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悠然問鼎上九霄 > 第十四章 神奇的諦澤

第十四章 神奇的諦澤


  諦澤任她拽著走到了車前,聽到她的問話,睨了她一眼,才道:“每輛車,我都在沒有改變車的內部結構的情況下,直接重新煉制了一番,里面加入了各種陣法,有提升速度的疾風陣,有堅固作用的金剛防御陣,防水防火防震甚至潔塵,現在所有的車子都可以不使用汽油就能開了,但是需要的是晶石,任何的能量晶石,當然汽油也可以。但是晶石支撐的時間更久,一顆低階的靈石可以開三個月,如果是用高階靈石可以讓車子開十年。最主要的是,這些陣法都是可以更換的。”所以這些車子現在根本就是一個個小坦克,甚至比坦克還安全。諦澤的想法就是如果這些車子去撞一幢房子,壞掉的必須是房子!更別說里面被改裝的奢華內飾了,要在里面生活很長的時間,必須要讓人感覺舒適。

  說到舒適,就必須要說到那輛房車了,喬喬上去之后都不想下來了,以諦澤的能力,將里面的空間無限放大簡直是分分鐘的事。外面看著一個長條的房車,進去之后居然是一個三層的小別墅,諦澤說那么多人都要住一起,總不能全部都上下鋪吧。

  房車上去就是一個卡座,卡座對面一個U型沙發,連著卡座是一道門,門后面進去就是別墅的一層客廳,旁邊有2間臥室,中間一個樓梯,樓梯的左邊是廚房,右邊是一個倉庫,樓梯上去2樓和3樓每層4間臥室,每個臥室都有衛生間和衣帽間,一樓的客廳并沒有布置的金碧輝煌,反而是溫馨雅致的。

  從車上下來的喬喬還是滿臉夢幻的神情,轉過頭對諦澤說:“諦澤,你真的是一個很神奇的人!”

  諦澤到被喬喬說的一愣,轉而失笑了一聲,并沒有答話反而是問了喬喬:“看過之后有什么想法和感觸?”

  喬喬想了想,“諦澤,我什么時候可以學習煉器和煉丹?”諦澤聽到喬喬的問題很滿意,就怕她滿足于現在這種狀態,沒有上進的心態。

  “這個暫時到是不著急,畢竟你現在才練氣8層,雖然最近是增加了一些,但是你如果遇到戰斗的情況,估計也只能被動挨打。所以你在最后這幾天,要跟我學習法術以及武技。不要你多能打,因為一旦末世開始,就是不想打你也得打了,到時候你可以好好鍛煉。”沒有想到諦澤都已經安排好了,喬喬很開心的想著,只是慢慢的臉上突然爬上了憂愁。

  諦澤很奇怪,問她:“怎么了?想到了什么?你那臉怎么突然跟個老太太似的?”

  喬喬皺著眉頭說:“你說,你給我安排的這么好,我這么順風順水的,我怎么心里有點慌啊?”

  “嗯,居安思危,很不錯。”諦澤點了點頭居然走了。

  喬喬一頭霧水的站了一會,正要出空間,突然收到諦澤的傳音讓她去四進院那邊。沒有再多做停留喬喬趕了過去,“來,先將功法運轉三周天,然后我教你幾個冰系法術。”

  喬喬聽了立馬眼睛一亮,學法術啊,太好了。修煉功法時的喬喬周身泛著淡淡的藍,迷朦美麗。收功之后睜開眼睛,看著諦澤。

  “很好,聽好了,之前已經告訴過你,冰系凌厲堅固,第一個法術名為‘冰降’,運轉靈力,感受冰的寒冷,冰封大地,霜雪降世。看好了——”說著諦澤手腕微動,指間射出一道炫白的光,靜室中立著的一個黑漆描金小方桌瞬間炸裂。

  喬喬看的目瞪口呆,好厲害啊。

  “現在你自己試試看!”

  喬喬沒有著急去試,先閉眼回憶了一下剛才諦澤的話,和他的動作。一會閉著眼的喬喬不知不覺的動了起來,身邊的寒意滿滿加重,手指間同樣射出一道白光,只是沒有諦澤射出的光那樣耀眼,打在了門上,留下淡淡的一道印記。

  喬喬睜開眼問諦澤:“我成功了嗎?”

  “嗯,很好,沒有想到你的悟性確實很高,一次就能成功,很是少見。只是靈力分布過于散開,真正的攻擊力就會變的很弱,雞都殺不死。”

  諦澤說著指了指門上的印記,喬喬點頭表示知道了,接著又閉上了眼。整整一夜,喬喬一次又一次的打出,靈力用盡,便接著入定修煉,靈力恢復又繼續練習。到了第二天上午,諦澤宣布了喬喬可以暫時畢業,喬喬才停了下來。

  香汗淋漓,臉色微微發白,這一夜讓喬喬感受到了修煉的不易,但是卻成果斐然。同諦澤告辭之后,喬喬去了耳房,將自己泡在靈泉中,感受著充沛的靈氣,喬喬毫不猶豫的盤坐入定了。

  再從入定中醒來時外面已經是夜罷晨空了,喬喬知道自己得停止了,所有的事情也都要加緊了。穿戴好之后喬喬馬上出了空間。出去之前還看了一下都在入定中的父母他們。

  在家里隨便吃了點降香做的飯,雖然是隨便做的,但是絕對堪比滿漢全席了。

  “喂,是我,喬喬,我等會到你那去。”說著喬喬將電話拿遠了一點,沒想到秦曉的聲音能這么有中氣。

  看著被掛掉的電話,喬喬看了眼時間,好吧,5點是有點早!

