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悠然問鼎上九霄 > 第四十四章 拆伙

第四十四章 拆伙


  馮欣快速的將東西都收拾好放的和之前差不多,這才打開那封信讀了起來:

  “馮欣,希望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們還在基地內,雖然說害人害己,但壞人首先害的是自己,我知道有些人一直都不甘心被我們放在基地內,也知道她各種心思層出不窮。包里我給你留的東西你應該看到了,你可以找機會自己離開,也可以來找我們,對于善良的你,我們都是歡迎的。”

  看完信之后的馮欣內心久久不能平靜,茫然無措的將信收了起來,嘴里喃喃道:“杜姍姍怎么還不回來。”

  可她卻不知道杜姍姍在出去之后并沒有去打聽什么情況,只是不停的到處轉悠著,看著周圍嘈雜的環境,哭鬧的小孩,走來走去的人都渾身臟兮兮的,越發讓她覺得喬喬將她放在這個基地就是喬喬故意的。

  可惜她不知道她在四處亂轉的時候,自己早就被人盯上了。

  或者說喬喬他們在進入基地之后,就被人盯上了。

  心里正在詛咒著,突然感覺被人撞了一下,正要發火的杜姍姍回頭看到的卻是一張不懷好意的臉,笑的猥瑣說話也下流:“小姑娘多少錢一晚上啊?”

  杜姍姍再怎么樣也畢竟還是個小姑娘,以前也只是在寢室里使使壞,又經過之前的事情,看到這樣的人,聽到這樣的話,已經嚇的有些發抖了。

  這個猥瑣男又上前一步,用手摸摸杜姍姍的臉,咂咂嘴說道:“小姑娘真嫩啊,賠大爺一晚,給你10斤大米怎樣?我可是看在你這么嫩的份上才給你這個價的,否則只有一片面包!怎么樣,跟大爺走吧!”

  說著已經去抓杜姍姍的手了,杜姍姍已經被嚇呆了,絲毫沒有反應過來。

  旁邊的人雖然也有人臉上帶著不忿,可是卻沒有人站出來說一句話。

  杜姍姍幾乎要絕望的時候,“把你的臟手拿開!”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來,接著一個長發的女孩一把拍開了猥瑣男的手,又踢了他一腳,抓起杜姍姍就跑了。

  逃跑的路上還能聽見后面猥瑣男的罵語,被這個女孩拉著七拐八拐的也不知道跑到哪里了,這里人很少,兩人藏在一個帳篷后面相互看了一眼,都哈哈哈的笑了起來。

  “謝謝你救了我,我叫杜姍姍。”杜姍姍看著這個穿著白裙子的女孩說道,“你可真漂亮啊!”女孩抬起手正要攏頭發的手頓了一下,只是將耳邊的碎發撥到了耳后,羞澀的笑了笑說道:“剛才嚇死我了,你叫我松月就好。”

  杜姍姍看著羞澀的松月覺得這個女孩很容易讓人心生好感,“你怎么一個人出來亂跑?這樣很不安全的,”難得杜姍姍也想起來關心人。

  “我在這里已經待了好幾天了,”左右看了看之后在杜姍姍耳邊輕輕的說道:“我跟在錢哥身邊,一直是他在保護我的,他在這里很熟而且他身邊有很多人呢,你知道現在亂世,女孩子沒有人保護是很危險的,你呢?姍姍,你為什么一個人亂跑?”

  杜姍姍聽了松月的話想起了喬喬他們,低聲說:“我本來是跟著一隊人的,后來他們把我扔在這里了……”于是杜姍姍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將她心里的憤恨,還有喬喬他們的一些情況都告訴了這位叫松月的女孩。

  當松月聽到杜姍姍說到諦澤時,雙眼閃過一絲異樣,正在訴苦的杜姍姍并沒有發現。

  “什么!他們怎么這樣啊!太過分了!他們的條件這么好,帶著你們就怎么了,居然就這么將你們丟在這里!”說罷有些猶豫的看著杜姍姍,“姍姍,你真是善良,如果是我被他們這樣丟下,我真的是要氣死了,沒想到你就準備這樣算了。”

  杜姍姍哪里能算了,只是她也不好直說出來啊,松月像是沒有看到杜姍姍的欲言又止,接著又說:“姍姍,我跟你說實話吧,這個基地其實很不好的,你看這么亂,誰知道以后會怎么樣。”

  “其實錢哥說他準備今明兩天就準備要離開呢,本來我帶著你和你的朋友一起也沒什么,但是如果我們就白吃白住的話,可能也有點說不過去呀”說罷為難的看著杜姍姍,一副全是為她著想的樣子。

  “而且錢哥這里的吃的用的這些天下來也不多了,我出來就是為了看看能不能用我自己的首飾換點東西,到時候拿給錢哥,你想想,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啊,如果我拿了東西給錢哥,我在車隊里也有話語權啊想怎么樣別人也不能說什么,是不是?”

