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悠然問鼎上九霄 > 第二十八章 諦澤吃軟飯

第二十八章 諦澤吃軟飯


  喬喬和諦澤的一號車打頭,天麻開二號車在中間,其他人全部在房車上。過了一會,喬喬突然坐直了身體,引的諦澤轉頭問她:“怎么了?”

  喬喬皺著眉拿起對講機跟大家說道:“我怎么覺得好像忽略了什么事情,你們有沒有發現里面好像少了人,他們不是還有一個火系異能者嗎?剛才怎么沒有看到!你們有誰注意到了嗎?”

  先是一陣安靜,房車那邊突然響起了悅黎的聲音:“對,還有那個女的也不在,喬喬你記得嗎?”喬喬耳朵一熱,心想到:我一點也不想記得。

  池昊也說道:“你們在后面的時候,我在房車上好像聽到了汽車開走的聲音。”

  喬喬只能看向諦澤,她不相信諦澤不知道。

  看著諦澤面無表情卻欲言又止的樣子,她在對講機里說道:“既然他們已經跑了,那先認真開車,晚上停下來再說吧。”說完便將對講機關掉了。

  然后轉過身看向諦澤,問他:“為什么?今天好幾次你都沒有提醒我,雖然說你也沒有義務這樣做,但是我還是覺得很奇怪,你是有什么事情瞞著我,還是想鍛煉我?”

  諦澤并沒有馬上接話,而是將車速降了下來并且按了車上的一個健,這是他之前改裝的時候做的,讓車子可以無人駕駛,做完這些后才轉過來看著喬喬。

  “很奇怪?”

  喬喬點點頭,“是!”

  諦澤面色很是嚴肅卻也微微有些古怪,靜默了一會之后,諦澤開口說道:“喬喬,我并不是萬能的,我在空間里能做到的很多事,在外面并不能做到。在外面的我,暫時只能維持身形,不能戰斗不能將神識放出去很久。否則,我會消散的……你明白嗎?”

  諦澤定定的看著喬喬,語氣不同往日的輕松和從容,而是沉重滄桑,諦澤的話猶如一塊巨大的石頭砸在了喬喬心頭,一瞬間她有種喘不上氣的感覺。

  聽完諦澤的話,喬喬覺得自己好混蛋,諦澤給予自己那么多,可是自己卻從來沒有關心過他,從來沒有問過一句“你好不好,你需要什么嗎?”之前還因為他沒有提醒自己,幾次三番的埋怨他,真的是太不應該了,太混蛋了。

  “可是諦澤,你剛才說的消散是什么意思?我不懂。”喬喬不敢去想那個可能,只希望諦澤能告訴自己不同的答案,可惜……

  “喬喬,你心里不是有答案了,消散就是沒有了,不存在于這天地間的意思,現在,你明白了嗎?你......”

  諦澤的話還沒說完,只見喬喬的眼淚瞬間“吧嗒”落了下來,并且一發不可收拾。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只是無聲的流淚,就那么看著諦澤。

  喬喬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哭,要說她和諦澤之間,并沒有發生什么,也沒有什么關系,可是一路走來諦澤卻在不停的付出著她需要的一切,給她新生,給她力量,給她未來。

  在她難過傷心時給她無聲的鼓勵,在她驕傲自滿時讓她清醒,幫助她的家人她的朋友,他們就好像亦師亦友,又好像心有靈犀,心領神會,也好像捉摸不定。

  可是不論怎樣,諦澤已經成為喬喬的生命和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那個人。消散……多么可怕啊,不行,不能讓諦澤消散,一定有什么辦法。

  喬喬抓起諦澤的手,著急的問他:“諦澤,是不是有什么辦法可以讓你恢復身體?你別發呆了,快點告訴我?”

  諦澤有些驚訝,喬喬居然很快就想到了,他拍拍喬喬的手示意她不要著急“是有些想法,只是現在還不能確定。”

  喬喬急死了,“你平時多干脆啊,怎么這會像個害羞的大姑娘似得磨磨唧唧!”

  也不管諦澤聽到這話變黑的臉,直接拽了他的領子說道:“你就是不確定也先告訴我啊,我們可以一起商量啊,你不要什么事情都自己悶在肚子里啊,你現在還有我呢!”

  喬喬并不知道也不覺得自己這句話聽起來有多么的曖昧,諦澤卻因為喬喬的話感到一陣溫暖。

  喬喬卻也說出了一個事實,他們兩人現在都不是孤單的人了,血誓的強大讓兩顆孤獨的心慢慢的靠近,慢慢的相容,只是也許需要很久很久……

  看著喬喬越來越無狀的行為,諦澤雖然無奈卻沒有制止,因為他知道喬喬這是為他著急,“你急什么,肯定要告訴你的,來坐好,怎么現在越來越暴力了,話都沒說完就直接上手了。”

  語氣溫柔的哄著喬喬松了手,才繼續說道:“雖然不知道喪尸病毒的來源,但是喪尸體內的一種晶體對我好像有些作用,現在這些喪尸還太低級了,只有高級喪尸才會有,所以我們要等等,本來想到時候先拿到晶石研究一下,所以肯定要告訴你的,你得去打喪尸的。”

