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悠然問鼎上九霄 > 第三百八十章 假管事

第三百八十章 假管事


  “你真不認識這二人?”赫連風臨走前再問了一遍。

  那人到沒有往諦澤二人身上潑臟水,他賤笑道:“我倒是非常想認識一下!”

  “你死了這條心吧,這輩子你就別想離開這里了!”說完后赫連風頭也不回的走了。

  喬喬的和諦澤的神識卻沒有離開這里,她還是決定要將這里的人每個人都看看,誰知道會有什么收獲。

  不僅如此,喬喬還讓諦澤找來了易清,將她看到的臉都放在水鏡上,畢竟易清在修真界時間久,萬一他有認識的人呢。

  很快易清那邊就有回話了,果然有認識的人,而且是熟人。

  “媽的,居然抓我四海樓的人,還關在這里!”易清在空間中破口大罵,“老子不過幾年沒有出現,赫連風居然能耐了,不就是千瑤手下的一條狗!”

  原來這個人就是四海樓在焰城的管事,可是焰城一直都沒有將管事失蹤的事情報到他這里!

  “主人,我讓諦言把我帶出空間,我要到焰城來一趟!”易清的聲音雖然隱忍卻還是能聽的出怒氣。

  諦澤沉吟片刻,“諦言不能出現在人前,讓天麻陪著你!”焰城處處都透著詭異,他不是很放心讓易清單獨來這里。

  “是!”只要能讓他來就好,至于是誰陪著對他來說并不重要,畢竟散仙的修為可不是畫出來的。

  把所有的人都認了一遍,包括上面兩層的人,易清說有很多都是臉熟的。

  “呵,沒想到他們自己人也都互相殘殺。”這些人中有一半都是大勢力的,喬喬看不出他們有什么特別之處才能讓赫連風將他們抓起來,關這么久。

  這里不僅有男修,還有女修,那些面容姣好的女修身上的各種痕跡非常明顯,一看就知道是遭受過非人的對待。

  喬喬突然想到一個可能性,她急忙問道:“難道說赫連風與那些人并不是同一個主子?”

  “現在這個很難確定,反正我們也救不出他們,先讓易清搞清楚四海樓那邊是出了什么事情,也許就能分析出來一些了。”諦澤似乎并不想討論這個問題。

  “主人,我和易大人已經到了四海樓,易大人說讓你注意一下那個掌柜的表情。”天麻傳音過來,諦澤告訴了喬喬之后兩人的神識便到了那位掌柜跟前。

  “好!”諦澤和喬喬觀察的結論就是,管事的靈魂還在,喬喬用神識去刺他的時候,他的反應很正常,不過喬喬卻差點被發現了。

  “誰......誰在這里?救救我!”雖然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這位管事居然還在求救,“我是四海樓的管事。”

  極細小的聲音,喬喬和諦澤差點就沒有聽出來他說的是什么。

  為了以防萬一,謹慎期間諦澤沒有讓喬喬接管事的話。

  “易清不能確認嗎?”喬喬有點著急。

  “嗯,不好確認,魂石能確定死活,但是不能確定是不是這個人。而且一旦打草驚蛇,他就危險了。”諦澤用下巴指了指管事的方向。

  喬喬嘟著嘴說:“難道我們倆就在這看著他?”

  “不用,我們現在就離開,我要去一趟四海樓。”諦澤說的是‘我’,意思就是喬喬的在這里打掩護了,她更不開心了。

  “實在不行,你可以去他的園子里逛逛,我看還不錯。”諦澤的安慰讓喬喬撇了下嘴,“算了,我還是乖乖在房間中修煉吧!”

  兩人回到房間中,“你不要修煉,萬一來人你也好應對。”諦澤說完之后回到空間再去找天麻,喬喬只好拿出一本書來看。

  諦澤再出現的時候,已經不是剛才的樣子了,絡腮胡子的中年大漢,土黃色的勁裝,看起來有股彪悍的血腥之氣,一點也無法讓人聯想到現在的他與城主府的那位散仙有任何的相似之處。

  天麻在拐角處接到諦澤之后便將他帶回了四海樓中,易清正在查賬,看到諦澤之后只是點了個頭,諦澤坐在一旁直直的看著那位管事。

  這位叫做常弘的假管事似乎也知道易清會時不時到各個四海樓中查賬,所以他并沒有慌張,這些年也一直和易清有聯系,對于很多事情倒也能對答如流。

  但是當一個人真的要找人麻煩的時候,誰能擋得住雞蛋里挑骨頭呢?更何況這位管事做的事情,根本不需要倆人雞蛋里挑骨頭。

  能當上各處四海樓管事的人,都是胥家的家生子,對于易清的忠誠是毋庸置疑的,也許通過傳訊石聯系的時候無法感覺到,但是真正見面時,很多東西都是無法隱藏的。

  他對易清的不恭敬從一言一行中都能感覺出來,諦澤冷笑一聲,哪怕自己當初只是一個客人,常風常雨見到他們也是非常客氣的,這個假常弘卻在看到他是沒有任何的表示。

  “胥老板,你這手下可是越來越不怎么樣了,這樣的人放在這里,你也不怕壞了門面!”諦澤的聲音一聽就是那種不懷好意的挑唆,讓一旁的假管事氣的不清。

  易清的眼神從賬本上挪開,看著假管事不悅的說道:“常弘,不論是誰,來了便是客,你居然連句招呼都沒有,就是我這個主人來了半天,也沒見到一杯水!”

  諦澤拿著一把小刀一邊剔著指甲,一邊用粗獷的聲音說道:“主人坐著,客人坐著,你一個奴才也坐著!我看四海樓的規矩已經讓你壞的差不多了!”

  諦澤將一個小人扮演的入木三分,易清都佩服極了,心道:自家主子果然是最好的,連小人都裝的這么像!

  諦澤的話讓假管事的臉由紅轉白,就連天麻也能看出來他氣的不清。

  易清怒氣沖沖的將桌子一拍,怒斥道:“常弘,我之前放心你,沒怎么過來,沒有想到你還真以為自己是放養的了!”

  按理說不論怎樣此刻常弘都應該跪下來,可這個假管事卻梗著脖子露出一副被冤枉的悲痛表情,“主人,我在這邊兢兢業業,我自認沒有一分對不起四海樓,你不能因為這個小人挑撥離間的話就這樣對我,我可是胥家的老人了!”

  “喲,現在又開始倚老賣老了?你戲真多!”諦澤嗤笑道。

  (天麻心道:主人,你戲才多!)

  


  http://www.abaiyr.live/51/51147/49251410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