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夙羅遇鳳 > 007.前戲

007.前戲


  【生活終于拉開了一場大幕,如漩渦般卷進了扮演不同角色的人,我完全分不清誰拿著劇本,誰帶著面具,誰又參演了誰的獨角戲。】

  陽光斜照在青石板上,灑下一地光輝。望舒城的街道上行人來往不絕,隨處可聽聞小販的吆喝聲。一輛精致華貴的馬車徐徐穿行而過,而四周的侍衛動作整齊劃一,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其中的每一位都是靈師,且武力值不低。

  馬車上鋪著一層厚厚的白毛地毯,雖空間不大,但擺放的器物皆為上乘。黑漆玉質的小桌上放著一套茶器,青玉透白,其中的茶葉如日月雨露滋潤的仙草,散發著淡雅的幽香,似乎可以過盡百般味道。

  一位白衣玉肌的少年端坐在玉席上,脖子上顯眼地掛著一顆指甲大小的明珠,從透色看來可以判斷這明珠定為上乘。少年五官清秀俊逸,雖面容含笑,但那身通天的氣質讓人心生顧忌與寒意。他淡淡掃過這滿車的器具,似乎心情又愉悅了一些,唇齒間溢出的聲音清潤:“小風,過來。”

  原本候在馬車腳落的回風面色呆滯了一下,回神后立馬走過去俯身在少年的身前:“……大公子。”仔細聽的話可以發覺他的聲音在顫抖。

  “馬上到府上后,你替我辦一個事情。”少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淡藍雙眸劃過了一絲興奮。

  這次爭奪殘卷的勢力可不止他一個人,確保萬無一失,很多事情還是做在前面好。

  ·

  自從住進西宮已經有好幾天了,傷一天天好起來,我也比從前更加認真的去學習舞藝,雖然起到的效果微乎甚微。琴棋書畫中,也就潑墨水彩畫我練得優秀些,古琴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彈什么,更別提與漢字有差別的毛筆字了。

  西月一直是溫婉包容的模樣,白天出去會客,晚上回來教授我才藝,非常有耐心,反而弄得我有些不好意思。

  “雪兒,我推你上了后天的拍賣開幕。”西月換了一身鵝黃色的長裙,身披白紗覆蓋在肩部做長袖,映襯她的肌膚更加無暇,比起先前的縹緲之氣,現在的西月更給人親切之感。

  用的是稱述句。

  我稍稍愣了一下,然后飛快接口:“好的。”雖然對表演之類的并不感冒,但鍛煉鍛煉心性與技藝還是很好的,對于磨煉自己一塊,身在異世的我可不能含糊,誰也不能保證西月會對我永遠的照顧。接著好奇地問道:“是關于什么的拍賣啊?”

  “天下第一樓”的前院包攬很多富紳權貴參加的活動,也會讓她們這些藝伎為活動表演助興,這是提升名聲最迅速有效的方式。

  西月淡淡一笑:“是關于一幅已亡王朝的寶藏殘卷,具體的我也不太清楚。”舉手投足間顧盼生情,巧笑顏夕,我不禁慌了神。

  “已亡王朝?”眨了眨眼睛。對于剛剛來臨的異世人民,我并不清楚這個大陸的歷史。

  “嗯,新月王朝在百年之期可是大陸……”西月頓了頓,突然又轉了個話題,“你先去東苑找領事吧,她負責拍賣首演,也是這次教導你們的人,她人很好,不要太緊張。”

  我點點頭沒有含糊,起身準備去東苑報到。

  新月王朝的寶藏殘卷?已亡王朝的遺址?雖然心里還是很好奇,但覺得西月閉口不談有她的道理,心大地將事情拋在腦后。

  ·

  從答應參加首演開始,我就進入了無休止的排練,但事實上上上下下也就約莫十分鐘的樣子,但因為這次拍賣事關重大,容不得半點差錯,就算是這小小的一環,也要小心謹慎,以免紕漏。

  領事是一名喜好穿紅衣的中年女子,名為渚蓮。雖四十出頭,但保養的非常好,以至于一眼看到覺得才三十不到,性格爽朗大方。排練時曾拉著我的手說自己最喜歡的姑娘便是西月。

  “小雪啊,你這次上臺可是西月傾力推薦的,怎么說也好好好努力啊。”渚蓮說這話其一為表面意,其二就是想讓我不要忘本吧。

  事實上她就算不說這話,我也不會辜負西月姐姐的。腦海中浮現出那天下大雨,西月姐姐悄悄進屋幫我蓋被子的場景。

  微小卻足矣。

  ·

  演出的前一天最后一遍排練結束,渚蓮早早地放了我們回去休息,這時候樓里的婢女小廝開始擺放器具與座椅去了前廳。我走在雕梁玉器般的走廊間,穿著上輩子覺得肯定不會碰到的厚重而繁華的衣服,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肩膀,哼著喜歡歌曲的曲調。

  比起同臺演出的其他四位姑娘,我覺得自己淡定地多,其他四位要么幻想抱上粗大腿,要么就是緊張地不行,稍微好一些的是那位先前見過面的月媛姑娘。是五人中最努力的,想起月媛手上被琴弦勒出的紅痕,我自愧不如。

  本想立刻回到西宮再訓練一下,途經前廳的等候側房。想起西月在這里準備首演,準備前去看望給她一個驚喜。原本就是去望望,因為我并不覺得等候室的側房會讓我一個小小的藝技進去,沒想到并沒有人看門。

  我想到馬上要見到西月姐,心情十分愉悅,敲了敲房門,見沒有人搭理,我便推門而入。側房約莫四十幾平方米的樣子,零散地擺放著幾張紅木凳子與桌子,桌上紛紛放置著一些盒子。

  為什么會這么亂?我皺著眉頭退出了房間,走出側房時才發現除了遠遠地聽見嬉鬧聲,周圍靜地可怕。忽然瞥見小徑低矮樹梢上飄蕩著一個棕黑色的布條,我彎著身子疑惑地將布條從枝條上扯下,攥緊在手里——心中莫名地不安。

  回到西宮之后,彈著古琴也彈錯了好幾個音,越彈越急躁,直到西月關切的聲音傳來:“雪兒你這么了?”

  我聽到后卻是心下大松,猛地從琴傍站起來:“姐姐你剛剛怎么不在等候室側房啊?”

  西月原以為我會說什么大事,聽到這個后好笑地看著我:“是下午申時吧?一個姑娘的詞稿落在了偏房,她身體不適,我便替她取回來的。”

  “那……”為什么那個姑娘也不在?我正欲開口,便被西月一口打斷:“好啦,有什么事明天結束后在說好嗎?”西月溫柔的摸了摸我的頭,那躁動不安的心終于又回歸了平靜,“這次拍賣重大,上面甚至派了靈師鎮長,不會出什么差錯的。”

  “好吧。”我安了安心,理所當然地將下午的事拋在了腦后。


  http://www.abaiyr.live/51/51770/6439487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