  杜姍姍看著松月手上的戒指,皺了皺眉頭“這能換多少東西?”

  亂世黃金,盛世古董!這個道理她還是懂的,可是怎么樣才能搞到物資呢?

  看著杜姍姍因為想不出而糾結的臉,松月嘆了口氣說道:“姍姍你別糾結了,雖然你說的喬喬他們狠心的把你丟在這里,不過既然我救了你,我一定不會不管你的,你放心。”

  杜姍姍聽到松月的話卻瞬間眼睛發亮了抓著松月的手喊了起來:“小月你說什么,你再說一遍?”

  松月茫然的看著杜姍姍說:“我說我救了你一定會管你的,你放心。”杜姍姍卻擺擺手說:“不是這句,前面一句。”

  松月又想了想說:“前面?前面我說那些人狠心的將你丟在這里。”杜姍姍卻拍拍手說:“對,就是這句!松月,他們既然能狠心將我丟下不管,還一路上對我那么不好,哼!他們能做初一,我也能做十五。”

  收起臉上的猙獰,又換上難過的樣子看著小月:“松月,我這樣想會不會不好啊?”

  松月挽起杜姍姍的胳膊說:“姍姍,他們太過分了,我們是好朋友,我支持你。可是要怎樣做呢?”

  “他們有兩輛車停在停車場里,你不是說錢哥對這里很熟嗎?能進去嗎?我只能想到這么多。”

  “這樣……我明白了,你住在哪里你告訴我,你先回去收拾東西,一會我來接你們吧。”松月站起來準備離開,杜姍姍卻有些猶豫,她不是很想帶馮欣一起過去,在她看來馮欣就是個爛好人,如果知道這些事情,馮欣很有可能去告訴喬喬他們。

  “松月,要不然你告訴我你住的地方吧,我們也沒有什么東西,很快就好了,我來找你,時間上能快一點。”

  松月假裝沒有主意到杜姍姍的托詞,笑了笑,“好的,我住在……”將地址交代了之后兩人就分開各自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杜姍姍想好了說辭,很快就到了她和馮欣的帳篷這里,看到馮欣站在外面等著自己,看到自己回來之后很是開心,杜姍姍心里有些猶豫,要不然帶著馮欣一起去吧。“姍姍你去哪里了,我們做飯吧,我剛才收拾的時候才發現喬喬他們給咱倆留了好多東西呢,夠咱們吃好一陣了。”

  馮欣的話卻讓杜姍姍的怒火又燃了起來,也對帶著馮欣一起去松月那邊又產生了猶豫。

  馮欣總是覺得喬喬他們好,被丟下了還覺得他們好,這個傻子!!!

  這樣想著,杜姍姍也下定決心不帶著馮欣一起了,大不了等事成之后再回來接她,總之不能讓她破壞了自己的事。

  決定好了說話也輕松起來,攔住了準備去做飯的馮欣說道:“馮欣,你別做飯了,我收拾一下東西就走了,剛才遇到一個很好的女孩子,她救了我,她那邊有地方可以住,我先過去看一下,如果地方夠大的到時候我過來接你,主要是加入他們要條件,我先去和他們談談,談好了你也就可以一起過去了。”

  聽著杜姍姍的話,馮欣臉上的笑差點維持不住了。

  自己陪著她這么一路下來,當初在加油站的時候如果不是她鬧,幾個男生根本沒那么容易出事,如果不是她折騰,喬喬她們能丟下兩人嗎?

  現在她居然……算了,喬喬說的對,這種人害人害己,自己何必跟著參合。

  于是點點頭,“好吧,那你去吧,我幫你收拾東西吧。多帶點吃的過去吧?喬喬給咱們留了挺多的。”

  仔細觀察著杜姍姍的表情,發現她聽到喬喬她們的名字時表情變的很猙獰,看來喬喬說的沒錯,她真的是有什么壞主意,馮欣實在是想不明白為什么人家救了她幫了她到最后好像還得罪了她。

  看著杜姍姍愛不釋手的拿著那個天藍色的包裝東西時,馮欣撇了撇嘴,討厭人家卻不討厭人家的東西,什么人啊!

  “馮欣,被褥什么的我不好裝,吃的我就多拿點哦。”馮欣聽到這話愣了下,她去投奔別人丟下她,自己卻是一個人,被褥再多能當飯吃嗎?不想和她計較,“好,你拿吧,給我留些就行了。”

  將包裝的鼓鼓囊囊的,跟馮欣揮揮手就走了。

  馮欣想了想,背起自己的小黑包也跟了上去,她到要看看,杜姍姍神神秘秘的到底在搞什么鬼。


  http://www.abaiyr.live/51/51147/48041880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