  去了池昊秦曉家,又去了唐悅黎家,讓他們今天必須將之前說好的幾位家人都接到喬喬家。池昊只有一個爺爺,秦曉就是父母,唐悅黎家里雖然人多,但是和她親近的卻很少,只悅黎那邊除了父母還要帶上叔叔嬸嬸一家。要帶著物資什么的,已經給他們一個小的儲物戒指,全都收起來了。之前已經交代過他們,所有這些事情,都不能告訴任何人,其實他們也不會去說的,首先得有人信啊。

  喬喬家的房子已經讓天麻天冬將圍墻砌高,門窗加固,其實這也是做給來喬喬家住的那些人看的,真正房子的加固,全部都是用了陣法。外面看上去與之前并無太大差別,里面其實已經改頭換面了。

  快到中午時,父母他們也出來了,聽說喬喬讓人今天就住過來,就讓張嫂去收拾一下房間,讓降香去做飯。喬喬也把空間里的兩輛車拿了出來放在了車庫里,以免到時候人多不方便。

  快到晚上的時候,幾家陸陸續續都到了,將人迎進了客廳坐下,多少有點亂哄哄的,尤其是唐悅黎的堂姐一家。雖然悅黎家在本市也是排的上號的,但是她叔叔卻是個不爭氣的,她嬸嬸更是個眼皮子淺的,當初結婚前,悅黎奶奶怕給她叔叔找個家境太好的,他叔叔鎮不住老婆。但是沒想到找了一個一般的,卻是個是非簍子,攪家不賢的,悅黎奶奶就提出分家,分了一部分財產給他叔叔,之后就讓他們搬出去單過了。沒有想到的是,這些錢,一部分被他叔叔做生意虧掉了,一部分被他老婆花掉了,剩下的居然被他老婆拿去了自己娘家。后來他們家情況一直很一般,但是本家的情況好啊,他老婆時不時去鬧一場,拿回一些錢。到是悅黎的堂姐,看著像個白蓮花一樣,也不知道她媽那么強悍的人,居然養出了一個柔柔弱弱的女兒,只是喬喬對她很無感,每次看到她都覺得假。這樣的人住在自己家里,實在不是什么好事情,可是說出的話潑出的水,喬喬當初就是忘記說了一句不能帶她叔叔一家,現在也不能把人趕出去啊。

  “哎,悅黎,你給我家菁菁把房間安排到樓上啊,這樓下人這么多,會吵到她休息的。”悅黎的嬸嬸大嗓門的叫著。

  “媽~你別喊了,這又不是悅黎家。咱們別太麻煩人家了”唐悅菁拽著她媽媽的胳膊小聲說。

  “菁菁你別說話,今天可是老太太非讓我們來的,要不是給了我10萬,請我我都不會來,你看這亂糟糟的。”耳聰目明的喬喬剛在門口接到舅舅他們就聽到悅黎嬸嬸的這些話,真想不通,老太太自己不過來,居然給錢讓二兒子一家來。可惜沒有人感謝她的奉獻,估計之后還會被兒子媳婦怨恨吧。

  看著喬喬進門,唐悅菁的眼里閃過一絲嫉妒。家世好,長的那么美,冷冰冰的還有那么多人寵著她,要是自己……正想著,突然看到了跟在喬喬身后進來的喬喬舅舅一家,或者說看到了喬喬的表哥房焰紋。和喬喬說著話的房焰紋突然哈哈大笑,像陽光一樣閃耀的笑容一瞬間就照進了唐悅菁的心中。眉眼間都是笑意,濃眉大眼,厚厚的嘴唇給人憨厚耿直的感覺,舉手頭足卻自有一股貴氣在,完全不似喬喬的淡漠。看著兩人親密的走了進來,期間還談笑風生的,唐悅菁有種自己的東西被人動了的感覺,心里很不舒服。

  “菁菁啊,你看那個男的,就是喬喬身邊的那個,長的先不說,你看他穿的衣服,那可是高定的啊,我上次看到什么明星走紅毯的時候穿了一件一樣的,說那價格這個數呢,說著舉起手做了動作,還有還有他舉手投足的感覺,菁菁你要是釣到這個男的,估計媽媽就能跟著你過上好日子了。”唐悅菁的媽媽突然抓住她的胳膊悄悄的對她說。

  唐悅菁卻只低下頭紅著臉說了句:“媽媽你說什么呢。”可惜沒人看到她眼底一閃而過的勢在必得。


  http://www.abaiyr.live/51/51147/48047167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