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悠然問鼎上九霄 > 第三百七十一章 施法

第三百七十一章 施法


  “他們來這里想做什么?”喬喬看了眼現在還不如豬窩的書房,有些幸災樂禍。

  諦澤對喬喬使了個眼色讓她先別說話,喬喬只好閉嘴看著外面。

  那些人進來之后關了窗戶和門,法雨宗的一位長老站出來施了一個法術后。

  大家便看到之前沐風絕在書房發生的事情。

  從他知道他父親同意用高級搜魂術后大笑的畫面,再到他用傳訊石與外界聯系,接著是那株植物。

  只不過這些都是沒有聲音的,所以喬喬根本看不出來沐風絕與外面聯系時說了什么。

  沐風絕從看到突然出現的影像時,就有些腿軟。

  還好這個法術是無法將聲音呈現出來的,否則沐風絕怕是要被諦澤扔出去了。

  “這是什么,諦澤?”喬喬沒有見過這個法術,也沒有聽他們說起過。

  “一個快要失傳的法術。”諦澤淡淡的說道,語氣中似乎很不屑,卻還是仔細的給她解釋道:“這個法術名叫‘回望’就是在某種情況下,施放這個法術便可以看出來這個房間中之前發生了什么事情。”

  但不是沒有限制的,首先修習這個法術的人必須是渡劫期,其次這個法術用過一次之后,這個人在三個月之內都不可以用靈力。

  試想一下,一位修士在三個月之內不可以用靈力,這真的是太難了。

  如果做不到,那么就會全身血脈逆行,爆體而亡。

  喬喬感覺自己頭上一定有很多冷汗,因為三月個的普通人的生活只會讓時間更加的漫長。

  在她看來那就是得不償失,但是沐風絕這次的事情卻很不同,因為他們認為如果通過沐風絕將得到仙府的人找出來的話,那他們所有失去的都是值得的。

  所以只是失去一個長老,他們還是輸得起。

  不過讓他們失望的是,自始至終書房中都沒有出現過第二個人。

  唯一的線索便是沐風絕使用傳訊石的時候所說的話,可是他是低著頭在說話連口型都沒法對。

  這個結果是他們都沒有想到的,那個法雨宗的長老臉色很不好的站到了一邊。

  “梁長老,這次麻煩你了,你切記三月之內不可使用靈力。”天道宗一位長老對施法的梁長老客氣的說道。

  喬喬看到梁長老只是扯著嘴角點點頭,也是,換誰不生氣啊!

  既然如此,很快他們便離開了,甚至好像在這個房間多留一秒都會讓他們崩潰。

  沐風絕和喬喬對視一眼,“要不要把東西給你拿回來?”喬喬明白沐風絕看她的那一眼是什么意思。

  沐風絕連忙點頭,不過喬喬說了不算,這種時候得聽諦澤的,所以她用詢問的眼神看著諦澤。

  “別急,他們還會回來的。”諦澤篤定的說道。

  喬喬還沒有明白‘他們還會回來’是什么意思,就聽到剛才離開的幾人突然打開門走了進來。

  “你不是說那家伙會出現嗎?”

  “我是說可能會。”

  “真是的!浪費我這么多時間。”

  只是兩個小輩,但是諦澤怎么會知道他們會回來的?

  喬喬想問他,不過看到諦澤臉上那神秘的笑容,她就想打人。

  詢問什么的,還是算了吧。

  “現在呢?他們這次真的走了吧!”沐風絕不知為何有些著急。

  “再等!你急什么?擔心他們將沐雪行云齋給滅門了?”諦澤似乎說中了沐風絕的心事,他看起來有些擔憂。

  果然如諦澤所說,大約1個時辰之后,那兩個人又進來了。

  “你還不信,你自己看,確實沒有吧!”

  “第一次我的預感出現了錯誤,還真是有意思。”

  “行了,走吧,有錯誤才正常。”

  “唉!”

  兩人罵罵咧咧的離開了,特雷西這才帶著他們出現在書房中。

  沐風絕開始收拾房中的物品,除了書籍他全部都帶走,其他的東西沐風絕選擇性的拿了一部分。

  “好了。”沐風絕看起來有些猶豫,似乎想說什么,但是又忍住了。

  特雷西當然知道沐風絕是想做什么,“走吧,去看看他們都在做什么,順便看看你家老頭子,我還很好奇為什么他一直都沒有出現。”

  沐風絕點點頭,這也是他想知道的。

  外面的情況有些亂糟糟,三人出去之后發現原本在外面的那些人都已經被撤走了。

  外面陸續傳來的聲音更顯得這里的死寂。

  要找沐元洲實在是簡單,畢竟有他直系的血脈在這里。

  沐元洲被控制在一個密室之中,他看起來似乎非常的頹廢,才幾天的時間,沐元洲卻好像很久很久沒有洗過澡,蓬頭垢面,衣衫襤褸,比之街上的乞丐也好不到哪里去。

  沐風絕看到他父親變成這樣似乎很是震驚,因為在他的意識中,沐元洲那是絕對在乎自己衣著的人,怎么會容忍自己變成這個樣子呢?

  眼眶有些發紅的沐風絕幾次都要沖出去,都被喬喬給拉住了。

  對于沐風絕的發瘋行為,誰都沒有說他,“來人了!”特雷西突然說了一句話,讓大家都安靜下來。

  來的人就是剛才去書房的那幾個,他們身后還跟著一個身穿斗篷的黑衣人,因為巨大的斗篷,根本看不出來他的長相。

  沐風絕卻死死盯著那個穿著斗篷的人,喬喬不解的問道,“這個人怎么了?他有什么問題嗎?”

  沐風絕紅著眼睛搖搖頭,不是很確定的說道:“不知道,就是覺得這個人非常熟悉,可是卻想不起來是誰。”

  喬喬點點頭,“那就別想了,反正你爹就在那里,至于別人現在也管不了了。”

  誰知喬喬的話一說出來,沐風絕突然愣了,不過他什么都沒有說。

  那幾個進入房間后被沐元洲身上的惡臭給熏的差點跑了出來,“娘的,這家伙可真夠臭的。”

  “你關上幾百年估計比他還臭!”旁邊的人笑話剛才說話那人。

  可是他的話卻讓聽墻角的三個人有些迷茫了,什么叫‘關上幾百年’?

  喬喬很快便想到了一個可能性,但是她卻不敢說出來。

  所有人都進入房間之后,沐元洲看到后面那個穿斗篷的人,一直都隨意的姿態消失了,他怒目盯著黑衣人,“風兒現在怎么樣了?”他著急的問道。

  ‘風兒’是一個沐風絕來說非常遙遠的稱呼,那還是他很小很小的時候,那會他的父親對他與現在是不同的,一直都陪著他,會因為他可以發出一個小火球而開心的跳起來,比他還像個孩子。

  會因為他摔一跤著急的幾步路都要瞬移,會給他講很多修真界的辛密,會告訴他與母親當年的故事。

  可是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父親變了,變的冷漠和疏遠。

  甚至很少見他,更加不會來和他說話。

  正在他回憶時,黑衣人突然掀開帽兜,“桀桀桀,沐元洲,你那個捧在手心里的兒子,沒有了!”

  藏在結界中的三個人都愣在了那里,尤其是沐風絕。

  


  http://www.abaiyr.live/51/51147/49335933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