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悠然問鼎上九霄 > 第一百九十六章

第一百九十六章


  喬喬正在空間內修煉,天麻急匆匆的走過來,可是諦澤和喬喬兩人都在深層的入定中,根本不可能馬上就醒來的。

  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逆風的別墅之所以沒有反應,就是因為里面根本沒有人。

  只有一個天麻在看門,他聽到敲門聲就進了空間,可是居然沒有一個人是醒著的。

  他再著急,也不會在沒有征得同意前就給喬德宇開門放他進別墅的。

  所以等大家出去的時候,就看到別墅區這里已經是燈火通明了,甚至許多人穿著睡衣站在附近看著這邊。

  諦澤是天麻的主人,所以天麻著急的走來走去時,諦澤就醒了。

  “怎么了?”他知道如果沒有事情,天麻是絕對不會這樣的。

  “主人,喬德宇帶著喬巖成過來,一直在敲別墅的門,哦,現在外面才5點。”天麻聽到諦澤的問話,麻溜的一口氣全說了。

  諦澤早都想到事情不會像喬巖宗想象的那樣輕松,所以也沒有多少意外。

  他一醒,和他在大循環中的喬喬也醒了過來,這些話她都聽到了。

  “走吧,出去看看,其他人就不用叫了,讓他們修煉吧。”諦澤知道喬喬醒來后說道。

  “好”

  他們倆是不想叫大家,不過其他人大概是記得要出基地的事,也已經在湖邊說話了。

  “你們倆怎么了,表情怪怪的。”房蘇云最了解自己女兒,一看喬喬就知道有事,她還以為是因為喬雅妍的事情倆人鬧矛盾了。

  喬喬翻了個白眼說道:“喬老頭在敲咱家大門呢。”

  “現在?”

  “現在!”

  “那去看看吧!”這下大家也不聊天了。

  剛出空間就聽到連續不斷的敲門聲,他們放出神識一看都黑了臉,他們別墅外面已經站滿了人,只是那些人臉更黑。

  秦暉拍了拍喬巖宗,一臉看好戲的表情,“你家老頭子是這個!”說著豎起了大拇指。

  喬喬沒有去看她爹的表情,只是和眼中閃過一絲笑意的諦澤一起去開門。

  她抓住了喬德宇下意識敲下來的拐杖,冷冷的看了外面一眼。

  明明是雍容明媚的一張臉,可是那眼神卻讓那些人有種遍體生寒的感覺。

  “哼!”拐杖被人抓住喬德宇先是一愣,可是拽了半天也拽不回來。

  而且抓著拐杖的還是自己的孫女,喬德宇哼了一聲,可惜喬喬根本不吃他那套。

  說起來諦澤可比喬老頭有威嚴多了,可是從一開始喬喬就沒怕過,想來硬的嚇唬人,沒用的。

  喬巖成連忙上前說道:“侄女,吵到你們了吧,主要你爺爺太想念你爸爸了,來我們先進去吧。”喬巖成的聲音是沒什么,不過看著喬喬的眼神卻有些哀求之色。

  “喬喬,讓他們進來。”喬巖宗發話了,喬喬立刻松開了手。

  沒想到喬老頭居然舉起了拐杖,喬巖成嚇的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說道:“爸,是不是太黑了看不清,來我扶你。”

  他可是看到他爸舉起拐杖的時候,喬喬身邊的男人那個眼神,太可怕了。

  諦澤的眼神大家是沒有看到,可是喬巖成的表情和動作他們可是看的一清二楚,池昊和房焰紋都低著頭悶笑起來。

  喬巖成扶著喬德宇進來之后,喬喬就將門關上,也將所有好奇的目光都關在了外面。

  喬德宇環視了四周,主要是看了房間內的擺設,雖然看起來不動聲色,但心里他還是有些驚訝的。

  不過想想也對,能住在這里,手里怎么可能沒點貨呢。

  喬德宇轉回頭就看到坐在一旁巍然不動的喬巖宗,心中不禁一陣氣結。

  他是看出來了,喬巖宗根本就不想和他說話,從小這個兒子就沒讓他省心過。

  “巖宗,我要和你談談。”喬德宇站起來說道。

  喬巖宗皺了下眉,但是想到老頭子絲毫都不顧忌的話,還是領著他來到了書房。

  喬巖宗大馬金刀的坐下后直截了當的說:“說吧,什么事。”

  喬巖成努力的當隱形人,他只要能聽到話就行了,他一點也不想發表意見。

  “我是你父親,我們三十年都沒有見面了,你看看見面之后你對我有一點的尊重嗎?”喬德宇用痛心的聲音沉重的說道。

  可惜現在喬巖宗早已不是三十年前的愣頭小子,更何況修真之后的他心性早已堅定不已了,絲毫不為喬德宇的話所動。

  “這些年,我很想你,我想著你怎么都會回來看看我的,可是我等啊等,你沒有一次過年回來過。”

  “你說你怎么這么狠的心呢?”

  “古人云:天下無不是的父母,可是到了你這里,好像我和你媽欠了你似得。”

  “你說你當初那么調皮,你媽多辛苦把你拉扯大,結果你呢?說走就走,搞的整個B市都認為是她容不下你。”

  “你現在收拾東西,跟我回去,我們一家人終于團聚了,以后好好的生活。”

  喬德宇一番話下來,喬巖宗心中只有冷笑,喬巖成卻快哭出來了,他就知道他爹不是來認親的,是來結仇的。

  連他都知道當初他媽對喬巖宗多不好啊,可是他爹居然還能說出這么不過腦子的話,一定是昨晚沒睡好今天早上出來的時候把腦子掉床上了。

  喬巖成想來想去,覺得自己應該在這種時候說點什么,結果剛張嘴,喬巖宗冷冷的一個眼神過來,他又做鴕鳥狀。

  不過他心里倒是有些暗喜,最起碼他哥是想保住他的。

  喬德宇等了半天也不見喬巖宗說話,他橫了一眼,發現喬巖宗靠著椅背喝著茶,好不愜意,低頭一看,自己面前可是什么都沒有!

  喬德宇拿起拐杖狠狠的在地上敲了幾下,“你看看,你出去這么多年,修養,家教全都丟了!你爸跟你說話,你連個聲都不出!”

  喬巖宗根本不為所動,笑呵呵的問道:“爸,你讓我回去,你也應該知道,我有家有室的,總要問問老婆孩子的意見吧!您說讓我去,我就跟你走,我老婆孩子怎么辦?”

  “再說了,你說的那些話,呵呵,你要我怎么應你的話,難道跪在你面前痛哭流涕,告訴你我錯了,然后我拋家棄女以后都聽你的?”

  結果喬巖宗說完后抬頭一看,喬老爺子居然一臉理當如此,好像他就應該是那樣才是對的。

  真是把喬巖宗給氣笑了。


  http://www.abaiyr.live/51/51147/46140393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