛的。

  但此時此刻,配著他散出的寒意,他的聲音就讓人覺得有些毛骨悚然了。

  


  http://www.abaiyr.live/51/51147/45824789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