  認真的聽完諦澤的話,喬喬才安下心來,原來不是他不告訴自己就好。“好的,我一定努力修煉!喪尸晶石是嗎?!”說著還用力的點點頭表示知道了,也表示自己的決心。

  既然已經說開了,該知道也都知道了,喬喬便沒有再去糾結什么,而是認真的開始修煉。

  諦澤看她直接在副駕上盤膝開始修煉,說道:“你回空間里面修煉吧,窩在這里也不舒服,而且里面靈氣充足。”

  喬喬卻搖搖頭說:“我就在這里”說完后看了一眼諦澤俊朗的側臉后又道:“我不放心你,你今天在那個小超市里就出手了,我得看著你!”又吧啦吧啦叮囑一番后就直接閉眼入定了。

  諦澤不知道此刻心中到底是什么感覺,只是酸甜苦辣咸各種滋味都涌了出來,他無聲的嘆了口氣心道:管家婆!搞的爺怎么像吃軟飯似得!o(*≧▽≦)ツ┏━┓話雖似抱怨,可那表情卻是他自己也沒有見過的甜蜜和滿足。

  其實生命的波瀾壯闊不僅僅是大開大合奔騰洶涌,有時就是這么緩緩的,似細水長流,似婉轉秀麗,似深邃遼闊。

  時間過得很快,此刻外面已經是日暮途窮。

  其實路況并不是很好,一下午也沒有跑很多路,車開到了山頂,從山上能看到下面的城鎮。

  黑漆漆的,完全沒有往日都市的美麗夜景,而是像一個巨大的黑洞,等著將進入的人吞噬。

  按照他們之前計劃的路線,就必須穿過這個小鎮,諦澤打燈后慢慢的將車停了下來。

  他們現在所在的地方地勢很高,看下面的城市非常清楚,但是因為天色漸暗,里面具體的情況大家卻無法了解的很具體。

  每個人都在車里待了一下午,一停車大家都從車里出來了,尤其是悅黎和曉曉車還沒有停穩她倆就竄了下來,整整一下午她倆已經快要被車里的爸爸媽媽們說死了,每個人都輪番上陣對著兩人碎碎念,直到現在他們的耳邊還有嗡嗡的聲音。

  本來想找喬喬訴苦的,沒想到喬喬還在車里修煉。

  兩人只好窩在喬喬的車門邊上,現在連池昊都不幫著曉曉了,而且還跟著父母們一起說她,也只有喬喬這里因為諦澤不斷釋放的冷氣才沒人過來。

  誰都不會到這邊來找罪受,悅黎和曉曉這會卻寧愿被諦澤的冷氣給冷死也不想被圍攻。

  因為有外人,晚飯也就不搞的多么豐盛了,讓降香隨便拿了點飯菜熱了大家吃了完事。

  幾個媽媽了解了馮欣和杜姍姍的情況之后愛心爆發,對她們噓寒問暖的,讓兩個女孩又是淚水連連好一陣。

  等喬喬從車里出來的時候,天已經黑透了,降香看喬喬下車了,立馬跑了過去,“小姐您醒了,我做了很多吃的,我去給您端出來吧?”這種不同于對別人的熱絡讓池昊眼紅了好一陣,偷偷罵喬喬是資本主義的大小姐。

  喬喬側頭看了一眼旁邊正在和大家說話的杜姍姍和馮欣后,輕笑著說:“我還是去車上吃吧,省的你端來端去太麻煩了。”等喬喬吃好后,降香給大家上了茶這才回到了車里去。

  “我怎么覺得喬喬沒來的話,降香就不準備給我們喝茶了,你看我們都吃完好一會了吧。”池昊難得反應快了點,說著還用肩膀碰了碰旁邊的焰紋。

  “哈,難得你今天反應快,不過我覺得你還不如不知道真相呢!”被媳婦打擊的池昊無法反擊,只能猛喝茶。

  “好了,別鬧了。”可惜今天犯了眾怒的人是曉曉,這不連自己老爹也向著池昊了。知道錯了的秦曉可憐兮兮的向喬喬求救,可惜她不知道,當初最開始說要收拾她的人就是這位喬小姐。

  喬喬優雅的喝了一口手中的茶,沖著秦曉和悅黎笑了笑,笑容詭異無比,兩人心里直覺不好,喬喬已經說話了:“鑒于今天秦曉和唐悅黎發生的事情,經大家研究后一致同意,作出對秦曉和唐悅黎二人的以下處罰:第一,跟隨張叔集訓100個小時。第二,集訓時間再增加100小時。就這樣!不過到是不用一次完成。今晚就開始!”

