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悠然問鼎上九霄 > 第三百四十一章 丹師大會

第三百四十一章 丹師大會


  將兩人帶到更衣室,路元卻在門口回憶起剛才馮欣跟他說的話。

  “順序其實不是唯一的,就是我師父和你我的順序也不同的,最開始我和你說的順序相同,后來我就按照自己的理解了。”

  “這么說吧,植物也是有靈魂的,你認同嗎?”馮欣說這話時有些忐忑。

  路元愣了一下,點點頭,“認同!”

  “所以他們有自己的情緒和喜好,這個好理解嗎?”

  路元微微一想便明白了,“嗯!”

  “雖然靈草按理說都是木屬性的,但其實每種靈草的性質是不同的,所以一他們的藥效也不同,不過說白了,還是五行。”

  路元有點結結巴巴的問道:“這些是你的師傅告訴你的?”

  馮欣搖頭,“是我自己琢磨出來的,我師傅只保證炸爐的時候我不會被炸死就行了。”說著不知道想到什么她捂著嘴笑了起來,露在外面的眼睛閃閃發光。

  這話讓路元有些震驚,他們這些煉丹師,從第一天開始學習煉丹,師傅就說過,“我怎么說,你怎么做,錯了,就要被罰!”

  大概從一開始,他們就被扼殺了思考力和想象力吧!

  沒有了想象力,也就失去了創造力,路元突然有些心灰意冷。

  馮欣似是明白他為何這樣,有些無奈的說道:“不過我也遇到一個難題,師傅一直讓我自己想,我想了很久都想不出,要不然你幫我一起想一想?”

  路元的注意力都被馮欣的給吸引過去了,并沒有注意到馮欣眼中一閃而逝的狡黠。

  “你也想不出?”

  馮欣沒好氣的說道:“我又不是神,哪能啥都知道,任何事情都是從不會到會的一個過程,只是時間長短而已,來我告訴你......”

  從這天開始,路元也閉關了。

  喬喬靠在門上看著天花板上美麗的圖案,語氣不善的說道:“真是煩,明天就開始丹師大會了,今天煉什么丹啊!”

  馮欣笑了著捏了一把她的臉頰,“我陪你去逛街吧?”

  喬喬低頭踢了踢門,“算了吧,你家老祖知道我拐你出去玩,會給我下毒的。”

  終于那邊的門開了,諦澤出來說道:“好了,等會就可以走了,你昨天怎么不跟著池昊他們回去?”

  “我是搗亂的不是幫忙的,跟過去還不得把我累死。”

  “你修煉的時候怎么不嫌麻煩?”

  “實力高了不會挨打啊!”

  “馮欣,進來別理她。”諦澤一點都不想聽喬喬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丹晨煉了三種丹藥也并未顯疲態,高階極品丹藥成丹時是會有雷劫的,這兩天整個通嶺城的人不停的聽到雷劫,讓大家都很好奇到底是怎么回事,誰在煉丹,居然這么多極品丹藥。

  許多勢力都派人來打聽這些極品丹是不是丹師大會最后的獎品,不過丹晨煉丹的事情只有會長和歐長老知道,兩人也一直看著丹晨煉丹沒有出去過。

  另外一個知道的人就是路元了,可是他所有的心神都沉浸在馮欣告訴的事情中,完全無視外界的一切,況且誰能想到這個中品丹師,會知道那么機密的事情呢?

  而且這幾天丹師殿中來來往往的人那么多,根本就找不到線索。

  丹晨將三瓶極品丹藥很大氣的給了丹師會,又把馮欣介紹給他們認識,其實他們早都從邱長老那里知道了沉丹老祖這位徒弟也是非常厲害的人物。

  回去修整了一夜之后,第二天所有人都很早起來了。

  小院的早晨云巒霧罩猶如仙境,每一株小草上都沾著閃著光芒的露珠。

  吃過早飯,大家精神飽滿的離開四海樓向丹師殿走去。

  比賽的場地在丹師殿后面的廣場上,巨大的廣場可容納百萬人,兩旁林立著數百根巨大的石柱,廣場地上的青磚上也刻著玄奧的花紋。

  廣場上擺了幾萬張長案,每個長案旁邊都放著一個丹爐。

  喬喬他們看著那么多的長案才知道這報名參加的丹師有多少,這第一天是海選,第二天則是復賽,最后一天是決賽。

  要從幾萬人中選出十人參加決賽,最后選出三人,這競爭還是很激烈的。

  喬喬有些好奇馮欣最后能止步哪里,還是能一舉奪冠。

  好期待!

  廣場上還空空蕩蕩沒有人,只有兩邊的觀眾席上坐滿了人,因著昨天他們中有兩位入了丹師會,所以他們今天的觀看比賽的位置非常的好。

  最前面一排是被邀請來的尊貴的客人,“哇,這么多大人物!”彤彤小聲對身旁的喬喬說道。

  可是喬喬看了半天不屑的皺了皺鼻子,“一般吧,你仔細看看,年紀輕的不如諦澤好看,年紀大的不如諦澤威嚴,說來說去,還是我家諦澤最好!”

  諦澤第一次在大庭廣眾之下被喬喬夸上了天,他轉過了頭當做沒有聽到這話,可是紅紅的耳根卻暴露了他。

  彤彤卻抖了抖,摸摸胳膊說道:“這一定就是池昊說的撒狗糧吧!此處不宜久留,我要換位置。”

  其他人卻擋住她,不讓她過去,“你就待著,我們也受不了啊,早上吃的很飽,不想吃狗糧。”

  正鬧著,那邊參加丹師大會的人排隊入場了,畢竟他們是在前面,所以大家都停了下來,正了正衣襟坐好。

  “我看到馮欣了,她在前面呢!”秦曉開心的說道。

  喬喬剛才就看到她了,“時間真的是個偉大又神奇的東西,看著現在的欣欣,誰能想到當初的她......那么弱呢。”

  大家都因為喬喬的話回憶起了那段日子,諦澤突然開口說道:“不是時間偉大,是你偉大,否則她現在可能尸骨無存。”

  喬喬歪著頭嬌笑了一聲,靠在諦澤的肩膀上。

  不遠處主席臺的位置上,有一雙眼睛沒有看入場的丹師,也沒有看旁邊的觀眾,從一坐下就盯著喬喬在看,眼神隱晦很難被人發現。

  喬喬突然抬頭向四周望了望,“怎么了?”諦澤將她耳邊的頭發撥了過去。

  “感覺有人在看我,不過沒找到。”她面上不顯,但是眼神卻沉了下來。

  諦澤并沒有抬頭,只是不經意的將喬喬攬在懷中,“用神識?”

  “不是,就是眼睛。”她抬頭眨著眼睛望著諦澤。

  “不是用神識的話,很難找到,別擔心,應該只是因為容貌吧,下次你出來的時候還是帶個面紗吧。”諦澤乘機提出了這個他想了很久卻不好提的要求。

  不過被喬喬無情的駁回了!

  “開玩笑,我小時候用我媽絲巾裝白娘子的時候都沒遮臉。”她梗著脖子說出了這種無厘頭的話,讓諦澤無言以對,白娘子是什么玩意?

  


  http://www.abaiyr.live/51/51147/49639197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