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開局一條超凡狗 > 第二章 徽章

第二章 徽章


  巴里拿著牛奶上了樓,他的房間選在了最里面的屋子,因為那里采光比較好,而且還偏僻,原身因為性格喜歡在那里。

  推開門,看到房間里的擺設,有一種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覺,對于原主來說,已經在這里住了十來年了,對于新生的巴里來說,這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房間。

  進去屋子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張黑色的書桌,上面有著幾張白紙,和一支黑色的鋼筆,它們的主人曾經用它們在這里記錄每天發生的事情。

  在往里面看去,是一個看起來厚重的書架,上面既有小說,也有一些看起來奇怪的書籍名字,《艾德里安騎士列傳》,這一本就不知道是家族史,還是因為同樣是這個姓氏而買的這本書。

  不過上面最多的還是課本,物理,數學,化學,地理,禮儀,等書籍,比地球上的科目還要多,這些書把書架下面三層全部占滿了,那些小說,列傳書籍只在最上面一層放著。

  看到這么多要學習的書籍。巴里不僅有些頭大。雖然在地球上曾經考上了大學。可是大學荒廢了四年,全部忘完了。原主身上雖然留著一些殘損的記憶。可這些記憶并不包括這些學科在內。這也就意味著巴里必須從頭開始學習。

  巴里搖了搖頭。不在理會腦海中的雜念。打算先去檢查檢查房間里的其他東西。最好能找到原身的日記。詳細了解了解原主過去發生的事情。

  房間里還有剩下的衣柜。和一張大床及兩個床頭旁邊的小柜子。衣柜里全是衣服,并沒有什么好檢查的。不過右邊的一張床頭柜引起了他的注意。因為這張床頭柜上了鎖。原主生前的日記本應該就在這個柜子里。

  回想著身體殘存的記憶。在《艾德里安騎士列傳》下面找到了床頭柜的鑰匙。果然十分簡單的就打開了柜子。拉開抽屜,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徽章和一個日記本。

  巴里伸出手去打算將日記本拿起來,可是徽章放在日記本上,只能先把徽章拿起來,仔細的看了看手上的徽章,這是一個類似黃銅打造的徽章,上面有一個手持長槍的騎士,正在進行著沖鋒。

  巴里將徽章放到眼前仔細觀察,發現這個騎士竟然不是簡單的刻上去的,而是一筆一筆勾勒出來的,在細看會發現騎士像是微雕出來的,身上的盔甲受創的痕跡,和胯下戰馬的毛發都清晰可見。

  巴里向騎士的頭部看去,想要看一看騎士的長相,當眼睛與騎士雙眼相對時,好像看到了兩道光芒從騎士的雙眼射出,直挺挺的射入自己的雙眼。驚的巴里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

  就在這時,巴里的腦海中涌現了大量的數據流,仿佛潮水一般,洶涌刷屏而下,最終組成一個屬性欄。

  重新睜開雙眼,巴里的眼前一亮,一片光幕跳了出來。

  ——————————————

  姓名:【巴里,艾德里安】

  職業:【無】

  稱號:【無】

  力量:【0.9】、敏捷:【1.1】、體質:【0.9】、精神:【1.5】

  技能:【無】

  被動:【無】

  經驗值:【無】

  看著眼前的面板,巴里有點感慨啊,剛穿越的時候呼叫了好多聲的系統,現在你終于來了。

  不過看著這和國產的三流游戲一樣的面板,巴里有點想吐槽一句“我也不是打游戲死的啊,弄個游戲面板是鬧那樣”。

  不過由于沒有一點經驗值,巴里也不知道對這個面板如何進行操作,只能先將面板系統給放到一邊,重新打量起這個奇怪的徽章,畢竟是這個徽章將系統面板給激活的。

  重新將這個精致的徽章放在眼前,又出現了一副特殊的光幕,這次不在是巴里的個人身體屬性面板,而是對這個徽章的鑒定。

  奇物:【榮耀騎士徽章】封印中

  品質:【史詩】

  信息碎片一:該徽章曾經被進行過祝福,這使得它會為自己的主人在戰斗中提供增益。

  信息碎片二:沖鋒的騎士軍團被變化的時代所淘汰,感受到主人的心灰意冷,徽章自身也逐漸蒙塵,神奇之力也不復存在。

  信息碎片三:徽章在渴望著一個主人,也許你能在太陽初升時用你的勇氣和堅毅來將它重新喚醒。

  巴里看著眼前的徽章,心里不禁有些激動,這個世界好像并不普通。表面上只是一個普通的剛步入電氣時代的社會,暗地里可能擁有著波瀾壯闊的超凡世界。

  如果巴里自身的系統面板沒有覺醒的話,巴里自然希望這個世界適合普通的世界。他可以通過前世的知識,發明一些這世界還沒有出現的物品,平平淡淡過一世富家翁的生活。

  不過看到過徽章的神奇,了解到擁有超凡世界的存在,巴里怎么可能還去選那普通平凡的生活。

  誰年少時沒有一點中二病,幻想著自己是與眾不同的。可是日漸長大后,被生活的壓力,被家庭的壓力,被社會的壓力所壓垮。逐漸認清自己只是一個普通的人,只是社會上普普通通的一個零件。

