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悠然問鼎上九霄 > 第三十六章 青金石

第三十六章 青金石


  樓下發生的這些喬喬并不知道,就像房蘇云說的,昨天晚上諦澤無意中說空間里有一種石頭很適合做水晶棺,喬喬一聽就拉著他進了空間讓他馬上做一副出來。

  諦澤很久都沒有看到喬喬風風火火的樣子,看著她極力壓抑自己的情緒,盡量讓自己看起來沒什么事,諦澤扯了一個幾乎看不出來的笑,什么話都沒有說,只是喬喬說去哪里就去哪里,喬喬說怎么樣就怎么樣。

  當諦澤帶著喬喬來到很遠的一座小山上后,喬喬有些乍舌,整座山上都是這種叫做青金石的石頭。

  透明的石頭,有一些看起來看起來和鉆石很像,是純白的,有些則是粉色或者茶色的。

  其實青金石是在用在煉器時增加武器的硬度,所以它比金剛石要堅硬許多。

  喬喬選了純白色透明的兩塊,讓諦澤做成了水晶棺。

  成品看起來非常的不錯,如果不是為了放置悅黎父母的遺體的話,可能會更讓人覺得喜歡。

  站在水晶棺前許久,喬喬噓了口氣,將悅黎父母的遺體從儲物戒指中取了出來放入水晶棺內。

  昨天那種情況下,大家為了不讓悅黎難過,在車下的時候就用白布蓋著遺體,所以喬喬根本就沒有看過。

  后來也沒有注意就直接放進了儲物戒指中,可是現在一看,真的是驚到她了。

  “啊!諦澤你看。”說著指著水晶觀內悅黎媽媽的遺體,皺著眉頭看向了諦澤,“當時都沒有注意,沒想到被喪尸毀的這么嚴重,這要是再讓悅黎看到了不得難過死了。”

  傷心不已的喬喬都不忍心看,將頭轉了過去。

  諦澤眼中閃過一絲柔和,輕輕握住喬喬的手安慰道:“好了,不要難過了,逝者已矣。”說完看著兩人的遺體皺了下英挺的眉頭,“我還是給收拾一下吧,否則明天這個樣子大家看到……”話雖未說完,但是喬喬明白他的意思,自己看到都難過成這樣,那悅黎看到父母變成了這幅樣子一定會受不了的。

  于是諦澤又冒充了一回入殮師,還好有空間的支撐,在這里面做任何事情都是對他沒有傷害的。

  閉上眼睛回憶了一下悅黎媽媽的相貌之后,諦澤動了起來,喬喬只覺得諦澤的手看起來像在飛舞一般,瑩潤的白光在他的手上和悅黎媽媽的遺體上覆蓋著。

  “喬喬,還要一會才能好,你去山上看看有沒有喜歡的石頭,撿幾塊回來,我給你做個好看的首飾什么的。”原本焦急等待的喬喬被諦澤突然的話說的一愣,喬喬想大概是要很久,他怕自己等急了吧。

  “好的”于是點了點頭,轉身去了山上。

  別說,還真的讓喬喬找到幾塊成色非常好的粉色青金石,真的和粉鉆一模一樣,看起來既夢幻又美麗。

  喬喬掂了掂分量十足的粉色青金石不禁感嘆道:太奢侈了!

  等喬喬抱著石頭下山的時候,諦澤早已弄好,他又從入殮師變成了風清云淡的高冷大帥哥。

  看著喬喬一路從山上走下來,抱著石頭累的氣喘吁吁,諦澤無奈的搖搖頭,“你為什么不把石頭放進儲物戒指里?你也可以瞬移過來的!”喬喬正要抬起手擦額頭上的汗,聽到諦澤的話后,差點把石頭扔了。

  嘟著嘴氣呼呼的說道:“我忘記了!”

