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悠然問鼎上九霄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女人心,海底針

第一百二十一章 女人心,海底針


  此刻的諦言就是一直在控制黑霧嗎?不是!諦言斗篷下已經是滿面的震驚了,說實話他并不是很想和喬喬打,畢竟他和喬喬的修為差距太大了,就是丹晨都不是他的對手,更何況還只是元嬰期的喬喬呢!

  可是他又不能直接說出來,這樣喬喬會很沒有面子,喬喬不開心到時候王也會不開心,那他就必須讓喬喬知難而退,所以才有了這團喬喬根本對付不了的黑霧。

  可是喬喬并沒有知難而退,在所有法術都無用的情況下,她還能靠著身法躲避并且繼續想辦法,這種毅力他讓他佩服,此時他都有些期待喬喬能想出什么辦法來打敗他的黑霧了。

  畢竟他這可不是一般的黑霧,在知道自己今后只能是這樣的樣子后,他讓諦澤專門給他找了暗夜深淵中的黑瘴氣,花了幾萬年煉化之后,就變成了現在的黑霧,非常的厲害,現在放出來的其實只是一點點而已。

  喬喬用了很多的方法,那些金色的靈力該干什么就干什么,根本不聽指揮。

  她急的汗都出來了,就在她快放棄的時候,白嘯的聲音在她腦中響起:“喬喬,你可真傻!你請他們過去干嘛?用神識引導他們出去啊!”

  “神識?我以為是要對話呢!”喬喬捂臉。

  “姑奶奶,你是來逗我玩的吧!還對話呢”喬喬能感覺到黑霧的威壓,白嘯也是可以感受到的,所以他都急死了,喬喬還在這逗樂呢!

  白嘯還在跳腳,喬喬已經用神識將金色的靈力順著經脈引導了出來,對著諦言的黑霧發出了一個急速冰凍,只是這次的急速冰凍同之前的完全不同,這次的急速冰凍完全是由金色的靈力發出的,喬喬面上并沒有表現出來,還和之前一樣有著一絲絲的緊張,諦言完全沒有發現這其中的不同。

  急速冰凍很快就和黑霧相遇了,喬喬的眼中這才閃過一絲狡黠,諦言雖然發現了,但是他也發現自己居然失去了對黑霧的控制,那里面可是有著一絲絲自己的神識的。

  急速冰凍原本的白霧狀此刻卻發出了金色的光芒將黑霧包裹住,黑霧完全不能移動,之前的威壓也無法泄露一絲一毫,所以諦言才失去了對黑霧的控制。

  抬頭看了眼諦言,對他呲牙一笑,說:“還給你吧,知道這個東西不容易煉制呢”,說著就控制著金光將黑霧送到了諦言面前,喬喬又通過神識讓金光放開對黑霧的包裹讓它離開,只是沒想到卻突然發生了讓喬喬和諦言都很瞠目結舌的事情。

  金光居然不愿意歸還黑霧,通過神識喬喬能感覺到金光要將黑霧帶回去,可是回去哪里?金芒回去的地方不就是喬喬的身體里么!以喬喬現在的小身板黑霧能讓她分分鐘上西天,可是金光一再保證,還威脅她如果不讓它帶回去,它就滅了黑霧。

  這下喬喬就為難了,畢竟黑霧是諦言的東西,而且煉化起來極為困難,所以她看向諦言,畢竟他應該也可以和黑霧交流吧,“你知道了嗎?”喬喬被金光搞的有些萎靡了,有氣無力的問諦言。

  諦言道:“讓它去吧,應該沒事的,請主母放心!”說完還行了一禮,可惜喬喬根本不買他的帳,白了他一眼說道:“我要是完蛋了!你就等著諦澤和你談人生吧!哼!”

  諦言低頭不語,心中卻暗道:“女人心果然是海底針啊,之前差點和我成閨蜜了,這會居然說翻臉就翻臉了!還是王厲害啊,能搞定喬小姐!”

  喬喬和諦言這一交手后就深感自己的不足,本來是想休息的,現在決定還是繼續練武技吧,便讓諦言離開了。

  黑霧跟金芒進入了喬喬的穴位中后,喬喬便沒有再管了,其實不是她不想管,實在是管不了,她一路看著它們一起進入了穴位后金芒就包裹住了穴位,讓喬喬的神識都無法進入。

  喬喬郁悶的坐在演武廳的地上,感嘆道:“哎,要是諦澤在就好了,我連個金芒都沒有辦法,還帶外人回家,怎么說我都是一家之主吧!居然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說著還拍了拍地板。

  本來在丹田內修煉的白嘯聽到喬喬的話之后抱著肚子笑翻了,丹田內的小老虎也抱著肚子打著滾兒。

  白嘯笑完之后才正色道:“喬喬,你這金芒太高級了,我想就是諦澤在也一樣沒有辦法的,終歸還是你的修為太低了,否則他們一定不會不聽你的話的,畢竟你剛才一叫他們不也出去了!”

  喬喬承認白嘯的話是對的,可是她才修真多久啊,要等到她修為高深能真正控制這些金芒的時候,黃瓜菜都涼了,從現在來看,這些家伙就是不穩定因素啊,不聽指揮是大忌!

  這是諦澤告訴她的,此時此刻喬喬真的是無比想念諦澤!

  “好吧,你說的對,歸根結底還是我自己太弱了,我現在要練習武技了,你不許說話!否則,我就不管你的事情了!哼哼!”她的威脅很有效果,再沒有聽到白嘯的聲音。

  雖然現在修為到了元嬰中期,但是武技絕對是個熟練度的問題,之前練習和打喪尸的時候,以為已經非常好了,可是當她的修為提升之后再回頭看的時候才發現,其實還只是比較熟練而已,有些地方可以說是破綻百出。

  這大概就是眼界高了,看的就更深刻了吧。

  喬喬一遍又一遍的練習,并且在腦中演算各種的可能和自己應對的方法,如果不是演武廳的地面材料特殊,可能地上的汗水已經匯流成河了。

  只她腦中一直有一個聲音“不夠,不夠完美!”不知過了多久,諦言的聲音在門口響起:“主母,池老和焰紋已經出關了。”

  喬喬揮手發出一個潔塵咒將自己弄干凈清爽才把門打開,諦言站在門口,看到喬喬出來后恭敬的行了一禮又將剛才的話說了一遍,喬喬沒有說話,只是皺著眉頭還在想剛才自己練習武技的事情。

  “諦言,我剛才練習武技的時候總覺得欠點什么,好像熟練是熟練,但是......”諦言是什么人,喬喬還沒說完他就明白了,其實這個事情說白了就是喬喬動手的機會太少了,他想了一下便又恭敬的道:“主母,說是熟練其實就是不熟練,武技一個人練習不如與人交手來的效果好”。

  諦言的話讓喬喬很是認同的點點頭,說:“你說的對,不過現在能陪我練手的人都沒有,你剛才不是說老爺子和表哥出關了么,我準備帶大家出去了,我還是殺喪尸吧,趕快給你們把晶石準備好了,你們到時候就可以陪我練手了”

  說完又看向諦言陰測測的笑道:“如果到時候你還不陪我打,我就讓諦澤叫你過來喝茶!”

  說完后喬喬愉快的向著星月湖走去,而諦言被喬喬嚇唬的后背一寒,雖然說她是狐假虎威可諦言就怕諦澤啊!

  他不禁想到,“有個怕老婆的主子,底下的人也很難做啊!”

  嘆了口氣慢悠悠的跟在喬喬的后面走著,可是卻始終落后了喬喬一米左右的距離。


  http://www.abaiyr.live/51/51147/46795331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