  有人會說平平淡淡才是真,老老實實生活才最好,那些都是自身的借口。放到普通的世界是改變不了自身階級的借口,放到超凡的世界更是隱藏對超凡能力的嫉妒。

  沒有人會甘愿平凡的,所謂的回歸平凡的生活,說著這話的人早就已經享受過人世間的繁華富貴。這就像有錢的說不愛錢,有容貌的說追求者全是為了自己的外表。

  可是如果你要拿走他們的錢,讓她們容貌變得普通,他們絕對不會答應,甚至會以死來守護他們嘴上所說并不喜歡的東西。

  撫摸著不是那么平滑的徽章,看著徽章上略微的斑斑銹跡,巴里打算將這個徽章給清晰干凈,畢竟是自己接觸的第一件神奇物品。

  拿著徽章向樓下走去,發現父母的房間燈已熄滅,巴里改變了在廚房徽章刷洗徽章的打算,怕驚醒了羅納德夫婦,導致自己被問責,被說教。

  在廚房接了一小盆水,摸著黑輕聲走回房間。打開床頭柜上的小臺燈,將水盆放在床頭柜上,然后把書桌旁的椅子給搬過來,打算要認真的洗涮這個徽章。讓它重新變得光鮮亮麗。

  手拿這小刷子在水盆里刷了幾分鐘,可是卻不見徽章上的銹跡有所減少。水盆中的水在燈光的照耀下看起來有一點渾濁。不過巴里可以確定水變渾濁的原因,絕對不是徽章上的污穢,而是自己手在盆里攪拌太久的原因。

  “看來原主應該是對徽章清理過了,能去除的銹跡都已經去除了,剩下的銹跡應該不是普通的方法能去除的”巴里心中暗暗想到。

  想明白了這一點,巴里也放棄了今晚將徽章擦洗干凈的想法,將水盆重新放入廚房,并用掛在洗臉池處的毛巾將徽章重新擦拭干凈,把徽章重新放入床頭柜的抽屜里,打算今晚先睡覺,養足精神,明天早晨試試能不能完成徽章的解封儀式。

  在在放徽章的時候,巴里又看到了抽屜里的日記本,“突然出現的系統面板,和神奇的徽章,讓我差點忘了自己最初是想要翻看原主的日記的”。巴里喃喃道

  看了看床頭的鬧鐘,現在的時間大概九點半。這個世界因為剛步入電氣時代,還沒有那么多的夜生活,人們休息還是很早的。例如巴里的父母不到九點就入睡了,貧困人家睡覺更是早,因為沒有足夠的錢來支付照亮黑暗的煤油錢。

  將日記本小心的從抽屜里拿出來,這是一本很精致的一個記事本,厚實精致的外皮很好的保存了里面的紙張,也保護著里面所記錄的東西。

  打開日記本,扉頁上寫著:“我會用它來記錄我身邊發生的事情,不論是好事與壞事”。上面的字跡非常的工整,這也代表了主人對日記本的重視。

  這個世界的文字類似于西方的字母語言,被稱為通用語,這是三個最強大的國家。近代所設立的用于日常交流的語言,成文不過百來年。

  在學校也有拉丁文類似的語言可以選修,這種語言叫做科普特語,一些冒險家和考古學者喜歡用這種語言來記錄所見,教會也用這種語言做祭祀和禮拜。

  打開日記的第一頁,最上面的日期是黎明紀132年6月23日。黎明紀是曾經一次世界大戰后,各國死傷慘重,整個人類社會都陷入苦難當中。最后各國決定停止戰爭,用和平來讓人類文明共同發展。

  從那一年過后,各國便都用黎明紀來紀念和平的年份,也以此希望人們珍惜來之不易的和平與安寧。簽訂和平條約的那一年也被稱為黎明紀元年。

  正是黎明紀的出現,各個國家決定用一種通用的語言來進行交流。曾經各個國家都有著不同的語言,非專業人士根本聽不懂那些方言。

  智者們認為相同的語言可以化解人們交流的障礙,使得不同地方因語言產生的摩擦大大減少。在黎明紀三年,通用語和通用文字便出生了。

  各個國家強制人們學習通用語,一百多年過去了,人類社會已經可以說著同一個語言了,寫著同一個文字了。

  


  http://www.abaiyr.live/53/53371/50050551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baiyr.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xyangguiweihuo.com
分分彩平台