  惡狠狠的將手里的石頭塞進了諦澤懷中,這才將汗擦掉,拿起桌上的杯子將里面的茶一口氣喝掉后,才長長的出了口氣,極為沒有形象的坐在了諦澤剛才坐著的椅子上。

  諦澤看看手里的石頭,這大小同悠然居里的石凳子都差不多了,不過成色確實是不錯的,也算她會挑。

  “想要什么?”

  “沒想好,你看著弄吧,我相信你。”完美詮釋了葛優癱的真諦的喬喬微微擺了擺手,“我先休息一下,再去看阿姨吧!”

  “嗯,放心好了,絕對和真人,哦,活人一模一樣的!”諦澤自信的語氣讓喬喬連休息都不休息了,直接站起來去看。

  看喬喬張大的嘴巴就知道了,諦澤剛才說的時候絕對是保留了,人家不是自信,那叫謙虛。

  看兩人躺在那里,就像睡著了一樣,簡直栩栩如生,喬喬都覺得自己不敢大聲說話了,怕吵醒他們。

  喬喬都能想到等明天大家看到之后驚訝的表情,以及悅黎傷心的樣子。

  諦澤看喬喬又要哭了,連忙道:“忙了快一整夜了,我有點累了,你也該去修煉了。”

  原本還沉浸在悲傷中的喬喬一聽到諦澤說累了,立刻拉著他的手上下看看,又揮手將兩具水晶棺收進了專門的儲物戒指中,到時候要交給悅黎的。

  “你沒事吧?你覺得哪里不舒服?要去躺一會嗎?”喬喬焦急的問了一連串問題,諦澤沒想到自己說了句累了,居然能讓喬喬如此著急,他忽然覺得剛才自己的這個主意真的很差勁。

  將還在不停問自己的喬喬一把擁入了懷中,“你干嘛呀?要悶死我嗎?”喬喬悶悶的聲音從他懷里傳出來。

  “別動,讓我抱一會。”讓原本扭來扭去的喬喬停了下來,因為被諦澤抱的很緊,他的聲音在喬喬聽起來并不是很真切,但就是這種縹緲的感覺,讓喬喬誤以為諦澤身體很不好。

  不過也是,整整一夜兩人就沒閑著,當然最忙的還是諦澤了,一會要制一具棺材,一會又要做入殮師。

  過了一會,“好了,回去吧,你去洗洗,然后好好修煉一會,即使再難過,新的一天也會準時來到。”

  “嗯!”

  洗澡修煉,等再出空間的時候,就看到大家都比較平靜的坐在客廳說話的場景。

  喬喬還偷偷傳音給諦澤說:“還好不是一群人都泣不成聲的場面,否則我都不知道該哄誰了。”

  “傻姑娘,你應該哄我!”丟給喬喬一個小炸彈之后,諦澤就去和喬爸說話了,也不管喬喬臉紅紅的站在客廳的傻樣子了。

  雖然有些害羞,但是不能否認被諦澤開了玩笑之后,喬喬的心情好了很多。

  “你們來了。”房蘇云無精打采的跟喬喬說道,其他人也都只是點了點頭,這種時候,誰也沒有心情去聊天。

  “既然你們來了,那我們商量一下今天下去清理喪尸的事情吧。”老張是眾人里較為理智的那個,其實他和老唐的關系很好。

  大家早都憋了一肚子火了,聽到老張的話后全都坐直了身體豎起了耳朵。

  “昨天發生了讓我們都很悲痛的事情。”

  “我知道大家的心情,我也知道大家急于殺喪尸,所以我們希望你們能整理和冷靜一下心情,等會我們就下去,傷痛和難過暫時放下。”說著喬喬眼神悲傷的看了每個人一眼。

  “我希望大家下車的時候,不帶仇恨,帶著理智。等我們回來了,為兩位好好把后事辦了!”