  看著兩人不敢出聲的哀怨模樣,大家是毫不憐惜,說句不好的,如果不是之前兩個女孩的事情給頂了,估計出事的就是她們倆了。

  喬喬請了張叔過來,用沉甸甸的語氣對大家說:“今天的事情也給我們敲了個警鐘,現在外面的情況很多都已經超出大家的預計,我們將要面對的事情,很多已經是無法預測的。“眼光從每個人的臉上掃過后,嚴肅認真的接著道:“所以我們每個人都要將自己的實力快速的提升,從現在開始就由張叔作為大家的教官,大家有什么問題都可以去找他,張叔在部隊時就是兵王!我希望每個人都要尊重他,并且聽從指揮和安排,到時候不要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發生。我的話講完了,現在請張叔給大家講話。”

  她的聲音并不大,語氣也沒有很重,但是輕柔中帶著鏗鏘,笑意中有著認真,看著大家都表情嚴肅的表示知道了,喬喬笑了笑就坐回了位置上。

  末世前張叔只是家里的司機,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雖然他和喬巖宗也就是喬喬的父親親如兄弟,但就是怕其他人總是把他當做下人一般。

  其實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他們在聊天的過程中已經了解了很多事情,包括當初老張救了喬巖宗的事情,以及他當初在部隊那些事跡,這些已經實實在在的贏得了大家的尊重。

  喬喬并不清楚這些,所以才有了以上那些話,雖然她這個小小領導者還做的很不成熟,但也在漸漸得到所有人的認可,尤其是這段看似深思熟慮了的話,下面的長輩哪個不是老成精的,喬喬一說大家都明白了,紛紛對著喬爸爸豎起了大拇指。

  喬喬是老張看著長大的,她能為自己這樣做,老張心里非常感動。

  聽到張叔不卑不亢的講話,喬喬也悄悄的松了口氣,感覺旁邊的諦澤看向自己,喬喬對他輕輕一笑。

  經過車上的一番談話,兩人之間的關系似乎更近一步在別人看起來就是兩人之間更加的和諧了。

  張叔的話言簡意賅,將怎樣訓練做出了安排,平時在車上是主要以講課為主,一旦開打,他就會在旁邊指導,相信在真槍實彈的拼殺下,大家的進步會很大。

  喬喬看了眼睡在2號車上的兩個女孩子,她們的事情喬喬已經和幾位媽媽說了自己的想法具體讓他們去商量吧,反正是不能讓她們上房車,到了下一個基地馬上把她們放下,其他她們愿意怎么愛心泛濫喬喬都不會管的。

  不是喬喬小氣,陌生人帶上車,危險蠻大的,好在大家都理解,外人畢竟是外人。

  和悅黎幾個人坐在一起研究的明天怎么過山下的這個鎮子。

  “如果我們只是開著車沖的話,當然是最簡單的,不過我們也不可能放著喪尸不管吧!”池昊說。

  房焰紋往后一靠說道:“嗯,只要是能打的喪尸,還是應該打,這是鍛煉也是責任。”

  喬喬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說:“表哥說的對,只要是能打的喪尸,我們都不能放過,以后的喪尸只會越來越多,難道我們都繞著走嗎!”喬喬你真的是為了大家鍛煉嗎?沒有私心嗎?

  悅黎將胳膊放在腦后枕著,用充滿期望的語氣說道:“喬喬不是說我們都要離開地球,去修真界嗎?”

  “是的!”

  “所以我們最好能在離開地球之前將喪尸的問題給解決了。地球是我們的家,如果有一天我們從修真界回來,結果發現地球被喪尸占領了,家鄉沒有了!“很少聽到悅黎用這種沉重的語氣說話,連房焰紋都多看了她兩眼。

  “你們看”房焰紋指著自己剛才畫好的圖說:“天黑之前我觀察過了,這個地方是個長方形的,好在這個鎮子并不是很大,但是這里有好幾個工廠,都在我們的必經之路上。以我們現在的情況,物資暫時不需要收集了吧?”

  看大家都同意,他繼續道:“我大概看了一下,這里有三條主干道,其實說白了就是只有三條馬路,而且是并排的,我們有三輛車如果同時推進的話,可能會快一點,因為我估計鎮子上的喪尸不會特別多。現在的問題就是,房車上的爸媽們,他們下來嗎?”

  房焰紋說的是很隱晦的,爸媽們下來就意味著他們也要來打喪尸,可是這樣安全嗎?喬喬也不知道。所以她習慣性的看向諦澤,結果發現諦澤也定定的看著她,好像知道自己要去問他一樣。

  看到諦澤頷首,喬喬便放心了。

  提高聲音道:“明天在鎮子里面我們準備下車打喪尸,有三條馬路,其中一條就交給你們了哦!”

  喬喬的話讓長輩們非常開心,雖然年齡大了,可是經過調理之后,現在的身體絕對是比一般的年輕人還要結實,讓他們天天待在車里,也是悶得慌,能下去打喪尸個個都是求之不得。

  “這樣太好了,就這么辦吧!”

  說完之后大家該修煉的修煉,該守夜的守夜。其實守夜的人之前都是幾個傀儡,但是為了培養大家的危機意識,張叔還是安排了人輪流來守夜。


  http://www.abaiyr.live/51/51147/48045582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