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悠然問鼎上九霄 > 第二十章 再見,白蓮花

第二十章 再見,白蓮花


  回去的路上很平靜,開車的在認真開車,坐車的在望著窗外不知道想著什么。只有諦澤心情很好,自顧自的開著車,還放了音樂,喬喬大概累了,在緩緩的音樂聲中,靠著窗戶睡著了。暮色四合,只是沒有了平時閃亮的霓虹燈和人來人往。當最后一抹夕陽消失時,夜色好像從來沒有這么的黑。

  快到門口時,諦澤已經通知了天冬降香來開門。將車開進車庫,等車停穩時,喬喬也醒來了,看看四周迷迷茫茫好像不知道自己在哪兒,諦澤看著喬喬手里已經聚了靈力,抬手在她腦袋上敲了一下啊,說道:“要把家拆了嗎?”

  喬喬摸摸自己被敲的腦袋,慢慢有點清醒了,只是聲音還帶著點剛睡醒時的沙啞“啊~到家了啊。我睡著了!”

  “嗯,還打呼嚕了,吵死了!”諦澤說完就下車了。

  “呼嚕?不會吧……”覺得自己還有些不清醒,喬喬凝了塊冰,吃了下去,一個激靈,徹底的清醒了。“這夏天舒服了,可以隨時做冰沙吃呀!”

  車庫里已經沒有人了,自己的背包大概被傀儡拿走了,喬喬踱著小步慢慢往大門走去,還沒有走到門口就聽見里面的爭吵哭叫聲。呵呵,自己還沒收拾人呢,他們到先鬧起來了,鬧的好!

  大門也沒有關,輕掩著,喬喬推開門走了進去,將門關上,“咚”的一聲讓爭吵聲停了下來。

  喬喬笑著問:”怎么不哭了?繼續哭啊!”又對大家說,“都別站著,長輩們都坐下吧,我們來說說今天出去的事情吧!”說完看了池昊一眼。

  池昊領會喬喬的意思,是讓他把這次出的事情說一下,一個是讓大家知道外面的情況,一個是要搞清楚那會在三樓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簡單的把看到的描述了之后,著重的將發生在賣場三樓的事情說了一下,“之前我們檢查過了,三樓是沒有喪尸的,到了食品區大家都在拿東西,我和曉曉一組在挑調料,悅黎和她堂姐唐悅菁在拿進口區的吃的,說白了其實都是不值當的零食什么,唐悅菁就一直咕咕叨叨的在說話,之前上去的時候喬喬也和我們說過了要盡量不要發出聲音,我還聽到悅黎說‘姐你聲音小點’,唐悅菁非但聲音沒有小,還更加大了,抓的塑料包裝袋的聲音也特別刺耳,結果就把喪尸從安全出口那邊引過來了,因為那邊是樓梯,有一道安全門,估計沒有關好,其實要是不要發出那么大的聲音,根本引不來喪尸的。”池昊一口氣說了這么多,看來當時他聽的很仔細,這些喬喬都不知道,所以也很認真的在聽他說。

  池昊歇了口氣接著說:“其實這些也都算了,但是沒有想到喪尸來了之后,唐悅菁非但沒有去打,或者你自己跑也可以啊!”說到這里,池昊看著唐悅菁,又看看幾位長輩,聲音都有些顫抖“她唐悅菁把自己的堂妹,唐悅黎推到了喪尸身上!”

  池昊的聲音剛落下,房間里響起了好幾聲抽氣聲,悅黎媽媽正給悅黎遞茶杯的手抖了一下,茶杯掉到了地上,喬喬從土耳其帶回來的地毯上濕了一大片,喬喬卻看也沒有看,只是眼中燃起了一片火焰。唐悅菁聽到池昊說了當時的事,身子一抖,更將自己縮成一團,盡量減少自己的存在感。屋子里突然好安靜,連唐悅菁媽媽哭哭啼啼的聲音也消失了。

  “如果不是房焰紋反應快拉了悅黎一把,如果不是今天喬喬讓我們換上的衣服防護性好,今天回來,可能要少一個人了!”這是秦曉的聲音,從來沒有聽到過秦曉如此憤怒的語氣,一直以來的秦曉要么是溫柔嗲嗲的,要么嬉皮笑臉的,可想而知當時的情況多么可怕多么危險。

  喬喬站起來走到了唐悅菁面前,之前喬喬以為她只是怕了躲起來了,沒想到悅黎差點沒了。也不管她身上還有惡心碎肉,抓住唐悅菁的領子將她提了起來,一個巴掌打了上去,喬喬用足了力氣,打的唐悅菁“啊”的叫了起來,臉上立時腫了起來,喬喬反手又是一個巴掌,唐悅菁的媽媽才反應過來,上來要拉開喬喬,嘴里還叫罵著“你干嘛要打菁菁,她只是害怕啊,再說唐悅黎不是沒事啊!”