  喬喬的話猛然聽起來有些刺耳,但其實是對的,大家也都理解,紛紛點頭表示同意。

  “那好,今天大家繼續兩組,但是必須兩人互為一小組,打的同時要互相關照,不能只顧自己打,我們要學會協作。這也是過去公司里一直都提倡的‘團隊精神’。”喬喬這話很得幾位長輩的認同。

  “對,喬喬這個想法很好,之前雖然都是一個組,但是比較多的還是自己管自己,這樣最忙的就是老張了。”秦暉拍拍扶手對著老張說。

  老張微微掀了掀嘴角,沒有說話。

  “如果按這樣的話,安全性要提高很多。”喬巖宗贊同的看了喬喬一眼。

  喬喬并沒有因為大家對自己的贊同而表現出一絲一毫的愉悅,反而是難過的看向悅黎。

  “悅黎今天不要參加!”看到悅黎急忙要站起反對,喬喬趕快走了過去抱住了她。

  “你別急,我告訴你原因,第一,你今天精神恍惚,很容易出錯。第二,你今天明顯體力不好,還是很危險。第三,你應該去把阿姨叔叔的后事準備一下,讓降香幫你,有些事情還是得你來做,打喪尸不急于現在,但是如果你今天一定要去,出了什么事情,你唐家可就沒人了,悅黎,聽話!”

  還有一點喬喬沒有說,悅黎現在的情況下去打喪尸,很容易沖動,到時候害人害己啊。

  聽了喬喬的話,悅黎看看圍坐在自己周圍的眾人,每個人的臉上都是關心和心疼的神色,讓她心里那種抽搐的感覺好一些。

  她也知道今天自己是不適合下車去的,抬起慘白的臉對喬喬點點頭,“好的,我去準備爸爸媽媽的后事,你們都注意安全。”

  喬喬心里這才出了口氣,如果悅黎一定要下去的話,還得分出兩個人來看著她才行。

  “那大家趕快去準備一下,其實外面喪尸也不多了,但是保險期間還是和昨天一樣先放一部分進來,天冬也一直在觀察倉庫那邊的情況,沒有什么變化,所以我們先不用擔心那邊,大家開動吧。換好裝備在門口集合。”

  暫時看來一切都沒有變化,每個人下車后都非常的謹慎小心,戰斗中也要比之前仔細許多。

  他們盡量和旁邊的人協同作戰。

  沒有人冒進,危險時有人從旁邊幫你格擋,當后背更加安全時,速度反而更加的快了。

  很快圍住車的普通喪尸都被消滅干凈了,喬喬清理了地面,又將喪尸晶石拾取之后,大家緩慢的向倉庫那邊推進。

  外面的普通喪尸已經沒有幾個了,池昊和房焰紋兩人在最前面,幾位爸爸在兩邊,將女士圍在中間,大家一點一點地打過去。

  喬喬的神識一直鎖定著倉庫里面,通過神識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只變異喪尸非常的狂躁。

  只是它幾次走到了門口,卻又退了回去,實在是不知道為什么。

  喬喬覺得很可惜,如果它能出來的話,那就是最好的事情了。

  已經距離倉庫只有二十米了,可是喬喬的神識仍然只能看到倉庫內少一半的面積,再里面一點的地方卻是一片黑暗。

  如果一旦進去了,戰斗起來的話喬喬感覺實在是有些沒有把握。

  即使現在只剩它一只了,它居然也能忍住不出來。

  喬喬不禁罵了句:“這只變異喪尸是屬烏龜的吧!”

  “噗!”池昊沒忍住笑出了聲。

  “喬喬,嚴肅一點!”喬巖宗雖然呵斥了喬喬,但心里也覺得喬喬說的沒錯,居然那么能忍,畢竟這么近了,他們的神識也可以掃描到倉庫內了。

  這次下車前————

  “你也要下去?”喬喬疑惑的問道。

  “是的!我覺得里面有什么東西,一直在吸引我,我要去看看!”諦澤說這話時難得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喬喬雖然有些不可思議,但是她卻不會阻止諦澤,畢竟諦澤對自己從來都是支持的。