  喬喬聽到氣的笑了起來,悅黎媽媽已經站了起來要沖過來了,被悅黎拽住了。“沒事?她唐悅菁害怕,別人不害怕,她的命金貴,別人的命不是命嗎?”喬喬手里的唐悅菁還在哭,可是她怎么都掙不開,沒想到喬喬一只手提著她,另一只手居然提起了她媽媽,并且扔了出去,扔在了大門口,撞在了門上。扔完她媽媽,喬喬又轉過頭看著她,就在唐悅菁以為喬喬要問她什么話的時候,喬喬卻一句話沒有,又給了她幾個巴掌,至始至終唐悅菁的爸爸都低著頭沒有任何的反應,也沒有說任何的話。

  就在喬喬要繼續打的時候,喬爸爸說了句:“喬喬,夠了。”聽到爸爸的話,喬喬停了下來,轉頭對著天麻天冬說:“你們倆,看著他們把東西收拾好,送他們走。記住,別拿混了。”

  “是,小姐。”天麻天冬點頭回答。

  那邊唐悅菁的媽媽爬了起來,指著喬喬罵道:“你還敢摔我,我們可不是自己要來的,是你們非要把我們接過來的,我們菁菁害怕推了她一下就怎么了?她有什么事嗎?再說了,搞不好是她自己站不穩跌到了喪尸身上。現在有事的是我們菁菁,你這個小賤人把我的……”沒想到她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諦澤甩手一個巴掌又飛了出去,諦澤的巴掌可不是喬喬的鳥力道,當下就讓她的下巴脫了臼,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了,如果是別人哪怕她發不出聲音可能還要用手指著對方,可那個人是諦澤,唐悅婧的媽媽只能讓自己盡量縮起來不要那么顯眼。

  接著諦澤極度冷漠的說道:“天麻,現在!”那冰冷的語氣讓房間里都感覺冷了幾度,也讓大家明白了,諦澤是護著喬喬的。

  “是,主人!”天麻立刻回答,轉身走向了唐悅菁的媽媽,將她提了起來上樓去收拾東西,天冬則走向了唐悅菁,同樣將她提上了樓去取東西。她爸爸嘆了口氣,沒說什么也慢慢的上了樓。

  到現在為止,沒有一個人站出來為他們說句話,為什么?自己家的孩子都跟著出去了,今天她唐悅菁能把自己堂妹推到喪尸身上,明天她就可以把其他任何一個人推到喪尸堆里。誰能愿意把這么一個定時炸彈放在身邊?

  看大家都沉默的坐著,喬喬還是想解釋一下,“咳,我讓他們離開是……”喬喬還沒說出來就被池老爺子抬手打斷了。

  “喬喬,你是好的。不用解釋,我們這些長輩都懂。”

  秦曉媽媽也說話了:“就是,喬喬,你不用解釋,我們都支持你。否則以后你們出去,我們這些在家里的長輩不得擔心死,現在好了,都是自己人,孩子們又都是看著長大的,我們放心啊。”

  “我的悅黎啊,今天差點就沒了。”悅黎媽媽摟著女兒的肩膀淚眼婆娑的說。

  秦曉也靠在池昊的懷里哭著,“悅黎,今天真的嚇死我了,看到喪尸都沒有看到她推你那一幕嚇人啊。”

  “我沒事,你們看我這不是沒事嗎?我早說她就是個白蓮花,挑東西嘛總是喜歡搶,你們說現在超市里又沒有人,那么多貨架可以拿,我拿哪個她就拿哪個,是不是有病啊!”唐悅黎氣呼呼的說道。

  “好了好了,悅黎不是沒事么,我不是也給出氣了,你看她那臉。行了我們不說她了,今天拿回來了那么多東西,看看你們都挑了什么東西啊,分配的時候我讓降香把名字都秀上去了,嘻嘻。”喬喬不想讓大家都沉浸在不開心的事情里,趕緊岔開話題。說著給降香招招手,讓降香拿來了大家的包。

  “降香,你把唐悅菁的包給她拿上去,她自己今天拿的東西讓她自己帶走。”喬媽媽轉頭跟降香說。降香點點頭,找出來了正要拿走,悅黎媽媽攔住了降香把包拿了過去。

  “我得看看,都是些什么好東西,值得搶啊。”說著拿出一包威化餅,巧克力,翻了翻,再沒有拿出里面的東西,笑了笑,“人命啊,還不如個垃圾食品!”

  把包遞給降香,又對喬喬說:“來,咱們看別的吧。”

  “好的,阿姨。”

  正要打開大家的包,聽見樓上的動靜,知道他們要下來了,喬喬停了下來。天麻天冬拎著人下來直接出了大門,看著唐悅菁豬頭一樣的臉,喬喬并沒有覺得多么解氣,同樣她也沒有發現在唐悅婧幾乎睜不開的眼睛在看向他們尤其是她時,是帶著怎樣的仇恨。她無法想象如果悅黎今天出事的話,她要怎么和大家交代,她也無法對自己交代。第一次,喬喬覺得自己的肩上的責任很重。

  此時的喬喬還是心軟的,即使明白斬草要除根的道理,可是她卻很難做到,更何況不論怎么說悅黎一家都和他們有著血緣,喬喬也不能插手的太多。只是沒有想到一時的心軟,會給自己帶來那樣的麻煩。


  http://www.abaiyr.live/51/51147/48046202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