  即使她的能力有限,她也會在有限的能力下給他無限的支持。

  所以諦澤這次也一起來了,這樣讓喬喬更加的小心了,雖然當時她并沒有說,但是有時候吸引不一定是好事。

  “它不出來怎么辦?”喬喬滿臉都是不耐煩,她是真的有點煩躁了。

  “喬喬,穩住!不要急,大家都在這里,還想不出個辦法收拾一個喪尸嗎?”看到喬喬的煩躁,大家都出言安撫她。

  “是啊,喬喬,這個時候你可不能有這種情緒啊。”

  房蘇云沒有說話,卻過來摸了摸女兒的頭,大概昨天的事情讓她有些壓力了,“女兒,你別有壓力,我們這么多人也不是吃素的,昨天只是意外。”

  喬巖宗心中嘆了口氣,女兒有出息是好事,可是肩膀上擔著這么多人的生命,也確實是太辛苦了。

  “實在不行我們就進去吧,畢竟我們人多,它只有一個,要是這樣我們也怕,以后咋辦?”

  聽了大家的安慰,喬喬對大家笑了笑,做了幾個深呼吸讓自己慢慢的平靜下來,將所有能想到的利弊都想了一遍,“好,我們直接進去吧。但是因為里面會屏蔽神識,大家把自己的耳麥都打開吧。”

  “哎,這是個好辦法。”天冬給他們準備的裝備里都配上了耳麥的。

  “直接走過去吧,大家都互相知道對方,我們也沒必要讓個喪尸將我們看輕了。”張叔真不愧是戰場上下來的軍人,幾句話就激起了大家的斗志,連喬喬都覺得自己剛才的猶豫有些可笑。

  徑直走到了倉庫的門口,老張剛要抬起手準備推門時,倉庫的門自己打開了。

  陽光透過窗戶照進去,能看到空中飛舞的灰塵,倉庫并不是很大,站在門口可以看到里面,而且是一目了然,但是那個喪尸卻沒有在這里,可是喬喬的神識內清楚的看到喪尸就在里面。

  “不對!是幻覺!用神識!再說一遍用神識!”喬喬對這耳機叫了起來。

  這時候就能看出喬喬和諦澤之間的聯系了,因為當喬喬在發現自己身處幻覺時非常恐懼,她馬上想到了諦澤,居然就那么瞬移到了諦澤身邊。

  不知為何,諦澤并沒有受到幻覺的影響,所以他進來后就看清楚了倉庫內的一切,不過他什么都沒有說,裝做同樣被幻覺影響。

  其實早已把自己看到的一切都通過神識傳給了喬喬。

  喬喬這時才看到倉庫內真實的景象,里面并不是空蕩蕩一片,恰恰相反,里面有許多的尸體,或者說是干尸。

  大約有幾百具都掛在倉庫的橫梁上,掛不下的都堆在角落里。

  而大家之前一直看到的那個變異喪尸其實也只是個打手,不是真正的boss!

  因為就在這些尸體的中間坐著一個人型的東西,看皮膚的顏色應該也是喪尸,但是樣子就很難辨認它生前的相貌了。

  黑氣繚繞在它周圍,額頭上隱隱有兩個突起。

  喬喬覺得他好像是在修煉。太玄幻了!

  “諦澤,這個喪尸是在修煉嗎?”

  收到諦澤傳給她的畫面之后,她立刻傳音告訴大家,并且把畫面也傳給了其他人看,所以出現以下所有對話并且都是通過傳音。

  “不太像是在修煉,但是有些類似,這個東西,如果有所成的話,估計就是個魔了。

  “喬喬,這太恐怖了。”

  “喬喬,這可真嚇人。”

  “哎媽呀,這是什么玩意兒!”

  喬喬感覺自己像是開了群聊似的,抹了把臉,告訴大家不要動,也不要給自己傳音。

  “諦澤,你在這里有沒有問題?”喬喬擔心的問他。

  “沒有問題,你去打吧。”諦澤清淡的聲音給了喬喬許多的力量,“好的。”

  其實還有一個人是不受幻覺影響的,那就是云卉。

  但是喬喬并沒有讓她馬上出來,作為空降兵的她要出其不意嘛!


  http://www.abaiyr.live/51/51147/48042054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